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8 你站住

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 平江府 2007 2020.09.04 21:36

  宁樱屋里。

  她还在被清扬侍候着用早膳,武格格从对面屋子过来串门了。

  毕竟是在同一处屋檐下,武格格也听见了昨天的动静,寒暄了几句,便愤愤不平道:“宁妹妹,侧福晋这也太霸道了!宁妹妹进府以来,多不容易,才盼到四爷来这儿一趟!虽说侧福晋身份高,可妹妹也是正经选秀的出身,何以便受屈到这种田地?”

  宁樱微笑了一下,没说什么,只转头吩咐清扬给武格格送茶点上来。

  武格格看宁樱不接话,微微探身向她凑过来,挑了挑眉,又碎碎地道:“妹妹样貌是好的,性情也好,我瞧着妹妹这般人才,委实不比侧福晋差,不是我唐突——我委实是为妹妹觉得可惜!昨儿四爷过来瞧妹妹,我与另外几位姐妹私下里都替妹妹高兴,只觉得若是从此妹妹起来了,总能关照关照咱们一个院里的人!没奈何时运不济,府里有这么一位侧福晋,这般受她的气,凭地可怜,倒教我想起来,十分地替妹妹不忍!

  她叽叽呱呱地说了一大段话,几乎不带喘气的。

  宁樱:脑壳子疼……

  她刚想说话,婷儿从外面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一手指着外面,一手揪着衣襟,欢天喜地道:“格格、格格!四爷院里的人来了!”

  清扬精神一振,还以为是苏培盛。

  结果往婷儿身后一瞄,就看见小潘子满面春风地走了进来。

  他身后还跟着一群奴才,人人手里抱着东西,盖着绸布,看样子,估计是赏赐之物。

  果然小潘子擦擦地打了袖子,给宁樱请过安之后,面带笑容,不卑不亢地道:“奴才给格格贺喜了!这些……”

  他微微侧身,向身后一指,随即喜气洋洋道:“这些都是四爷给格格的。苏公公一大早便陪着四爷出去了,没法过来,催着奴才赶紧给格格送过来。”

  清扬向小潘子身后看去:东西还不少。

  小潘子躬着腰,一样样在宁樱面前揭开:原来是四匹绸缎、四样清玩、另外还有给小馄饨的细栏狗笼、狗衣、狗绳……样式精巧可爱,颜色富丽,软绸狗绳上还系着小玻璃珠,是用鱼鳞、鱼胶包裹着的,晶莹剔透,叮叮当当。

  碰撞如玉石相击,又好听,又好看。

  宁樱谢过恩之后,就让清扬包了一个荷包出来,准备给小潘子。

  小潘子瞄了一眼那鼓鼓的荷包,凭经验就知道里面一定不会少。

  但是他不打算收——跟着苏公公,这点儿小便宜算什么呀?

  再说了,宁格格位份低,又尚未侍候四阿哥,手头宽裕不到哪儿去。

  这点荷包,他若是拿了,说不准格格便要记上好一阵子。

  但是转念一想,小潘子又恭恭敬敬地收下了——格格打赏他,是把他当个人看。

  他不能拂了格格的面子。

  等到小潘子走了,小馄饨简直像有心灵感应似的,围着那只漂亮的玻璃珠狗绳不住打转,还摇着尾巴,得意地回头看了宁樱好几眼:铲屎的,这都是我赚来的赏赐呀!

  一边,旁观了整个过程的武格格,脸上充满着掩饰不住的羡慕。

  她的眼光暗暗扫过清扬和婷儿的手中——两个婢女正在忙着将赏赐之物收拾妥当、一件件拿进屋子里来,那四匹布料的颜色淡雅,大多是竹青色、香色、月白色这样文雅的色调。

  武格格眼巴巴地看着,随即压下心头的酸溜溜,若无其事地笑着道:“四爷赏赐这些颜色,倒是有心了,可见妹妹在四爷心中,是个性情文雅安静的,适合这些颜色——这便很好。”

  宁樱:……你想多了……

  四葫芦才不会为了她,还去库房一匹匹亲自挑颜色呢。

  他没那么闲。

  方才小潘子送赏赐来的动静还挺大,武格格进了宁樱屋子里以后,几个侍妾就一直在院子里探头探脑。

  不一会儿,她们凑成了一个观光团,也一窝蜂过来了——这宁格格,眼看着是能得宠一阵子的意思,不如趁着现在还在同一个院子里,赶紧凑凑近乎。

  总是有益无害的。

  为首的侍妾姓赵,在几个人里面年岁最长,姿态也最谦恭——身子屈得很低。

  她在门口请过安之后,连向前走几步的信心都没有,生怕招宁樱烦,一张脸上全是讨好的笑容。

  还是宁樱让清扬把她扶起来,她才站直了身子,看着面前的宁格格和和气气的,还是个面善的,赵氏心里就微微松了一口气,甚至暗暗期望:若是这位格格当真有福气,将来能和侧福晋分庭抗礼就好了!

  那样,她们的日子说不定也能好过些!

  根据脑海里原主的记忆,宁樱知道:这几个侍妾入贝勒府的资历都在武格格和她之前,年纪倒是和她们差不多,容貌也都端正秀丽,但是精气神明显就差了不少。

  那种感觉怎么形容呢?

  就像几朵不经风雨的花儿——常年憋在屋子里没太阳的那种,从头到脚透着一股蔫蔫的萎靡。

  不多时,已经到了要给福晋请安的时候,武格格索性也不回屋了,直接和宁樱出了院子来。

  两个人走在花园里,刚刚绕过假山,眼看着才过了侧福晋的院子,福晋正院已经遥遥在望,忽然斜刺里一个又冷又娇的声音道:“你站住!”

  早上的后花园一片静谧,冷不丁冒出来这么一个声音,宁樱和武格格都心头一跳。

  宁樱回头,便见侧福晋李氏正被奴才们簇拥着,居高临下的站在那里。

  武格格早上在宁樱的屋子里慷慨陈词,说得痛快,这会儿见了李侧福晋的真人,整个人秒怂,立即蹲下身子道:“妾身给侧福晋请安!”

  李氏穿了一身的花团锦簇,打扮得十分明艳,脸上的胭脂水粉一丝不苟,整个人香气扑鼻,招惹得几只采花蜂围着她翩翩打转。

  她一手抚在小腹上,眼角微微上扬,神态倨傲,压根儿没搭理还屈着膝的武格格,只是紧紧盯着宁樱,一手撑在腰后。

  她一步步踱上前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