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9 与四爷相遇1

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 平江府 2032 2020.08.26 21:30

  第二天是个艳阳天,也到了该给福晋请安的日子。

  宁樱一大早还在梳妆呢,对门的武格格过来了。

  武格格今年和原主同岁,都是十六,但是月份在年头里,比宁樱稍微大一些。

  两个人行了平礼之后,看宁樱还没收拾整齐,武格格笑着催促道:“宁妹妹,我都等了老半天了,你倒是手脚麻利些,可千万别耽误了给福晋请安的时辰!”

  根据脑海里原主的记忆,宁樱知道,武格格的阿玛是位武官,早年都在西北任职,去年才回到了京城。

  穿越之前,原主和这武格格在选秀的时候就已经认识,再后来,两个人一起被指进皇四阿哥府里,又生活在同一个院子里,也算是有缘分了。

  出了院门,过了李侧福晋那儿,向东边一拐,到了后院的中轴线上,再往北走一些,福晋的正院终于隐隐出现在眼前。

  与李侧福晋居处的华丽精致相比,福晋正院的风格稳重端凝不少,若不是事先知道是给福晋去请安,便说是四阿哥的书房居所,也让人毫不怀疑。

  婢女太监一路行礼。

  正院里,宋格格已经到了,一抬头,看见两位新格格过来,便露出了一贯的谦和微笑。

  几个人都还没来得及寒暄,背后的珠帘忽然碰撞相击,传来一阵琳琅动静。

  宁樱转头过去,就见几个婢女扶着一位衣着雍容的年轻女子走了出来。

  观其衣饰,不用说,必定是嫡福晋乌拉那拉氏无疑了。

  乌拉那拉氏走路的姿势很优美,也很端庄,她徐徐走到上座,被两个婢女一左一右扶着,坐稳了才慢慢道:“你们都起来,坐吧。”

  宋格格转头对宁樱和武格格笑着道:“福晋最是慈爱,你们不必拘着。宁格格,尤其是你,头晕之症可还没好罢?赶紧坐下,不可久立。”

  乌拉那拉氏闻言,倒是想起来了——这位宁格格,前阵子好像是有些微恙,府里请了大夫来看,到她这儿倒也是报过的。

  宋格格在旁边,三言两语就将李侧福晋鸡汤的事情提了一下。

  乌拉那拉氏一边听,一边向宁樱多看了几眼——宁家的这姑娘,相貌是不错。

  难怪李氏酸了。

  想到这儿,乌拉那拉氏的嘴角抑制不住地上翘起来。

  ……

  这两天,养狗的小太监快愁死了。

  凡是到了墨痕吃饭的时候,它瞧了一眼小太监送过来的狗食,都蔫蔫地转过了头。

  小太监快给它跪了:狗主子哟,求求您快吃吧!这伙食可比咱们的还要好呢!

  墨痕不屑一顾。

  小太监很慌——以前墨痕只是胃口不佳,现在好了,自从上次在外面吃过一次,到了自己这儿,直接绝食了。

  他哭丧着脸去找苏培盛救命。

  苏培盛拍拍脑袋,仰头看天,也叹气:这事儿是挺蹊跷。

  四阿哥让他找人,他对福晋和侧福晋院子里的奴才都私下里悄悄问过了。

  没有结果。

  宋格格那儿也说没有。

  其实苏培盛看得出来,宋格格挺想说有——毕竟她不得宠,若是真有个巧手会伺候狗的奴才,献出来,好歹也能讨好一下四阿哥不是?

  至于两个新格格和几个侍妾那儿——新人进府、四阿哥的面还没怎么见过呢,况且身份低微,整日里闭门不出,她们哪里知道这是四阿哥的爱犬?

  加上地方偏僻,墨痕去不了那么远。

  苏培盛纳闷了:难不成这墨痕跑去的是膳房?

  是膳房的厨子喂了它?

  有可能!

  他亲自过去问,前因后果说了一遍,膳房总管立即把全膳房的小太监都抓来排队问了一遍。

  一样一无所获。

  膳房里有个小太监叫力士,看苏培盛前脚出了门,后脚立即追上,讨好地送了两盅冰镇酸梅汤给苏培盛,顺便凑在苏培盛耳边献了个计策:只要别喂墨痕,稍稍饿上一饿,再把它放在花园里,它自然会想再去上次喂它的人那里。

  然后安排人跟在墨痕后面追过去,不就真相大白了吗?

  苏培盛站住,笑眯眯地看着他,回头拍了拍衣裳下摆,走了。

  宁樱屋子里。

  小馄饨吃饱了肚子,眼睛亮亮地趴在门槛前看夕阳——夕阳像一个流油的咸鸭蛋,红彤彤的真好看。

  清扬还没习惯屋里突然有狗了,带着婷儿从膳房提膳回来,一进门踩到了它的尾巴。

  小馄饨之前做了一阵子流浪狗,知道人情冷暖,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个家,十分知足,虽然疼得一哆嗦,也只是低低呻吟了一声,把尾巴默默地藏起来了。

  清扬到了桌前,一样样地把饭菜拿出来,婷儿给她打下手。

  宁樱看着桌上的菜——一碟小米凉糕配蜂蜜,一碟素什锦、再加上白米饭。

  哦,还有一个汤,菜叶子碧绿碧绿的,汤里沉着豆腐。

  木有荤菜。

  宁樱摸了摸肚肚,好想念饿么么和美团团啊,想念蓝衣小哥和黄衣小哥的身影(╥╯^╰╥)

  花园另一边,晚归的四阿哥正向后书房走着。

  苏培盛一路小跑,气喘吁吁地举着伞跟在他后面,一边赶还一边不忘回头扬一扬袖子,示意其他的小太监快跟上。

  墨痕跟在他身后。

  到了一处假山之处,墨痕忽然停下了脚步——它侧耳倾听了一下,迈开腿就往一个方向小步跑了过去。

  看狗的小太监生怕它跟上次一样跑丢了,立即一边呼唤,一边追了过去,动静引得四阿哥也跟着回了头。

  墨痕头也不回地向前小跑着,跳过花枝,一副兴奋不已的样子。

  它平素矜贵得很,难得这般失态,四阿哥微觉奇怪,抬脚就跟了过去。

  待得道路越来越偏僻,地方越来越冷清,远远地看着墨痕到了一处院子前,越发兴奋,“汪!”地叫了一声。

  院子里门下忽然探出一只毛茸茸的小狗头,是只可爱的小黄狗。

  众太监:……

  屋里,清扬带着丫鬟婷儿张罗着。

  宁樱端着小馄饨的饭碗,屋里四处找了找,没看到狗,于是走到院子门口。

  还没抬头,小馄饨就已经呼哧呼哧地乱窜到了她的脚旁边,后面紧跟着一只毛色雪白的小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