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6 自律的四爷

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 平江府 2044 2020.08.23 21:00

  宁樱不太懂狗狗的品种,眼前这只小狗,虽然宁樱不认识是什么狗,但是瞧着模样……倒很像柴犬!

  她蹲下来,先伸手让小狗狗闻了闻自己的手背,熟悉了一下自己的气味,然后轻轻挠了挠小狗的下巴。

  小狗轻轻颤抖了一下,眼里流露出一丝恐惧。

  但是它很快感受到了宁樱的善意,于是没有躲开,乖乖地让宁樱挠着。

  宁樱试探性地挠了好一会儿,小狗终于惬意地闭上眼睛,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宁樱知道它已经放下戒备了,这才伸手去摸着它的脑袋。

  摸着摸着,她发现小狗的脖子上拴着一圈绳子。

  绳子有点紧,陷进了小狗的皮毛里,脖子上已经有一道小小的伤口了。

  宁樱试着动了动绳子,小狗疼得颤了一下,小爪子也哆嗦着伸了一下。

  真是的,这主人也太粗心大意了——这绳圈估计是小狗小时候给它栓上的,现在长大了一些,绳子的长度不够,自然就勒进脖子里了。

  要是照这样下去,一直不调整,等这只汪星人再长大一些,岂不是要把它活活勒断气?

  两三点冰凉的雨滴打在宁樱的额头上。

  下雨了,春夏之交的雨,势头并不大,但仍然淋得这只虚弱的小狗颤抖着小身体,直往宁樱怀里钻过去。

  小狗的肚子瘪瘪的,真可怜。

  清扬看着小狗,忽然像想起来了什么似的,嗫嚅道:“格格,这小狗好像是……好像是……”

  她一脸犹豫,不知道该说不该说的样子。

  宁樱抬头问:“你知道它是哪院主子的?”

  清扬点头:“知道是知道……这是从前陈姑娘院子里养的,那陈姑娘,奴才也听旁人说过一些她的事情……”

  “姑娘”这个称呼在四阿哥府里,其实指的就是侍妾。

  说到这位侍妾陈氏,也实在是坎坷。

  她有一手好棋艺,巧的是,四阿哥也是个棋迷,还专门为了下棋,去过她那儿好几次——无关风月,只是点烛高照,棋盘上黑白子厮杀到天明。

  第二天,府里面就传遍了。

  一个侍妾而已,能被阿哥这样青眼相待,那还不是要大大得宠的意思?

  府里巴结陈姑娘的人顿时如过江之鲫。

  大概自认为大好前程就在眼前,陈氏胆子也渐渐大了起来,居然还敢当众顶撞了李侧福晋好几次。

  过了一阵子,也就是上元节前后,陈氏好巧不巧地染了一场风寒。

  也并不是没有好好治,却偏偏请的大夫越多,病情越缠绵不起,整天都在咳嗽。

  再后来,陈氏娘家将她接了回去,用土方子将养着。

  这只小狗就这么被陈氏遗弃了。

  别院的主子都怕它身上带了病气,不肯接受它,这只小狗只能在后院里东躲西藏、风餐露宿,有心肠好一些的奴才们拿给它一些剩饭残羹,才把它的小狗命勉强维持了下来。

  宁樱心疼地摸着小狗狗。

  “汪!”小狗小声叫了一声,黑溜溜的眼珠子盯着宁樱,眼睛里闪着泪光,好像在苦苦哀求:“收留汪星人吧,不要把汪星人丢到外面去~o(╥﹏╥)o”

  宁樱的心都要化了——这毕竟是一个活生生的小生命啊。

  清扬叹了一口气,有心想劝格格别管了,人都顾不过来,还管狗啊?

  可是看着小狗那可怜样,她开不了口。

  回了居处,宁樱先让小丫鬟婷儿拿了冷毛巾给清扬的脸敷上,又找了药膏,等到把清扬这头安置好,婷儿倒了温水端过来,喂给小狗喝。

  那只小狗大概是渴坏了,吭哧吭哧,不一会儿就半碗水下去了,又狼吞虎咽地吃了宁樱喂的东西,吃得太急,差点噎着。

  吃饱喝足之后,它赖在宁樱身边不肯分开了。

  婷儿打来了热水,宁樱用手巾帕子蘸着热水,一点一点给小狗把身上擦干净了。

  有的地方沾了脏东西,狗毛全部都粘成一团,她就用热水加皂角,多擦几遍,难免会扯到狗毛。

  小狗的身体轻轻颤抖着,一声不吭。

  清扬用冷水帕子捂着脸,跑过来看热闹,还手贱地拽了拽小狗的尾巴。

  过一会儿,清扬咧嘴笑了:“格格,是只小母狗。”

  “不疼了?”宁樱抬头问她。

  “不疼了!”清扬吸溜了一下鼻涕,满不在乎地道又道:“格格,给小狗起个名字吧!”

  宁樱被她一提醒,捧起来小狗,盯着它乌黑的眸子,轻声道:“给你起个什么名字才好呢?”

  “汪~!”小狗狗发出了一声叫声,吐了吐粉色的小舌头,脖子上的绳圈又晃了一下。

  宁樱一拍脑袋,赶紧吩咐婷儿去找剪子和药膏。

  等到把小狗狗脖子上的绳圈解救下来,宁樱摸了摸它的小狗头,想到今日鸡汤馄饨一事,忽然灵机一动道:“小馄饨……就叫你小馄饨吧!”。

  小馄饨抬头看了新主人一眼,似乎是很满意这个名字,“汪!”地叫了一声,抱住宁樱的腿,将脑袋在宁樱腿上蹭了蹭。

  ……

  四阿哥书房。

  这地方虽然叫“书房”,却是由高高阔阔的几间屋子组成,有看书,也有小憩休息的地方,亭台高旷、花木清朗。内间一张大方桌上,一大堆书卷,旁边点着极粗的灯烛,照得满室通明。

  除了去后院,四阿哥胤禛在府里的大半时间,倒都喜欢在这里消磨。

  他方才看过了二格格,却没宿在李氏那儿,径直回了书房。

  然后,睡到半夜,他饿醒了。

  在李侧福晋那儿吃锅子的时候,他就没什么胃口,没动几筷子就放下了。

  李氏猜他喜欢吃锅子——其实没猜错。

  但就是因为猜对了,李氏开始过分发挥——什么珍奇奢靡的食材都往那锅子里加,最后搞的羊肉的味道也不伦不类。

  清宫之中,撇去野味珍馐不谈,最主流的肉类,除了鸡鸭鱼以外,便是羊肉。

  有时候也有猪肉,但是没有牛肉——自汉代起,历代帝王都对杀食耕牛有些忌讳。

  胤禛他就想吃个最普通、最简单的锅子涮羊肉——上好部位的羊肉切成适度薄片,放在汤底中轻涮,再用芝麻酱、青酱、虾油作料蘸食。

  好得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