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7 戳穿

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 平江府 2356 2020.09.03 21:30

  刚刚打开脂粉盒子,舒蕾动作娴熟地就替李侧福晋敷上了——不着胭脂,只是将肤色修饰得苍白了一些。

  果然看起来有了五分病容。

  听着外面扑通扑通,一路跪倒,奴才请安的声音,李氏怕来不及,匆匆夺过舒蕾手中的脂粉盒子,向枕头下一塞,哧溜盖上了被子,双目紧闭,眉头拧着。

  一副极其难受的样子。

  脚步声越走越近。

  李氏眯着眼,刚想将眼皮撩起一条缝,却听面前一个平和的声音轻柔地问道:“给侧福晋的药可煎好了么?”

  ……怎么是福晋!

  李氏骤然睁开眼,果然见乌拉那拉氏着了一身兰花紫色的旗装常服,发髻向后梳得整整齐齐,露出光洁高阔的脑门。

  发髻上压着一只金银底托翠鸟羽毛金葫芦蝠簪一块,不多修饰,通身都是嫡福晋的气派。

  奴才们垂眉敛首,扶着乌拉那拉氏在紫檀木椅子上坐下,五六个婢女在她身后一字排开,连这屋子里都显得拥挤了。

  李氏怔了半晌,微微撇过脸去,翻了个老大的白眼。

  乌拉那拉氏看在眼里,只做不知,也不动怒,倒是旁边的华蔻有些不平,但这位李侧福晋一向如此,福晋又是个退让包容,万事只求和气的性子。

  如此也不是第一次了。

  李氏懒洋洋地将被子向上提了提,哼哼唧唧地从鼻子里出气道:“请福晋恕罪,妾身身子不适,怕是没法起来给福晋请安了……”

  乌拉那拉氏接上她的话头,柔声道:“不必,你身子要紧,好好躺着才是。”

  她俯身上前,先伸出手探了探李侧福晋额头的温度,这才道:“刚才我在院里遇见了大夫出去,说妹妹这是思虑过多,加上天气转热,并没什么大碍,妹妹且放宽心,莫要自己将自己吓病了。”

  李氏继续哼哼唧唧:“福晋,妾身实在是难受的紧……胸口不是一般地憋闷,头也痛……”

  福晋闻言,抬起头,转头对身边婢女正色道:“再遣人去瞧瞧,看看四爷到哪儿了?”

  婢女应了,刚刚吩咐了个小丫头,还没转身,外面院子里已经传来了一片擦擦打袖子请安的声音。

  四阿哥终于来了。

  李侧福晋倏然闭嘴,只是惨白着一张小脸,微微转头,将脸埋在枕头里,似乎下一秒就要随时晕厥过去的样子。

  四阿哥走进来,福晋起身行礼。

  因为身份是嫡福晋,乌拉那拉氏也只是浅浅一福,沉声道:“四爷别着急——方才已经问了大夫了,李妹妹并无大碍,只不过思虑过多伤神,想来妹妹年纪还小,妇人有孕,身子不适,难免惧怕。胡思乱想反而将自己吓倒了,也是有的。”

  乌拉那拉氏说到这儿,想到李侧福晋已经是第二胎了,用“惧怕”一词来形容,也未必妥当。

  她话头微微一滞,随即不多做停留,轻描淡写地带过道:“府里的姐妹有孕,理该是妾身这个嫡福晋照看着,妾身也想好了,往后直到生产,定然经常过来探看李妹妹,请四爷放心。”

  四阿哥转头,定定地看了她一眼,沉默着点了点头。

  李氏在枕头上,听着听着就急得冒汗了。

  好你个乌拉那拉氏!三言两语,将局面安排得明明白白——倘若她真的经常过来探看自己,那四爷就更难来了!

  想到这儿,李氏心急如焚,从被子里颤抖着伸出手向四阿哥,又眼泪汪汪地望着自己的肚子,颤声道:“四爷……您总算是来了!妾身一直在等着您,等得好苦哪!”

  四阿哥一撩衣裳下摆,在床头坐下,沉声道:“别着急,放宽心——先好好躺着。有什么需要,便对福晋说。”

  乌拉那拉氏站在旁边,闻言柔声道:“是啊!妹妹也是做额娘的人了,这般娇娇地撒小孩子脾气,可不叫奴才们看了笑话!好了好了,一会儿药煎好了,妹妹趁热喝了药,再进点粥膳才行。”

  李氏摇着头,扯住胤禛的袖子,气若游丝,一脸生无可恋:“妾身吃不下、喝不下!四爷,四爷您今儿晚上别走了,陪着妾身好不好?”

  乌拉那拉氏眼神落在她扯着四阿哥的那只手上,随即不自然地向旁边转开脸去。

  四阿哥被李氏拉扯住袖子,一时站不起身,却不料李氏拉扯之间,动作大了一些,又要挣扎着起身,便将那棉被向旁边一带。

  方才藏在被子里的果盘和封着油纸的如意糕,顿时被翻了出来,新鲜水嫩的果子滚了一床,果香四溢。

  四阿哥:……

  出了侧福晋院子,没走几步,乌拉那拉氏到底没忍住,低头笑了笑——且不说她装病多少次了,就这演技……每回当真以为四爷是傻子吗?

  不过是为了二格格,留她几分情面罢了。

  旁边的婢女华蔻察言观色,凑在福晋身边,痛快低声道:“福晋,谁也没想到侧福晋居然当着四爷的面,被戳穿了!”

  乌拉那拉氏硬生生忍住了嘴角的弧度,面上又恢复了平日里端庄沉静的神情,肃色道:“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我平日里是怎么教导你们几个大婢女的,都忘了么?”

  华蔻瞬间收敛了笑容,低头小声道:“福晋教训的是,奴才逾矩了。”

  ……

  宁樱屋里。

  宁樱嘴里嚼着膳房孝敬的八宝松子糖——这松子糖口感很柔韧,香甜软糯不沾牙,吃起来越嚼越香,有点儿麦芽糖的意思。

  清扬吸溜着鼻涕,捧着水盆进进出出,一脸和李侧福晋深仇不共戴天的样子。

  宁樱安慰了清扬几句,还往她嘴里塞了好几颗松子糖,清扬这才好一些。

  急什么呢?宁樱想。

  人的本性是叛逆——逃离逼近自己的东西。

  李侧福晋越是这么做,其实越是在把四阿哥的心往外推,不是么?

  她双手枕在脑后,听着小馄饨细细的呼噜声,注视着帐子顶的淡粉色绣樱花流苏荷包,思考着接下来该怎么做。

  有利益争夺的地方,永远都不可能真正风平浪静。

  在这后院之中:即使她安分守己,凡事忍让,也不代表就可以平静度日。

  换言之,即使她不惹事,一样会有事来惹她。

  ……

  第二天一早。

  李侧福晋院子里。瓷器花瓶茶盏摔了一地。

  婢女太监们跪在一地的碎瓷片中,大家苦着脸,谁也不敢先说话:昨晚上李侧福晋撒娇撒痴,哭哭啼啼,闹得好不难看——最后到底还是没把四爷留下来。

  后院里,宋格格也听说了昨天一场风波——似乎是四爷刚刚回府,就去了新人宁格格那儿,结果刚刚用完膳,就被李侧福晋硬生生截胡了。

  宋格格一边替面前的大格格梳着头发,一边静静地想着:李侧福晋这人,肚子倒是争气。可惜心性太强,胃口太贪,全然不知凡事太过,缘分势必早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