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5 温柔2

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 平江府 2024 2020.09.01 21:34

  这是不用她站在桌旁边侍候的意思了。

  侍膳太监过来侍候四阿哥,清扬也替宁樱夹了一筷子八宝鸡油鸡丝。

  鸡油鸡丝落在碟子中,洁白汁亮,质地鲜嫩,陪着白芝麻,香气扑鼻。

  宁樱一下子就想起来以前看过的美食综艺,里面曾经提到:古人有句话,叫做“人莫不饮食,鲜能知为也。”

  字面意义翻译过来就是:虽然人们每天都在吃饭,但真正懂得饮食的人其实很少。

  换句话说:那些真正懂得吃的人,即使是面对最家常、最普通的食材,也能在其中发掘出无边美妙的滋味,享受生活中每一处细节的风花雪月。

  宁樱低头尝了一口,鸡油鸡丝口感很嫩,入口咸香正好——但是似乎油有点多。

  这么尝一两筷子还行,吃多了恐怕要腻。

  她配了一筷子米饭进嘴里,咀嚼了几口,再瞅瞅那鸡油鸡丝,就有点怀念自己做的八宝鸭了。

  穿越之前,她引以为豪的一道作品就是八宝鸭。

  其实这道菜做起来挺麻烦,耗时间——但是抵不过好吃啊!

  香菇,莲子,花生,栗子,腊肠,胡萝卜,蜜枣、笋丁、火腿丁拌上糯米做馅料,和鸭子一起蒸,鸭肉吸收了八宝的精华,咸香酥嫩、里面的八宝饭又香又糯。

  可惜她住的这儿没有小厨房、食材也不自由——否则分分钟可以自己下厨,想吃啥吃啥。

  想到这儿,宁樱握住筷子,嘴角忍不住微微一翘,随即眼光不经意地落在了旁边四阿哥握着筷子的手上。

  四阿哥的手骨节修长,蕴含着隐忍的力量,手指笔直分明、肤色是冷冷的白。

  宁樱歪了歪脑袋,视线再往上移动了一点:四葫芦顶着一张俊脸,端端正正坐在灯下,不发一言,姿势仪态庄重风雅,人如芝兰玉树。

  只是他面上无波无澜——似乎这满桌的美食,对他来说,入口都一样。

  宁樱想到传说中,清宫里素来有“食不过三”的规矩,于是留神观察了一会儿,果然:无论是什么菜,无论看上去诱人,闻起来再美味,侍膳太监都不会多做停留,总是浅尝辄止,换来换去。

  四阿哥也只是静静用膳。

  宁樱看着看着,就有点同情四葫芦了。

  作为一个标准吃货兼厨艺达人,宁樱穿越前可谓饱尝各种美食,想吃啥吃啥,爱吃啥吃啥,

  要是都像四阿哥这样克制地吃饭……人生还有什么乐趣啊……

  不过,四葫芦到底生在帝王之家,身份贵重。喜好不露人前——大概他从小就已经习惯了被这样的规矩束缚着吧?

  就……也蛮可怜的。

  宁樱想着,居然鬼使神差地就从清扬的手中接过了侍膳的公筷,主动给四阿哥夹了一筷子天香藕荷叶排骨,热心地道:“四爷尝尝这个吧!”

  她刚才就觉得这个炸排骨很好吃了,肉里带着莲子荷叶的清香,又鲜又清爽,莲藕也很绵甜。

  排骨“啪嗒”一声,轻轻落在碟子上。

  侍膳太监:……?

  苏培盛:……!

  四阿哥:……

  他眼皮撩了一下,终于抬起头,正眼看着面前人。

  对面的少女眨了眨眼,神情里带了一点赧然。她微微歪了歪脑袋,对自己露出了一个软软的笑容,眼睛亮晶晶的。

  苏培盛知道:除了专门的侍膳太监以外,自家阿哥最不喜欢吃饭的时候被人夹菜。

  往常在府里吃饭的时候:连福晋都看出来了这一点,怕招人讨厌,也不大敢替四阿哥夹菜。

  就李侧福晋一直没看出来这一点:每次有机会陪着四阿哥用膳的时候,她总是忙不迭地“讨好”四阿哥。

  眼下宁格格夹菜,估计四阿哥也不会碰。

  苏培盛这么笃定地想着,然后就看见四阿哥顿了一顿,居然面无表情地夹起了那块排骨。

  苏培盛整个人都震了一下。

  眼看着这顿饭快吃完了,小馄饨身上的狗毛也都吹干了,它晚间精神足,高高兴兴地在院子里来回穿梭着,从宁樱屋子里一直跑到对门武格格的屋子前,又甩着尾巴蹦蹦跳跳地回来。

  宁樱怕四阿哥嫌闹腾,于是打算让婷儿先把小馄饨抱开。

  她刚刚说出口,四阿哥就开口了:“不碍事。”

  宁樱:四阿哥果然是很喜欢狗啊……

  小馄饨高高兴兴地来回穿梭了几十趟后,终于觉得累了,它跑过来,在四阿哥附近走动了一会儿,最后仰着脑袋,小心翼翼地瞧了四阿哥好几眼,终于大着胆子躺在了他的脚旁。

  四阿哥垂眼瞧了小馄饨一眼,嘴角有微微的弧度。

  不一会儿奴才们上前来撤盘子,清扬见状,忙不迭地送上热茶来,一边又拼命对着自家格格递眼色——宁樱知道她的意思:好不容易等到四阿哥来一趟,赶紧把人留住了!

  宁樱接过清扬递给自己的茶盏,捧在手心里,没急着喝。

  她低头注视着茶盏里袅袅腾起的热气,就像暧昧不明的心思,不由地心里也有点惴惴:看这样子,四阿哥是不是今晚打算宿在这儿?

  若是真在这儿睡下了,她这个新人就得“侍候”了吧?

  不过,身为四阿哥后院的女子,既然穿越进了原主的身躯里——这一天迟早总要到来的。

  她正乱七八糟地想着,四阿哥啜饮了一口茶,忽然淡声道:“它叫小馄饨,是么?”

  宁樱乖乖地点头笑了笑:“回四爷的话,是叫小馄饨,就是吃的那个‘馄饨’。”

  她说到这儿,想到李侧福晋鸡汤馄饨一事,脸上的笑意便淡了几分,低下头轻轻握了握茶盏。

  初夏的晚风徐徐地从院子里吹过,带着草木的清香,隐隐有阵阵的虫声,灯火是暖的,手里的茶盏也是暖的。

  四阿哥将她的神情变化尽收眼底。

  小馄饨趴在四阿哥脚边,听见提到自己的名字,顿时甩了甩脑袋,抬起头来,用乌黑的眸子盯着四阿哥看,又盯着宁樱看了看,然后又重新趴了下去。

  四阿哥点了点头,忽然又淡声道:“你呢?”

  宁樱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四阿哥居然在问自己的闺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