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7 百花深处

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 平江府 2065 2020.08.24 21:00

  老祖宗讲究养生,清宫之中,更是如此。

  漏断夜静人不食。

  四阿哥翻了个身,微带了自责之意,重新闭上了眼。

  第二天一早,恰逢福晋乌拉那拉氏要入宫,便免了后院格格们的请安。

  宁樱坐在自己屋子里,指挥婷儿给小馄饨做狗窝,结果婷儿缝的歪七扭八。

  旁边清扬看着干着急,接过了针线坐了下来。

  她做一会儿,就要转头看一眼旁边的画纸——那是自家格格画的样子,狗窝就照着这个样式来。

  其实宁樱一开始是腾出了一只衣箱的。

  衣箱又大又深阔,宁樱把它倒下来放在地上,里面铺上被子,箱子口还挂了两块门帘子,想给小馄饨做家——这种封闭式的狗窝,一般都让狗狗比较有安全感。

  但是小馄饨在里面待不了几分钟就跑出来了。

  天气如今往夏天里走,小馄饨估计不喜欢憋闷。

  宁樱才决定做一个敞开式的狗窝。

  啊,为什么清穿不能把淘宝宝一起穿过来!否则她分分钟可以在淘宝宝上选择一大堆狗狗用具,做一个合格的铲屎官。

  狗窝很快就做好了——用旧被单的面料缝制而成,花花绿绿,瞧着很喜气。

  里面塞上棉花,一边高一边低,形成一个靠背的形状,软绵绵的,怕小馄饨热着,最上面还铺了一张剪开来的旧凉席。

  小馄饨喜欢极了!

  甩着小尾巴跳上去,它回头就咧嘴冲着宁樱笑,满脸狗生赢家的得意神情:看,本狗子有房了!

  然后欢欢喜喜地折腾了好一会,大约是消耗了太多的热量,它的小狗肚子又饿了……

  穿越之前,宁樱虽然没有真正做过一位铲屎官,但是看水果店老板照顾汪星人也看了不少,知道狗狗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

  俗话说得好——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

  宁樱知道相比于买来的狗粮,不少狗狗更喜欢吃家里做的狗饭。

  将近中午的时候,清扬带着婷儿将膳食提了回来:一碟子胡萝卜干干净净,从中间剖开,蒸得软烂软烂,口感绵甜,另外还有一些红烧肉。

  宁樱就地取材。

  她毕竟曾经是毕竟是厨艺达人,手上有数,各种菜肴选取了适当的分量,再加上一点鸡蛋黄和卤汁之后,很快就拌成了香喷喷的狗饭。

  往小馄饨面前一放,小馄饨闻了闻味道,眼睛都瞪大了,顿时整个小脑袋都快扎进碗底了。

  宁樱一边看,一边伸手摸它的小脑袋,感叹道:“这是饿了多久啊!”

  小馄饨听不懂,但是时不时抬起头,吐出粉色的小舌头,感激地舔了舔宁樱的手:“汪~!”

  有主人真好!(*^▽^*)

  喂完小馄饨,外面的春阳正好,宁樱让奴才把小狗窝抱到廊下,正好半边有树荫、另外半边能晒到太阳。

  看着小馄饨趴在台阶上,晃悠着两只小爪爪,快乐地晒太阳,宁樱回到房间里,吩咐清扬关上门,开始算账。

  如今府里这情形,清扬每顿饭去膳房提,只要想吃得好些,多多少少总要出点银钱,再加上鸡汤馄饨那件事,她要用银钱避雷的地方就更多了。

  虽说膳房的人不敢狮子大开口,但毕竟人吃五谷杂粮,一日三餐,哪一顿也少不了——积少成多,仔细算算——使出去的银两也挺可观了。

  只有出,没有进,这可不行!

  清扬弯着腰,吭哧吭哧地从衣柜底下摸出个老算盘来,框木纹细直,通体黄褐色,珠子是枣红色,细腻油润,瞧着就有些年头了。

  估计是从原主的娘家带出来的。

  清扬算了算,按照如今府里格格的份例,就算再贴上母家的私房钱,这样给膳房使银子,也最多能撑上半年。

  抱着算盘,清扬愁眉苦脸。

  ……

  春阳暖融,院子中隐隐传来拨动算盘珠的声音,此外一点其他动静也无。

  小馄饨吃饱了,摇着尾巴在院子里跑来跑去,别屋奴才们听闻是宁格格捡回来的狗,都不去管它。

  于是小馄饨趁着宁樱在里屋里和清扬算账的时候,甩着尾巴就哒哒哒哒地冲出了院门,欢乐地往后花园去了。

  莲花池边,一处凉亭里,四阿哥胤禛正坐在亭子里,舒畅惬意地翻看着一本政论。

  天空一碧如洗。

  他穿了一身单薄的夏天衣裳,苏培盛站在旁边,亲手给四阿哥打着扇子,一边打,一边盯着四阿哥侧脸看了好几眼。

  四阿哥从小就是个有主意的,如今长成,出宫开了府,虽说还是翩翩少年,但心思却越发难揣摩了,一双冰霜般的眸子平日里敛着锋芒,看人的时候,却平静得像一直看到了人心肝肺腑里去。

  四阿哥读书读得正入神,脚下卧着一只小白狗。

  这只小白狗叫墨痕,因为它通体雪白,只有鼻子旁边一处是黑的,歪歪扭扭,不大齐整,看着就像雪白的宣纸上留下的墨痕一般,故此得名。

  按道理这样毛色的小狗儿,本来是不会到了皇子身边,但墨痕不一样——这是当年的佟佳皇贵妃宫里养着的小狗的后代,如今跟着四阿哥也已经有些时日了。

  墨痕趴了半天,似乎是有点无聊了,它甩了甩尾巴,站起身,四下里看了看,闲庭信步一般往凉亭旁边走了走。

  看狗的小太监见状,低低唤了一声。

  墨痕没走几步,就意态闲适地在凉亭边上卧了下来。

  小太监放了心,转头给四阿哥继续打着扇子。

  墨痕百无聊赖地看了一会风景,一只粉蝶从它鼻子前飞过,还撩拨一般地,在墨痕鼻尖上那一簇黑毛上点了一下。

  墨痕有点生气,噗嗤噗嗤跳了起来,伸出毛茸茸的小爪子就去扑那只粉蝶。

  粉蝶一扇翅膀,身姿灵活地飞走了,翩跹在花丛中。

  墨痕回头看了一眼四阿哥,见几人都背对着自己,于是摇着小尾巴,呼哧呼哧地就从台阶上下来了,跳入了花丛中。

  蝴蝶在前面翻飞着,高高低低地盘旋,墨痕无意之中,被它逗引得向后花园深处,越跑越远。

  花园另一边,小馄饨正在太阳下快乐地追自己的尾巴,忽然听见动静,它警惕地一抬头,小小的鼻子嗅了嗅,似乎闻到了一丝同类的气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