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3 今天真是美妙

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 平江府 2177 2020.08.30 21:30

  膳房的前院里,清扬刚进去,就看两个小太监一步一踱,东张西望,似乎在等着什么人过来。

  结果一抬头瞅见清扬,两个人都笑得满面开花,迎上前来,其中一个劈手不由分说地接过了她手里膳盒就嚷嚷着道:“清扬姐姐来了!”

  另一个小太监动作慢了些,不甘落后,伸脚便把地上挡路的一根木材踢了开去,甩袖子给清扬在前面开路。

  清扬一脸懵。

  待得到了膳房的灶间前,清扬刚刚伸手去摸荷包,正准备一如既往地掏银钱,小太监没待她动作,便一脸义正言辞道:“姐姐这是做什么!如何使得?使不得!使不得!”

  另一人早搬了凳子,又甩了甩油晃晃的袖子,将凳子上的灰用胳膊肘擦了好几遍,只恨不得用水再刷洗一遍,才一口一个“姐姐坐。”

  清扬还没坐下,就看膳房总管范太监亲自出来了,满脸笑眯眯。

  清扬:就很迷……

  她把自家格格想要吃的早膳说了一遍,范太监一边听一边点头,见清扬只敢要粥和面点时,心里更是懊恼了——新人进府,不知虚实,自己怎么之前眼皮子就那么浅、下手怎么就那么狠呢?

  这宁格格若是个有大造化的,自己眼下将人得罪了,日后只怕吃不了兜着走呢。

  毕竟是膳房总管,心里这般懊恼,脸上却不动声色,范太监只是微笑着听着,等清扬说完了就提示她道:“姑娘还要点别的吗?”

  清扬老老实实地摇摇头。

  范太监笑眯眯地转身指挥着人去了,一边走,一边心道:看着这小婢女底气不足的样子,估计着宁格格那边还不知道消息——不知道自个儿已经得了四阿哥的照拂。

  这人呐,就是这样,运气来的时候挡也挡不住。

  不多时候,范太监亲自押着分管太监过来,将两个膳盒,交给旁边一个小太监,清扬下意识地还打算伸手去接,那小太监摇摇头,退后一步,笑眉笑眼地道:“我替清扬姐姐送回去!”

  ……

  清扬带着婷儿提膳回了宁樱居处。

  两人意气风发地进了门,满脸笑容灿烂。

  婷儿嘴边油光光的,清扬脸上更是挡不住的欢喜,去洗了洗手,伸手将膳盒盖子拨开,一样样往桌上放:“格格,您瞧!”

  宁樱顿时就睁大了眼。

  膳盒里的早膳和前阵子相比,简直一个天一个地:整整三屉肉包子,肉汁都从包子褶里溢了出来,腾腾地冒着热气。

  另外还有一碟糖心糕,糕饼上盖着红糖印,甜甜的味道已经弥漫到了空气中。

  清扬笑眯眯的打开膳盒的第二层:一大碗枣儿梗米粥,内里加了冰糖,雪白的梗米煮的很烂。红艳艳的枣子在其中上下浮动着,一大碗鸭子肉粥,肉丝柔韧,咸香的滋味让人馋涎欲滴。

  这便是一甜一咸两种口味的粥了。

  再打开第三层,还有香菌,蘑菇,五香豆腐干做配料的一道甜酱肉。

  本以为差不多了,谁知道婷儿接着把另一只膳盒打开:内里是一碟雪白雪白的山药糯米糕,看样子是模子做成的,形状各异,有菊花形状的,也有梅花形状的,做的十分精巧。

  山药糕下面又温着一盅莲子桂圆汤。

  就连膳盒的把手都没放过,上面系着一只拳头大小的荷包,打开来往碟子里一倒,是油纸布裹着的一把松子八宝糖。

  这是满载而归啊!

  宁樱一边被清扬扶着坐下来,一边就听清扬絮絮地道:“今天真是怪了!不但膳房的人对咱们分外客气,就连松子糖和莲子桂圆汤都是膳房硬塞给奴才,说孝敬格格您的。”,她说着,又把另外拿回来的肉片、蛋黄、煮猪肝也拿了出来。

  宁樱只看了一眼就怔住了:这莫不是专门给小馄饨做狗饭的食材吧?

  她提起筷子,刚刚准备吃一顿饱饱的早膳,刚刚出去的婷儿又欢天喜地地跑进来禀报:“格格,四爷身边的人来了!”

  清扬激动的手一哆嗦,差点把盛粥的勺子掉在粥碗里,幸亏宁樱一把攥住了。

  婷儿引着个中年太监就进来了,个子不高,看着一脸文气,倒像是个教书先生。

  这中年太监姓汤,也是苏培盛的“徒弟”,当年明明是和苏培盛一起过来侍候主子的,可是灵活劲儿始终比不上苏培盛。

  时间久了,苏培盛早就窜升上去了,他还在原地踏步踏呢。

  汤太监进来,就啪啪地甩袖子,恭恭敬敬地给宁格格行礼。

  被叫起之后,汤太监话说得很委婉,但意思转述得清清楚楚——四阿哥那儿,是想让她每天喂狗的时候,格外多留一份,留给墨痕,到时候还会专门有奴才过来拿狗饭。

  宁樱一听才明白过来:为什么膳房的态度忽然有了天翻地覆的转变,为什么还会有额外的做狗饭的食材。

  原来是被大佬敲打过了。

  等到范太监走了以后,清扬目送着他的背影,满脸失望对宁樱道:“格格,奴才还以为……,四爷究竟什么时候才会召唤格格过去呢?”

  这一天的午膳十分丰盛,宁樱赏了奴才们饭菜,连做粗活的太监和老妈子也有份,人人欢喜不尽。

  傍晚的时候,下了一天的雨云终于渐渐散去,日头从云层后露了出来,雕花窗上透进满屋的阳光。

  屋里,宁樱正在亲手给小馄饨洗澡,还给它戴了个自己设计,清扬缝制的绿色小浴帽。

  她知道——很多狗狗会怕水,洗个澡跟要命一样。

  所以宁樱特地把水盆里的水放得很浅。

  小馄饨开始果然有点害怕,小爪子紧紧抱着宁樱的手腕不放,宁樱一边摸它的小狗头哄着它,一边试着让它四只小爪爪踩在里面。

  小馄饨适应了一会儿,果然就不紧张了。

  非但不紧张,它还开始逐渐放飞自我——踩水玩。

  小狗狗就和小娃娃一样,都很调皮,也很可爱——宁樱被小馄饨跺了一脸的水,也舍不得怪它,还跟它玩泼水。

  小馄饨高兴得咧着嘴,坐在盆里直傻笑(*^▽^*)。

  宁樱坐在小板凳上,被小馄饨的快乐感染,一边洗狗,一边晃着脑袋唱歌:“沐浴露和香香皂,今天用哪个好~毛巾浴帽刷牙牙,水温刚刚好~泼泼水来搓泡泡,今天真是美妙……”

  正哼到“今天真是美妙~”这一句时,就听见外面清扬和婷儿激动得跟两只玩具惨叫鸡一样:“奴才给四爷请安!”

  宁樱差点被一口口水呛死:我去!四葫芦真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