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1 梅花炉

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 平江府 2030 2020.09.17 21:58

  乌拉那拉氏犹豫了一瞬。

  四阿哥往她这儿来的不多,仅有的几次,估计也是为了照顾她这个嫡福晋的面子。

  想到李侧福晋的肚子,乌拉那拉氏眼眸里的光黯淡了。

  她终于不再犹豫,微笑着走进去,轻手轻脚地就将碗盏放在一旁桌上,然后动作优美地浅浅福了身。

  四阿哥听见动静,抬起头来,伸手示意让她起来。

  乌拉那拉氏利落地起了身,走近前两步,笑眯眯地道:“爷,看书久了,仔细伤了眼睛!还是用碗莲子羹歇歇吧。”

  四阿哥手下没停,随口嗯了一声。

  等到这一页翻过去了,他才放下了笔——倒真有些累了。

  他顺手就拿过了莲子羹。

  莲子苦香,羹汤清冽,入口下喉,提神不少。

  乌拉那拉氏笑吟吟地走过去,绕到四阿哥身后,很自然地就伸手帮他揉着肩膀,一脸柔情地看着他。

  她随即关切地道:“四爷,早些歇下罢,明儿早些起来看——也是一样的,横竖不差这点辰光。”

  四阿哥没说话,微微闭眼养起了神。

  乌拉那拉氏看他不说话,自个儿也不敢再啰嗦了,又替他不轻不重地揉捏了几下,就听四阿哥沉声道:“你何必辛苦等我?先去歇下吧。”

  乌拉那拉氏脸色灰了灰,连忙急急道:“不辛苦,我陪着爷便是。”

  四阿哥没再坚持,默默地放下了碗盏,重新又拿起了书卷。

  屋里正中间的高烛架上,燃烧着十几枝儿臂粗细的蜡烛,上下不一,照得屋里一片明煌,混合着淡淡的熏香气息,袅袅轻烟从炉鼎中不断透出来。

  乌拉那拉氏站在旁边,上前去,一脸贤良地亲手收拾了碗盏。

  屋中除了书页翻动的声音,鸦雀无声。

  乌拉那拉氏捧着碗盏,在旁边顿了顿,终于觉出一丝尴尬——于是她绞尽脑汁,把自己今天亲手核查了府中账本的事情又说了一遍。

  ……

  好不容易等到夜深,奴才送水洗漱之后,四阿哥宿下了。

  黑暗中,一张床十分深阔。乌拉那拉氏躺在四阿哥身边,闻着他身上淡淡的皂角混合沉水香气息。

  她红着脸等了一瞬,终于转头看了一眼四阿哥。

  雕花窗格外透进来的月光,将四阿哥的侧脸照得分明:他一脸清心寡欲,已经闭上眼,睡着了。

  ……

  第二天是给福晋请安的日子。

  宁樱和武格格算是去的早的,等到被婢女们引着进了屋,又等了一盏茶功夫,宋格格和耿格格才姗姗来迟。

  耿格格还是那副冰山美人的模样,和宁樱等人互相行过平礼之后,她坐下来,不再多言。

  好不容易,才等到了福晋乌拉那拉氏出来。

  乌拉那拉氏仪态端庄地走到座位前,没急着坐下,扶着婢女的手,眼神在屋中扫了一圈——侍妾是没资格过来给她请安的;格格们已经全都到了。

  李侧福晋的位置还是空的。

  众人整整齐齐行礼请安。

  乌拉那拉氏收回眼神,顿了顿,轻轻抬了抬手:“都起来。”

  众人坐定,婢女们捧着茶盘开始送上茶水。

  茶香袅袅。

  宁樱刚刚端起茶盏,却手腕一软,险些将茶盏摔了。

  亏得清扬一把接住了。

  宋格格在对面,端着茶盏,见状先是唬了一跳,随即看向武格格,柔声含笑道:“宁格格看来是抄经书抄多了——将手腕都抄酸软了,是不是?”

  武格格不假思索,脱口而出便道:“可不是么!她得足足抄一百遍呢!”

  这话一说,宋格格也怔了一下。

  乌拉那拉氏放下茶盏问武格格:“什么一百遍?”

  武格格见福晋问话,一下就紧张了。

  她惴惴不安地站起来,结结巴巴地将李侧福晋罚宁樱抄写心经一百遍的事情说了一遍,又将之前,李侧福晋命所有格格们都抄写经书的事情也吐了出来。

  说完了,就看福晋乌拉那拉氏脸上仍旧挂着端庄平和的微笑。

  只是眼里半点笑意也无了。

  宋格格低着头偷眼觑过去,就见福晋的护甲一遍遍抚过碗盏盖子,琳琅作响,冷彻堂屋。

  ……

  请过安,宁樱回到自己居处。

  早上起来给福晋请安,起得早了,这会儿一阵一阵的犯困。

  婷儿刚刚将早膳提回来。

  今天东西特别多,膳房的几个小太监跟着帮她送回来的。

  领头的小太监见了宁格格,笑成了一朵花,擦擦地打袖子,跪下来就给宁樱请安,笑眯眯地自报了家门,说叫力士。

  之前苏培盛找不到府中喂墨痕之人——也是这叫力士的小太监出的主意:让苏培盛将墨痕稍稍饿上几顿,再放回花园中,自然就能跟随墨痕找到喂狗之人。

  这是前话,暂且不提,却见力士是个机灵的。

  此时,他一挥手,便命另外两个小太监将给宁格格的早膳送了上来。

  两个小太监一人手中抱着一个小捧盒。

  打开左边看时,里面都是奶酥油炸的各色小面果与甜栗子糯米粉糕,形状大小不一,香甜可爱。

  另外一个雕丝小盒子里则是一寸左右的蟹黄小笼,皮很薄,几乎可以见到里面丰腴的汤汁。

  这还没完,力士居然还费力地提了一个精巧的梅花炉——随时能生火的那种,炉子上架着一只八角小锅,咕嘟咕嘟地冒着热气,锅里还在温着鱼片三丝粥。

  这样能保证从膳房一路送过来,格格吃到嘴的时候还是滚热的口感。

  宁樱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这玩意儿好!留下来在屋里,以后热个菜什么的就方便多了。

  怎么之前就没想到从膳房想想法子,弄一个回来呢!

  宁樱盯着这个梅花炉了看,爱不释手——真不错!造型好看,像朵花儿,而且不怎么费火,动静也小,热力却是足足的。

  其实她晚上经常会肚子饿,虽然说清扬也给她留了糕点,用热水隔水温着,但其实也只是保留着一些温度,和真的热乎乎吃进肚子里还是两回事。

  这下好了,有了这个小玩意儿,岂不是可是琢磨琢磨,施展开一身厨艺了!

  力士看她喜欢,立即狗腿地拍胸脯保证道:“格格,您若是喜欢——奴才立时再给您送几个梅花炉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