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5 四爷再临1

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 平江府 2017 2020.09.11 21:41

  宁樱屋里,她正在用晚膳。

  皇子府的规矩和紫禁城里差不多——都是一天两顿膳。

  第一顿是早上八九点钟,第二顿就要等到下午三四点钟了。

  宁樱刚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很是不习惯——一天只让吃两顿饭,住的地方又没有独立膳房。

  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宁樱空有一身厨艺没法发挥,也做不了零食和宵夜。

  饿了只能忍着。

  说多了都是泪……o(╥﹏╥)o

  幸亏如今膳房见风使舵,日日讨好,知道宁格格喜欢吃糕点。

  每逢清扬去提膳,各种美味糕点总少不了。

  这些糕点大部分都是宫廷甜品的做法,也有师傅别出心裁,学习街巷小吃,做出各种风味糕点:油酥的、混糖的、浆皮的。

  经常清扬带着婷儿去提膳,光是糕点,就要单独用掉一个食盒。

  于是宁樱用晚膳的时候,就吩咐清扬把糕点单独用碗盏盖好,再放进浅浅的热水盏里保温。

  这样的话,即使她晚上肚子饿了,也总还是能有东西吃的。

  奴才们跟着值夜,也能分到糕点。

  清扬开始还觉得奇怪:侍候自家小姐也好些年了,在娘家的时候,小姐虽然也会吃些糕点果子什么的,

  但也没见这么爱吃啊!

  清扬心里嘀咕着,反复琢磨了一阵子,终于自认为想通了个中关窍:小姐如今进了皇子府做了格格,不比往日里在娘家——得自个儿撑起一片小门户来。

  偏偏府里又有个李侧福晋,不是个省油的灯。

  别看格格脸上笑嘻嘻的,实际上她心里……可能天天都在犯愁呢!

  所以才要用吃东西来缓解愁虑!

  是了,必定是这样。

  清扬这么想着,鼻尖酸了酸,蹙起眉头,将心疼的目光投向了宁樱——格格真可怜!

  宁樱正吃得投入,浑然不觉清扬的目光。

  今天的晚膳有一道香辣鸡脯干茄子条,里面有鸡脯肉,香菌,新笋,干果子……再配上鸡汤。

  嘻嘻,不要太美味!

  她连米饭都吃多了。

  眼看这顿晚膳差不多到了尾声,清扬从婷儿手中接过热滚滚的手巾帕子,递过去让宁樱擦脸,又让婷儿将洗手水端上,这才柔声细语地问她。

  “格格,四方雪花糕和糯米桂花糕还在隔水温着,奴才是等一等再给您拿上来,还是现在就拿?”

  宁樱摸了摸小肚肚,终于感觉有点撑了。

  她听清扬这么问,赶紧摇了摇手:“你们去分了吃吧,给我留两块桂花糕就行。”

  婷儿正捧着洗手水,闻言,知道又有好吃的糕点了。

  她眯着眼睛,高高兴兴地咧着嘴就笑了。

  吃完饭,宁樱开始抄心经——她还不太用的惯软笔,抄的动作很慢。

  清扬在旁边给她点亮了烛火,见状就不由地低声道:“格格何必费这个眼神?武格格不是说替格格抄了吗?”

  宁樱笑了笑,轻声对清扬道:“你忙了一天了,也去歇一歇。”

  一遍刚刚抄了一半,小潘子笑眉笑眼地过来递消息了:说是四爷一会儿就要过来,让宁格格赶紧收拾收拾,准备迎接。

  清扬一下就激动了。

  小潘子站起身后,有意卖好,悄声提醒宁樱:“格格,爷今儿从宫里出来,奴才瞧着:神情不大得意。”

  宁樱转头就又让清扬封了个小红包。

  红包小,人家反而好接——细水长流嘛。

  小潘子乐呵呵地将红包塞进了袖子里。

  等小潘子走了,清扬和婷儿赶紧伺候着宁樱重新梳了头。

  正好之前四阿哥赏赐的首饰还一直没场合用,这时候把盒子抱出来,一打开,婷儿就不由地赞叹道:“好漂亮!”

  宁樱现在的身份是格格,有些发式是不能梳的,所以发型难免朴素了些。这些精致的发簪一戴上,顿时给简单的发式增色不少。

  清扬放下梳子,婷儿已经把妆奁碰了过来。

  清扬打开口脂盒子,开始替宁樱上唇妆:一层又一层,一层又一层……

  “够了。”宁樱赶紧拦住,对着铜镜里照了照:妈呀!简直刚吃完小孩的怪阿姨既视感!

  她赶紧用帕子擦淡了一些。

  微微用力擦过之后,口脂的红色被摩擦开,反而晕出一种天生的红润颜色,就好像本身的健康气色。

  刚刚梳妆打扮好,四阿哥已经过来了。

  清扬让粗使的小太监一直在院子门口候着,远远地看着四阿哥一行人过来。

  小太监转头就跑进屋禀报。

  等到四爷一只脚刚踏进院子,奴才们都已经跪在了地上。

  宁樱在屋子前,乖乖地蹲下了身子请安:“妾身给四爷请安!”

  她等了一瞬,没听见叫起。

  宁樱微微歪了歪脑袋,眼神努力向上瞄了瞄,还是没看到四阿哥的脸。

  她不敢再偷看了,乖巧地垂着脑袋,心里嘀咕道:果然四葫芦今儿进宫,心情不大高兴啊……

  正胡思乱想呢,四阿哥做了个手势,是让宁樱起身的意思。

  宁樱低着头没看见,倒是后面蹲着的清扬瞅见了,连忙上来扯了扯捅了捅自家格格的胳膊弯。

  四阿哥见状,温声道:“进去吧。”

  他一边说着,一边率先背了手往屋里走。

  经过宁樱身旁时,他伸手扶了她一下。

  宁樱的神情全落进了他眼底:她今天穿了一件桃色的旗装,袖口和领子滚着的镶边是淡淡的月白。

  她本来垂着一张清秀白净的脸,睫毛跟小扇子似的,在眼睑下遮出一点淡淡的阴影——是想看他又不敢看的样子。

  然后被他一扶,她就抬头了,冲着他绽放了一个又软又甜的笑容。

  四阿哥眼底的神色顿时柔软了。

  宁樱正跟着四阿哥往屋里走,忽然就见呼哧呼哧的声音,还有小爪子踏地的动静。

  她低了低头,就见四阿哥身后,探出了一只小狗头。

  是墨痕。

  小馄饨本来是在屋子里的小狗窝上睡觉的,听见动静,迷迷糊糊地爬了起来,寻着外面的动静跟了出来。

  它还有点没睡醒,在台阶上懵懵懂懂地甩了甩脑袋。

  然后它看见墨痕,顿时眼睛瞪大了,甩着尾巴,冲着墨痕就飞扑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