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1 缱绻1

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 平江府 2108 2020.09.07 21:30

  到了准点,在奴才们的翘首期盼中,四爷院里的人终于来了。

  领头的是一个面生的小太监,叫小苟子,也是苏培盛的徒弟,个子高大,看着一副憨厚相,说起话来却带一些南方口音。

  他一进门,规规矩矩地就给宁樱袖子请安,然后就恭恭敬敬地侧身道:“格格,若是准备妥当了,您就请吧!”

  清扬扶着宁樱就出了门。

  天已经黑透了,一弯如钩的明月在云层后时隐时现。

  花园里寂静无声,偶有鸟儿擦着翅膀从树梢飞过的声音。清扬想到前几天花园里李侧福晋那件事,心里害怕,不由得向宁樱身边靠拢了几分。

  抄手游廊上虽然挂着宫灯,可无法面面俱到,总也有暗影模糊处。

  小苟子在前面指挥着几个小太监一路提灯照路,弯弯折折,等过了福晋的正院,向南边一拐弯,再穿过两道雕花门,走过一道狭长的窄路,才算到了四阿哥的前院。

  一到了前院,顿时眼前就亮堂起来——前院灯火明煌,气派非凡。

  阶上站着的奴才见到宁格格过来,一个个纷纷行礼。

  一直快走到四爷书房前,小苟子才躬身一板一眼地道:“格格请先在这儿稍等片刻,待奴才进去通报一声。”

  宁樱点了点头,停下了脚步。

  小苟子进去首领太监值房。

  苏培盛本来是斜斜倚在椅子上的,一个小太监跪在地上给他捏腿。

  小潘子坐在另一张椅子上,比手画脚、眉飞色舞,正在对着苏培盛汇报着什么。

  小苟子悄无声息地走进来,到了近前,躬身低声道:“师父,宁格格已经到了。”

  苏培盛闻言,一下子就翻身坐直了,瞪着眼问小苟子:“人呢?”

  小苟子指了指外面,小心翼翼地道:“按规矩在阶下候着呢!”

  苏培盛倒吸了一口凉气,恨不得一个巴掌拍在小苟子脑门上。

  他到底还是忍住了,狠狠瞪了一眼小苟子,急急忙忙地站起身来,便向外面迎接去。

  规矩,规矩!

  在得宠面前,规矩算个屁!

  得宠就是规矩,谁被四爷惦念着,谁就是大爷!

  小潘子跟在苏培盛后面,见他衣服后面褶子皱了,一路跟着弯腰,笑嘻嘻地替苏培盛扯了五六回。

  只剩小苟子在原地,和那捏脚的小太监,两个人面面相觑。

  出了屋子来,苏培盛一抬头就看见宁格格主仆二人,正站在四阿哥屋子前。

  听见动静,宁樱回过头来。

  苏培盛三步并作两步赶上前去,人未到,脸上已经笑容满面:“奴才给格格请安!”

  宁樱赶紧做了个虚扶的手势,微笑道:“苏公公不必多礼,快请起,快请起!”

  苏培盛声音里透着领头太监的沉着,从从容容地笑着,轻描淡写地道:“孩子们不懂事,格格请随奴才来!”

  他一边说,一边已经命人打开了屋门。

  清扬刚要扶着宁樱进去,苏培盛微微抬手,拦住清扬,瞧着她,眉毛抖了抖,笑容里透着慈爱:“哟,这孩子……在外面候着吧!”

  清扬估计这是侍候的规矩——即使是贴身婢女也不能入内。

  她一脸的无奈,只能松了手,看着自家格格走了进去,只听苏培盛笑着道:“四爷还在议事,格格且等一等罢,今儿晚上,爷总是要回来的。”

  屋子里一片静谧,倒不似宁樱以为的奢华,而是处处透着书卷的冷香气,陈设十分古雅。

  宁樱眼光向屋子深处探了探——一张大床,锦缎床帐如水一样地倾泻下来,在灯火下泛出丝缎特有的光芒。

  宁樱不自然地转开了眼,忽然便听见旁边两个声音,细声细气地道:“奴才们给格格请安!”

  宁樱没料到屋子里还有人,猛地一颤,一转身,就见两个头面整齐的婢女,手中捧着托盘。

  宁樱:吓死人!≡ ̄﹏ ̄≡

  这两个都是四爷前院里侍候的奴才——这儿小太监们多,婢女倒是少。

  但也不是没有。

  两个婢女扶着宁樱坐了下来,先侍候着她洗了手,然后才将小食糕饼端了上来。

  折腾了半天,宁樱确实是肚子有些饿了,这会儿还在咕咕叫呢,看见吃的,顿时眼前一亮。

  端上来的糕点一共四样,灯下看着分外精美。

  正中的一碟雪皮饼里透着诱人的胭脂红色。

  宁樱本来以为是豆沙馅,咬了一小口才知道不是——口感有点像莲蓉,又有点果子的清香,是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清甜味。

  但很好吃。

  再加上入口即化的感觉,简直有点像穿越前,她经常做的红丝绒蛋糕。

  这糕点特别精致,做的只有婴儿拳头那么大,一口就吃完了。

  宁樱还想再吃,又忍住了。

  可是想到苏培盛刚才说的话,估计四葫芦还要好一会儿才能过来。

  宁樱:╯﹏╰肚子好饿啊……

  格格,侍妾们在侍候阿哥之前,不可以汤汤水水吃的太饱,免得有刺激明显的气味,冲撞了贵人。

  最多也只能稍微垫一下几块糕点蜜饯什么的。

  宁樱这么想着,又去试了试旁边另外一碟梅子,

  梅子的核都已经去了,吃起来很方便,外面裹着像雪一样的糖霜,下面铺着一层玫瑰花瓣,酸的恰到好处——不让人倒牙,又十分开胃。

  她一连吃了三颗,刚刚伸手拿起第四颗,就听见台阶上传来一片给四阿哥请安的声音。

  宁樱猝不及防:不是说在议事吗?四葫芦怎么来的这么快!

  屋门吱呀一声,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四阿哥脚步轻快地走了进来。

  宁樱又闻到了那股清冷悠远的沉水香。

  胤禛的眼光落在宁樱脸上——宁氏显然是没料到自己这么快就过来了,一脸无措,一张精致的小脸上了淡妆,在灯火下显得更加明艳了。

  她不敢看自己,眼睛垂着,睫毛微微颤动,人是站起来了,可手里还捏着一颗梅子,偷偷地藏在袖子里。

  她以为自己没看见。

  傻乎乎的。

  胤禛唇角微微翘了翘。

  他一笑,对面的宁樱就不紧张了:看起来,四葫芦今天心情不错呢!

  她心里暗自嘀咕:对嘛,这么好看一张脸,就是该多笑笑!

  少年老成也不能老成成这样——暮气沉沉,整天板着脸,吓不吓人啊?

  宁樱心里一放松,动作就也跟着麻溜了。

  她扶着桌子屈膝给四阿哥行礼:“妾身给四爷请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