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4 四爷进宫

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 平江府 2090 2020.09.10 21:30

  宁樱给福晋请过安、这才看清坐在福晋下首的年轻女子。

  看她的服饰打扮,位份应该是格格。

  宋格格、武格格等人,宁樱都已经熟悉——这位,估计是耿格格了。

  耿氏的容貌不算惊艳,最多只能夸一句清秀,但眉眼间有股凛冽的寒意、眸光流转之间,平添一份冷美人的气质。

  见宁樱过来,她站起身,对着宁樱不卑不亢地行了一个平礼。

  乌拉那拉氏笑着看看左边,又瞧瞧右边。

  她看见宁樱,便想到李侧福晋这几日,虽说精神好了一些,却连后花园都不大愿意去了。

  福晋想到这儿,一脸喜气洋洋,见宁樱上来谢恩赏赐,更是笑呵呵地道:“谢什么?那本就是你应得的!喜欢便好,从今往后,你务必记住尽心尽力,侍候好四爷,与姐妹们友爱亲睦,人人如此——便是贝勒府无尽的福气了。”

  她这话也不是光说给宁樱听的,说完又看了耿格格一眼。

  耿格格站起身,面无表情,声音平平板板地道:“谨遵福晋教导。”

  宁樱微微挑了挑眉:在福晋面前,这耿氏也是这样。果然是姓“耿”的啊……

  耿直的耿。

  给福晋谢过恩,宁樱刚刚回到居处,李侧福晋院子里的小太监过来了,给格格们传达了李侧福晋的意思:最近府里不大干净,为了侧福晋肚子里还没出生的小主子,让几个格格都替她抄一抄心经。

  还特地送来了经书,规定了遍数——每个人十遍。

  小太监前脚刚走,后脚武格格就过来倒苦水了。

  她一脸不服气,屁股还没坐稳,见房中只有清扬,便仰着下巴对宁樱嚷嚷道:“宁妹妹!你说句公道话,我竟是不明白了——这府里后院,咱们到底是听福晋的?还是听她侧福晋的?侧福晋她若执意要如此——至少也应该禀过了福晋,而不是拿着她肚子的孩子弹压人,好吓人么!”

  宁樱还没说话,外面通知的小太监又折返回来了。

  武格格猛地闭了嘴,哧溜就从椅子上站起来,耷拉着脑袋出去低眉顺眼地听了。

  只听那小太监笑眯眯地补充:道是方才忘了说了,按照侧福晋的意思——格格们必须五天之内抄好。

  武格格一脸谄媚的笑容,连声道:“谨遵侧福晋的意思,请侧福晋放心。”

  那小太监走了之后,武格格拍了拍胸口,暗自松了一口气,还不忘做人情讨好,挤了挤宁樱的肩膀道:“宁妹妹,你刚刚承宠,这几天怕是身子不舒服,妹妹的那十遍,我便替妹妹抄了!”

  ……

  一转眼,三天即过。

  午后的紫禁城中,夏风熏暖,花香袭人。

  因着端午将至,不少后妃宫殿门口都挂起了金线、银线和五彩丝线绣五毒和“大吉”葫芦纹的香囊,药香清远,煞是好闻。

  永和宫前,远远地走来两个小宫女。

  还没到门口呢,两个人已经被站在台阶上的一等宫女扬手拦了下来。

  眼瞅着宫女姐姐比了个手势,两个小丫头都明白过来——这是四阿哥又过来给娘娘请安了。

  永和宫正殿中,陈设古朴,不多繁饰,尽得风雅。

  德妃乌雅氏坐在上座,一身宝蓝色旗袍稳重沉着,长发紧紧梳成旗头,高阔的额头边,鬓发拢得油光水滑,一丝乱发也无,显得她这张脸更加端庄了。

  宫里妃嫔,大多喜欢在发髻上巧做各种宝物装饰,争奇斗艳,乌雅氏的发间却只星星疏疏装点着妃位必要的装饰。

  连耳坠子都选了简朴内敛的款式——越发衬得她一张鹅蛋脸素净可亲,一双眸子光华流转。

  人老了,眼睛却没老。

  当年,她就是凭着这双眼,才让康熙注意到了她。

  那时候的皇上,多年轻哪……就只有面前的四阿哥这么大。

  心思转到眼前来,乌雅氏端起茶,抿了一口润润喉咙,不紧不慢地开了口:“胤禛,知道你对后宅这些事儿从来不上心,不过本宫瞧得明白,你如今府里,乌拉那拉氏那孩子……”

  乌雅氏看看空无一人的殿中,才低低地吐出了下半句:“不称你的意。”

  怎么不是呢?

  四阿哥成亲开府,也有不少时日了——偏偏府里到现在还没有嫡子。

  胤禛垂下了眼,不承认,也不否认。

  对着这位生母,他的态度却仍然是恭敬的。

  恭敬而疏离。

  乌雅氏望着胤禛,心中不无伤感地想着:四阿哥明明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血肉,是她挣扎了两天两夜才生下来的亲儿,却要冠上孝懿仁皇后——从前的皇贵妃佟佳氏的功劳!

  那个号称“佟半朝”的显贵家族,累代显赫,世袭公侯。

  那个身份高贵的皇贵妃佟佳氏,脸上永远带着温柔而单纯的笑容——那种笑容,是被显贵的家世呵护出来的天真。

  小小的胤禛依偎在她身边,咿咿呀呀,母慈子孝。

  而她那时候,连嫔位都不是,根本没有抚养皇子的资格,只能在清简的屋子里,努力将养着刚刚出了月子的孱弱身体。

  乌雅氏想到往事,微微攥紧了手心,护甲直刺入肌肤。

  倘若没有这么多年的母子分离,胤禛这孩子……原该是和她很亲很亲的啊……

  从宫里出来,苏培盛一路看着胤禛脸上冷淡又若有所思的神色,识相地闭上了嘴,一句话也没说。

  到了贝勒府门前,天色已经擦擦黑了。

  小太监见四爷马车回来了,争先恐后地迎上前来。

  四阿哥下了马车,抬脚进府,目不斜视地就往前院书房里去。

  他个高,步子迈得又干脆,一路大步流星。

  苏培盛带着小太监,一路连奔带赶地跟在他的后面。

  到了书房门口,四阿哥眼光一溜,正好就看见照顾墨痕的小太监正蹲在门口。

  他在从一只食盒里往墨痕的狗碗倒狗饭。

  墨痕眼巴巴地在旁边等着,小太监还没倒完,它已经一脑袋扎了进去,小尾巴不住地摇着——显然这狗饭十分对它的胃口。

  四阿哥瞧着有些好笑,心情也莫名畅快了一些。他将眼光向旁边一扫——边上的食盒看着样式朴实泛旧,不是自己院子里的。

  是宁氏院子拿过来的狗饭。

  他忽然就想到了前几日的宁氏——傻乎乎地扯着被子一角想捂住脸,说话娇娇软软的模样。

  四阿哥心里动了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