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

平江府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20.08.19上架
  • 16.39

    连载(字)

4438位书友共同开启《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的古代言情之旅

学徒紫花碎 学徒一抹紫霞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1 四阿哥府

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 平江府 3055 2020.08.18 23:59

  康熙三十四年,京城。

  暮春。

  酉时刚过,正是掌烛上灯的时候,京城四阿哥府后院里,一处冷僻院落里,两个老妈子正坐在台阶上嗑瓜子,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

  正屋里,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

  宁樱目光呆滞地躺在床上,望着帐子顶悬挂的流苏荷包发呆。

  荷包是淡粉色的,颜色已经有些褪了,边角绣着一支小小的樱花,含苞未放的样子,内里不知装的什么香料还是药草。

  冷香袭人。

  宁樱穿越了,从一个现代人穿越到了康熙三十四年。

  她现在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是如今四阿哥府里的一个“格格”。

  是的,就是那位康熙朝的四阿哥胤禛,未来的雍正帝。

  和福晋、侧福晋不同,“格格”没有礼部的册封,也没有朝廷定制的冠服,地位……比较低。

  巧合的是,原主和她的名字一样,也叫作宁樱,今年十六岁,是个刚刚参加过选秀,被指给四阿哥的秀女。

  原主的父亲是汉军旗人,职位不高,只是个正五品文职京官——通政司右参议。

  通政司是个清水衙门,从明朝晚期就没什么实权,这样的人家,这样的背景,女儿却能进皇子府,哪怕只是做个格格,也足够惹得许多人家眼红了。

  穿越前,宁樱是个每天加班累成狗的社畜。

  为了缓解压力,宁樱只要一有时间,就会下厨房。

  做美食成了宁樱最爱的一种解压方式。

  在一个著名的美食APP上,她上传的作品得到了许多全职主妇的喜欢,跟着她的步骤学做菜的人也有不少。

  也许是在厨艺上确实有些天赋,很快地,宁樱的账号也积攒了几万的粉丝,经常被粉丝们催促着快些上传新作品,偶尔还有几道作品得到了APP的首页推荐。

  作为奖励,她的账号头像上还戴上了APP特地颁发的“小厨娘”动态小皇冠——皇冠上的彩色宝石闪亮闪亮的。

  宁樱好有成就感。

  前几天正是一个周末,宁樱下班之后,在生鲜超市买了一大堆食材,回到家准备下厨。

  下厨房之前,她有一个习惯——一定要先打开点点中文网的手机APP,然后开始听小说。

  这样,即使手上还做着菜,耳朵也可以追剧情,两边都不耽误。

  结果听着听着,手机忽然没电了。

  宁樱赶紧找来充电线,给手机充电,却忘记了自己手上还沾着水,一不小心碰到了插座孔,铺天盖地的麻木感立刻传遍了她的全身。

  还没来得及感到恐惧,宁樱就已经倒了下去。

  ……

  等到醒来的时候,她就已经躺在这间屋子里了。

  欲哭无泪地躺了半天,听着外间奴才的对话,又根据脑海里残留的原主的记忆,宁樱才大概弄清楚了情况。

  她现在所在的,是四阿哥府的后院。

  这后院之中的女人,除了福晋乌拉那拉氏以外,还有一位李侧福晋,一位宋格格、一位耿格格、一位武格格。

  这其中,宋格格、耿格格都是有些资历的了。

  而武格格和宁樱一样,才刚刚参加过康熙三十四年的秀女大选,被康师傅亲自指给了四皇子胤禛。

  一个月前,她们两进了阿哥府。

  因为位份只是“格格”,没有资历独居一院,所以宁樱所在的这座院子,还是跟人合住的——对门的屋子里就住着武格格。

  另外还有几个侍妾——侍妾的身份就更低了,所以合住一间屋子。

  得……够热闹……

  宁樱正想着,屋门忽然吱呀一声轻响,轻轻被推开。

  一个穿着淡绿色旗装的圆脸婢女,捧着一只托盘,窸窸窣窣地迈了进来,另一只手还不忘顺便带上了屋门。

  暮色温柔,屋里光线朦胧,已经有些看不清。

  婢女一边点灯,一边吹了吹被烫红的手掌,语气里掩饰不住欢喜和兴奋:“格格,快看奴才从膳房拿了什么来?准保您喜欢!”

  结合脑子里原主的记忆,宁樱知道,这姑娘叫做清扬,和原主同岁,是打小服侍原主的贴身丫鬟,跟着从母家陪嫁过来的。

  点上了灯火,屋里顿时亮堂起来。

  桌上托盘正中是一碗热气腾腾的鸡汤小馄饨,小馄饨刚出锅不久:绿油油的葱花飘浮在碗中,葱花切得极细,馄饨皮薄,晶莹剔透,隐隐可见其中淡粉色的馅料。

  再配着汤里的虾皮、榨菜末、蛋皮,芝麻香油……

  香味直冲脑门。

  清扬扶着宁樱坐起来,一边伺候她穿上绣花鞋,一边心疼地道:“格格,赶紧趁热喝吧!奴才好不容易才跟膳房的人要回来——馄饨不打紧,关键那是刚刚出锅的鸡汤,您头晕之症都好几天了,这几天总是昏睡在床,可得好好补补!”

  她这么一说,宁樱才感觉到自己脑袋……唔,好像是有点晕乎乎的。

  清扬动作麻利,不一会儿已经打了盆温水,浸透了手巾帕子,替宁樱洗了脸。

  被清扬扶着在梳妆台前坐了下来,宁樱抬起眼向镜子里瞧了一眼。

  镜子里的少女皮肤洁白细腻,吹弹得破,一张精致的小脸上,五官秀美,眉眼温柔。

  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

  虽说穿越这事儿让人欲哭无泪,但是……这么一副皮囊还是让宁樱十分满意的。

  她对着镜子照了照,清扬握住梳子,匆匆忙忙地帮宁樱梳了个正符合她现在身份的两把头,连发饰都没戴,就放下了梳子,又开始念叨起来:“格格赶紧趁热把鸡汤馄饨喝了吧,若是冷了……唉,咱们这儿,要热点什么饭菜,可不方便!”

  她说到这儿,环顾屋子里的简朴与清冷,忍不住低头叹了一口气。

  刚刚进府七八天,就听见底下丫鬟老妈子私下里偷偷嚼舌根自——说在这后院里,李侧福晋是个顶顶厉害的,放出各种手段来,连嫡福晋都压不住。

  新来的两位格格,只怕连见到四阿哥都难,时间久了,还不就被四阿哥忘到了脑后去?

  清扬当时听着还不信——心道这李侧福晋再厉害,毕竟也只是个侧福晋,难不成还能将四阿哥的腿绑起来不成?

  嫡福晋都未必如此霸道,她一个侧福晋难道要上天吗?

  然后清扬被现实狠狠打了脸。

  先是新人进府的那天晚上,好巧不巧,李侧福晋宴后微醉,落了莲花池,又是哭又是闹,福晋传大夫,开药库,惹了整个四阿哥府里好大的动静。

  那一晚,四阿哥没兴致往新人这儿来。

  再后面,四阿哥便离了京,听闻是去帮皇上办事当差。

  这一去就是十多天。

  好不容易等着四阿哥回来了,清扬满以为自家格格总是能在四阿哥面前露脸了。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听说四阿哥那天都已经吩咐着苏培盛,让新格格准备着,还点名说了先召宁参议家的姑娘。

  结果那天好巧不巧,李侧福晋身子不适,召了大夫。

  本以为只是寻常看病,结果诊出了喜脉。

  这可是件大事情!

  虽说李侧福晋已经有了二格格,但是毕竟四阿哥还没有嫡子,这一胎保不准就是个男孩。

  整个四阿哥府里都轰动了,就连福晋都不得不半夜起来,拿起嫡妻的贤惠劲儿,披上衣裳去看望孕吐厉害的李侧福晋。

  自家格格当时都已经沐浴更衣,结果听说去不成了,当场就呆住了。

  等到来传话的人走了,格格转身就进了里屋,趴在床上默默流泪——还怕被别屋的老妈子丫鬟听见,只能咬着被子,眼泪水浸透了被单。

  清扬在旁边看着,别提多心疼了。

  哭出来也好!她想——自家小姐虽说是嫡出,却自小被夫人管教得过于严厉,形成了个懦弱胆小的性子,遇到事情只求息事宁人。

  尤其是前几年夫人得了一场恶疾之后,神志有时清明,有时糊涂,府里的事情便被老爷交给了历来受宠的郭姨娘打理,美其名曰“替夫人帮手”。

  那郭姨娘趁此机会,放出十分手段,在府里遮天蔽日,百事周到,一时间竟比正经夫人还体面,连带着庶出的二小姐地位也跟着扶摇直上。

  从那以后,自家小姐便更不再过问身边的事情,无论是老妈子拿了她的糕点份例,还是大丫鬟们在她面前毫无规矩,嬉笑打骂,她统统都跟聋子瞎子一样,不闻不问。

  时间久了,嫡小姐院子里的下人们越发失了体统。

  只有清扬这个小姐身边的贴身大婢女有时还能呵斥住她们几句。

  这是前话,暂且不提。

  清扬刚刚扶着宁樱站起来,外面风风火火撞进来一个小丫鬟,愣头愣脑地嚷嚷着:“清扬姐姐,不好了!侧福晋要见格格呢!说是让格格马上过去!”

  清扬神色一紧,道:“可知道是什么事情?”

  小丫鬟茫然地摇了摇头。

  这小丫鬟名叫婷儿,年纪小,心性也还如孩子一般,有些贪玩,清扬知道这是个不顶事的,当下也不再多问,只瞧向宁樱:“格格,要不……奴才就去回禀,只说格格这几天身子很不好,现在还昏睡在床,根本下不了床呢!”

  宁樱摇了摇头。

  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如果李侧福晋有心想见她,她是无论如何也闪避不过这一关的。

  

举报

作者感言

平江府

平江府

开新文啦~!我们又见面了~!(#^.^#)

2020-08-18 23:5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