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8 来而不往非礼也

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 平江府 2024 2020.09.14 21:53

  宁樱想了想,将清扬叫过来,低声吩咐她:“去把前阵子宋格格送的布料拿来。”

  清扬听话地去了,不多时就将东西抱过来了。

  这是前阵子宁樱初次被接到四爷前院,第二天宋格格送过来的贺礼。

  布料的颜色淡雅怡人、品相中等,不显眼也不寒酸,料子也轻薄,正适合做夏装。

  她带着清扬就过去了。

  侍妾屋里,钱氏和周氏正吵红了眼,大有豁出去之势。

  战况愈演愈烈。

  赵侍妾是个谨慎的,生怕事情闹大了不好收拾,急得连忙在中间劝架,偏偏扯住了这个,又拦不住那个。

  正在鸡飞狗跳之时,宁樱笑眯眯地上门来了。

  赵侍妾慌忙扯了扯两人。

  周氏和钱氏蹲身子请安——方才在气头上不觉得,这会儿心里才觉出惴惴不安:知道自己动静太大,惊扰了宁格格。

  别看宁格格和和气气的——谁知道那是真客气还是假客气呢?

  再说了,她侍候了几次四爷,如今正是向上走的——若真的恼了,责罚还是小事;万一她一个不高兴,往贵人那儿吹吹风。

  那事情可就不妙了!

  这么想着,钱氏和周氏紧张得头都不敢抬了。

  然后等了一瞬,没想到宁格格只是走过来,语气轻快地道:“都起来,快来挑挑花色。”

  三个人都愣住了。

  迟疑着站起身,三个人还是微微瑟缩着肩膀。

  好不容易抬起头,只见宁格格指了指旁边婢女手中捧着的布料,温温柔柔地道:“前阵子,几位过来祝贺,还送了不少亲手绣的心意给我——我很是喜欢!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这些布料都是崭新的,瞧着花色也清爽,天气热了,正好适合做夏裳,你们若是喜欢的话,就拿去分了吧。”

  钱氏和周氏都在等着宁格格的斥责,谁也没想到等来的是布料。

  几个人都有些不知所措,抬起头望向那几匹布料。

  过了一瞬,钱氏紧紧地抿了抿嘴唇,突然深深地蹲下身子,声音微微有些喑哑:“婢妾谢宁格格赏赐!”

  她一带头,周氏和赵侍妾如梦初醒,都跟着谢恩了。

  院子里,武格格还伸长了脖子,等着看热闹,眼见一场好戏就这样消匿于无形,不免面露遗憾。

  回到屋里,清扬见左右无人,这才愁眉苦脸地道:“格格,那布料颜色多好看!虽说质地不如四爷和福晋赏赐的上上品,但是简单裁个夏装,您自己留着,平时在屋里穿穿——不好么?您倒是大方,就这么手一松,送出去了!”

  宁樱伸手去拿奶茶壶,笑眯眯地看了她一眼:“心疼啦?”

  清扬连忙接住她手中的奶茶壶,一边帮着宁樱倒奶茶,一边叹了口气道:“格格都不心疼,奴才心疼什么呀!”

  她说着,拉长了声音道:“依奴才说,格格还应该将福晋赏赐的布匹送出去呢——那个花色更好看!”

  这开玩笑的语气实在太酸,宁樱噗嗤就笑喷了。

  她放下茶盏,瞧了一眼清扬道:“福晋赏赐的东西,我倒也并非舍不得。只是若出手送人,说不准便被有心人做了文章——到时候坑了我自个儿,也连累了她们。”

  清扬收了笑意,细细想了想,点头道:“格格说的没错。”

  宁樱顿了顿,慢慢道:“大家同在一处院子里,你瞧她们两个方才又哭又闹,一副要搏命的样子,回头倘若真闹出什么事儿来,咱们这儿就当真可以独善其身,半分不受影响么?”

  宁樱低头喝了一口黑红茶,轻声道:“再说了,我这儿赏赐也不止一次了,你当她们在旁边眼巴巴地瞅着,心里就完全舒坦么?”

  ……

  下午的时候,李侧福晋院子里的小太监过来收格格们手抄的心经了。

  宁樱这儿,早就亲手将纸张封好了在布袋里,让清扬送了过去。

  然后,刚刚到了晚上掌灯时分,李侧福晋居然过来了。

  宁樱正被清扬侍候着用晚膳,就听婷儿慌慌张张地跑进来,一脸畏惧地指着外面,说是李侧福晋过来了。

  宁樱差点一口甜汤呛在嗓子里——怎么?这李氏上次在花园里还没被吓够?还主动找上门来了?

  她一个侧福晋,又是有了身孕的,居然屈尊纡贵,亲自跑到自己这格格、侍妾们合住的院子里。

  好好在你自个儿院子里养胎、吃吃喝喝过日子不香吗?

  宁樱叹了口气,慢条斯理地从旁边的托盘里拿起热手巾卷儿,擦了擦嘴角,这才放下筷子,道:“出去瞧瞧吧。”

  相比于清扬和婷儿的紧张,宁樱显得很平静。

  刚刚出了屋子,看见李氏被一群奴才簇拥着,排场十足地站在院子中。

  武格格深深地屈膝在李氏面前——腰弯得很低,都快跪下来了。

  武格格听见动静,立即转头看过来。

  宁樱就看她已经快吓哭了,浑然没有了白天的神气,还拼命对自己使眼色——意思是让她赶紧跪下来。

  宁樱只看了一眼就把视线收回来了。

  她上前不咸不淡地给李氏行了个礼。

  看宁樱神色从容,李氏目光转冷,抬手扶了扶鬓边,淡淡开口道:“宁氏,你胆子不小呢!”

  清扬在旁边都懵了,全然不知道李侧福晋这话指的是什么意思,

  但看的出来——李侧福晋今晚是有备而来,就是冲着自家格格来了。

  清扬心中惴惴,婷儿在旁边更是害怕,颤抖着就往清扬身上靠。

  李氏向旁边婢女一伸手,舒蕾会意,立即将一叠纸送到了李氏手上。

  李氏抬起手,好整以暇地将那叠纸在宁樱面前一扬,才细声道:“宁氏,你好好看看这些是什么?”

  宁樱垂下视线,看了一眼地上一张张飘落的纸张。

  清扬伸手捡了一张,借着月光看了一眼,恍然大悟道:“格格,是抄的佛经。”

  宁樱伸手接过,看了一眼,随即抬头,从从容容地对着李氏道:“侧福晋有令,让妾身们抄写心经,妾身们并无不从,这心经已经按照侧福晋要求的遍数和日期交上来了——不知侧福晋这般兴师问罪,到底是为了什么缘故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