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2 如此疼惜?

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 平江府 2214 2020.08.29 21:30

  这一天夜里落雨不休,直到早上才收歇了雨势。

  四阿哥府后院里,草木莹洁,抄手游廊旁边,藤萝满架,莲花池中,水光凝露。

  屋里,宁樱在半梦半醒中醒来,伸手还恍惚地想去床头柜上摸手机,摸了个空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穿越了。

  她有些怅然地坐起来,揉了揉眼睛。

  小馄饨夜里不老实,从狗窝里爬了出来,睡在她床下的脚踏上,此时听见动静也甩甩脑袋,爬了起来。

  毕竟是小狗狗,精力就是旺盛——眼看着小馄饨甩着尾巴,两只小爪爪趴上她的床沿,吐着小舌头冲她咧嘴笑,一脸“你快起来陪我玩”的期待。

  宁樱抬起手捂着嘴打了个哈欠,然后听见自己肚子咕咕叫了两声。

  外间,清扬正在和婷儿正刚刚准备好洗漱的热水,听见动静,清扬打起门帘向里面瞧了一眼就笑了:“格格醒了?格格今儿醒得早!”

  清扬一边口中絮絮地说着,一边就碰着一盆热水,盆边搭着手巾帕子,冉冉地走进来。

  她放下脸盆,动作熟稔地就蹲下在床前,伺候宁樱穿鞋——因为是在屋里,倒不必套上花盆底鞋,只需要普通的软绸缎子平底鞋就好。

  “奴才还没来得及去提膳呢,格格想吃点什么?奴才尽力提来。”清扬低着头,伺候宁樱穿好了鞋,抬头看着自家格格。

  宁樱想了想。

  “弄点粥吧,再看看有没有面点,光喝粥不能饱。”要求提得很朴实。

  清扬听着有些心酸,顿了顿还是问她:“面点……格格是要口味甜的还是要咸的?”

  宁樱一边抬起手臂,让婷儿给自己扣上扣子,一边对清扬道:“我想吃甜的,你看情况——把银子使上,什么妥当拿什么吧。”

  清扬点点头,有点发愁地站了起来。

  等到这边侍候格格穿戴好,她胳膊弯挎上膳盒,带着婷儿出去了。

  膳房在前后院交界处,向东边行,绕过七曲桥,再转两个弯就是,一长排青砖白瓦墙,好认得很。

  清扬在前面走,婷儿在后面紧紧跟着,转角的时候,就伸手扯了扯她衣裳袖子,愁眉苦脸地问她:“清扬姐姐,咱们今天真的能拿到像样的面点啊?”

  不等清扬回答,婷儿就自顾自地又嘀咕道:“昨天拿回来的小包子,瞧着外面样子倒是不错,可惜里面的菜叶子味道都不太新鲜。”

  清扬没吭声——昨儿拿膳食的时候,也是个小太监一手接了银两,一手提了膳盒,进去打了直接拎出来给她们的。

  没得挑。

  这还不算是最糟糕的时候——至少银钱还能使得动。

  等到用银钱都没人理睬的时候,那才是最要命的呢!

  膳房前,总管范太监拿着今日的膳单,正在日光之下眯着眼看着,旁边的分管太监垂着手等着。

  范太监把膳单翻来翻去——四爷今儿一早就出去了,午膳不在府里,只要照顾好福晋和侧福晋的口味就行了。

  范太监看了看,心中有了个数:侧福晋如今怀有身孕,怎么小心都不为过,她的饮食要格外留意些,不但要开胃可口,而且搭配上千万不能出了错。

  至于那几个格格之流……范太监懒得去考虑:你们就跟着福晋和侧福晋后面捡捡吧。

  正在这边嘱咐着膳房的分管太监呢,苏培盛的徒弟小潘子过来了。

  小潘子长了张笑脸,逢人便先带三分笑,分外讨喜,虽说是苏公公的徒弟,但是在这后院里,他腰弯得比谁都低。

  其实他也不过十四五岁年纪,但是人圆滑历练,做事情也漂亮,算是苏培盛徒弟年轻一辈中得脸的了。

  小潘子过来就给范太监行了个礼——他是苏培盛收下的徒弟,范太监不敢托大,哎呦呦地伸手就把他硬架起来,笑眯眯先给他塞了块刚出锅的大肉馅饼。

  小潘子也不拒绝,笑嘻嘻的接过来,连着油纸布包了几层,看着油星儿不渗出来,这才珍重地往兜里一揣,就开始说正事儿。

  听着听着,范太监的脸色就微微变了。

  他虽然心有疑惑,但也不敢问——苏培盛的徒弟过来传话,这事儿摆明了就是四阿哥的意思。

  主子的意思,他能问?他配问?

  等到小潘子走了,范太监才把分管太监叫过来,一字不差地把意思转述了一遍,细细叮嘱:从今儿起,新格格侍妾们院里的膳食务备足。

  尤其是宁格格屋里,除了日常的膳食以外,还需额外备出一些切片肉、米饭、鸡蛋黄、猪肝等送过去。

  等到分管太监走了,范太监背着手就开始琢磨:新格格自从入府以来,一直也没什么动静,怎么就忽然在阿哥面前得了脸了呢?

  虽说刚才小潘子过来传话,只说是“新格们的院子里”——但再加上最后一句,谁看不出来这是为了宁格格啊?其他人只是跟着沾光了。

  而且,更微妙的是:听说这宁格格还未曾被阿哥真正传召过去侍候呢!

  都还没侍候过四阿哥,四阿哥却已经派人过来特地关照她的膳食。

  还有那什么切片肉、猪肝、鸡蛋黄……估计都是宁格格喜欢的,四阿哥都一一记下了——如此疼惜,如此细心!

  范太监想到上一次侧福晋的鸡汤馄饨一事,抬手擦了擦冷汗,跺着脚在院子里转了几转,心道果然江山不改,俊杰辈出——新人倘若当真出头窜上来,这侧福晋的大肚子也未必顶用啊!

  ……

  膳房外的小道上,清扬带着婷儿,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待得快到了膳房,清扬倒是不想婷儿看见自个儿在膳房太监前低声下气的模样,于是伸手接了婷儿手中的膳盒,嘱咐她先在外面一处矮墙旁边等着。

  婷儿听话地站在原地,眼看着清扬姐姐的背影在墙角边一拐,倏地不见了。

  这儿不比宁格格的屋子里,婷儿难免有些紧张,往一旁的树下大石上坐下来,将自己身体蜷缩了一些,一抬头,忽然就见到一个白白净净的小太监从膳房的方向出来,往这儿走着。

  那小太监手里拿着个油纸包,里面的香气袅袅地直透出来,隐隐约约露出一角,是个胖胖的大肉馅饼!

  婷儿看得眼睛都直了。

  小潘子猝不及防道旁有人,低头扫了一眼,见是个粗衣陋服、神情怯怯的半大小丫鬟,眼睛发亮地盯着自己手里的大肉馅饼,可怜兮兮的。

  他是苏培盛的徒弟,一个馅饼算什么?方才在范总管面前收好放入怀中,只是为了不拂了总管的面子。

  见婷儿看得目不转睛,小潘子咧嘴一笑,伸手就将肉馅饼向小丫鬟扔了过去:“给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