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4 温柔1

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 平江府 2171 2020.08.31 21:30

  宁樱放下小馄饨,转身赶紧出去。

  小馄饨曾做过流浪狗,十分恐惧与主人的分离。一瞅见宁樱丢下自己走开,它心头一酸,顾不得自己一身水淋淋,立即慌慌张张地从木盆里跳出来,追在宁樱后面跟了出去。

  四阿哥进来的时候,就看见那一晚上见过的宁格格站在屋子正中,正福下身子给他请安。

  她穿着一件清清淡淡的紫色旗装,袖摆上都是疏疏落落的小花,乖巧可爱。袖口略略向上挽起了一些,纤秀的手腕若隐若现——里衣的布料似乎是浸湿了,还在向下滴水。

  小馄饨从宁樱身后鬼鬼祟祟地探出小狗头,暗中观察了一眼四阿哥。

  然后它低下小脑袋,呼哧呼哧地就要甩水。

  宁樱眼明手快,一把就把它的小脑袋给按住了,又把它塞回了自己背后。

  小馄饨歪着脑袋挣扎了一下,十分委屈:“干嘛鸭……!”

  胤禛在屋中坐下,视线掠过面前的少女。

  因为刚才在给小馄饨洗澡,宁樱脸颊边的碎发全被打湿了,乌黑的几缕碎发贴在脸颊上,显得有些狼狈。

  纤瘦的肩颈、单薄的身姿——勾勒出一道柔美又安静的弧线。

  看起来柔柔弱弱的。

  难怪之前,膳房的人一经授意,都敢明目张胆地为难这姑娘了。

  四阿哥沉默了两秒,收回了视线,语调却不自知地放软了一些:“起来。”

  苏培盛心思敏锐,当下已经捕捉到了一丝异常:对着这位宁格格时,四阿哥身上有一种不多显露的耐心。

  清扬过来扶着宁樱站起身。

  站稳之后,宁樱抬起手,顺势擦了擦面颊上被溅到的水花,吩咐清扬去斟茶。

  屋里另有一套茶具,看着是粗陋了些,不过倒是新的,还没用过。

  宁樱让奴才洗了又洗,才拿来给四阿哥上茶。

  他居然也没嫌弃,拿起来用了——宁樱轻轻吐了一口气出来。

  斟完茶,清扬抱着一只小膳盒过来了。里面装着的是给墨痕准备的狗饭,是下午宁樱才刚刚亲手做好的。

  宁樱双手捧着热乎乎的小膳盒,上前去交差:“四爷,这是给…”

  她还不知道墨痕的名字,说到这儿,卡壳了一下。

  “墨痕。”四阿哥居然开了口,淡声帮她补充了小狗的名字。

  宁樱猝不及防,微微呆了呆,仰脸看向四阿哥。

  四阿哥已经将眼神移了开去。

  宁樱眨了眨眼,接着四阿哥的话,声音软软地道:“这饭里面加了一些猪肝……比上一次的更香了,墨痕应当喜欢。”

  她说完,冲着四阿哥甜甜地笑了笑,随即一脸乖巧地低下了头。

  这一回,四阿哥的眼皮撩了一下,没说话。

  气氛有些微妙的安静。

  苏培盛察言观色,一脸暧昧,眼光在两人中间不住来回打转,心道这四阿哥也是真沉得住气。

  这宁格格分明是被看上了,估计要得宠几天——怎么四爷还不开口,吩咐奴才们准备准备,把人带到前院里呢?

  难不成……四阿哥是打算今晚直接就宿在宁格格这儿了?

  也成啊!您是主子,您爱怎么样怎么样。

  只不过……

  苏培盛满脸嫌弃地打量着这间屋子——就睡这儿?可真寒酸!

  屋里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陈设,仅有的几件家具都擦得干干净净,光可鉴人。

  不过,就是因为东西少,反而一览无余,通透敞亮,站在其中倒也舒畅。

  清扬站在苏培盛对面,同样满脑子思绪乱飞,一刻没闲着:晚上的膳食还没提,眼看着天擦擦黑了,四阿哥估计要在格格这儿用晚膳,那不还得赶紧布置?

  还有,若是今儿四阿哥真的留宿了,洗浴的热水也得让人备起来。

  可是,格格身边这会儿少不了她侍候——这些事都得另外安排人去做。

  她这么想着,就转头拼命丢眼神给婷儿,脚尖也挪了过去,轻轻踩了踩婷儿的脚后跟。

  谁知道婷儿是个木头做的,站在一边,傻乎乎地只顾着听自家格格说话,听到高兴处,还嘴角跟着翘起来,咧着嘴笑。

  清扬踩她,她也不觉得异样,跺跺脚就往旁边让了一点

  清扬快气死了!

  小馄饨本来是一直躺在椅子下面的,这时候饿了,哒哒哒哒地摇摇晃晃跑了出来。

  它先在清扬脚旁蹭了蹭。

  清扬正一肚子火气,根本不搭理它,于是小馄饨跑到了宁樱脚下,委委屈屈地躺下来,四只小脚脚朝天,露了个瘪瘪的小肚皮给宁樱看。

  接着它抬头,“汪~!”地叫了一声。

  饿了饿了!铲屎的,快开饭鸭!

  宁樱低下头,伸手摸了摸小馄饨的狗头,抬头看了一眼四阿哥,笑着道:“四爷,它饿了呢。”

  四阿哥正坐得端端正正喝茶,闻言,一口茶险些呛在了嗓子里,随后,他微一垂眸,点了点头。

  宁樱转头就吩咐婷儿去把刚才拌好的狗饭拿过来给小馄饨吃。

  这差事简单——婷儿清清脆脆答应了一声,撒腿往后面赶,不一会儿已经将狗饭碗拿了过来。

  这份饭和给墨痕准备的是一样的:蛋黄、肉片、猪肝……各种狗狗喜欢的食材拌在一起,分量也相当足——别说两只小狗了,就是再来个三四只,也管够!

  狗碗往地上这么轻轻一放,小馄饨立即将整个毛茸茸的脑袋都扎了进去,狼吞虎咽。

  宁樱看着小馄饨吃的那么香,就忍不住笑了,她伸手抚摸着小馄饨的后背,一抬头,忽然就看见四阿哥也正看着自己和小馄饨。

  他清冷的眉目中掠过一抹极淡的笑意,虽然极淡,却仿佛冰雪初融,晴光满湖,万顷江河刹那翻涌而来,直耀得人闪不开眼。

  这笑意一闪即逝,那双眼又恢复了平日里的淡漠凛冽。

  宁樱愣怔了一瞬,缓缓转过脸去,心里默念:我不是颜狗,我不是颜狗,我不是……!

  眼看着天色越来越沉,宁樱屋子里灯火渐渐通透——四阿哥果然留下来用晚膳了。

  膳房听说是四阿哥留在宁格格院子里,哪里还用得着宁格格身边的奴才提膳,早已经遣了膳食太监伺候着,紧赶慢赶地送了过来:八宝鸡油鸡丝、天香藕荷叶排骨、水晶如意肘花、胭脂芙蓉鸭信、甜酱炙烤鹿舌……琳琅满目十几道菜摆上了桌。

  险些摆不下。

  四阿哥瞧了她一眼,道:“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