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9 忍无可忍

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 平江府 2054 2020.09.05 21:30

  武格格蹲在一旁,心里如明镜一般清楚——侧福晋这是冲着宁樱来找茬儿的了。

  李氏瞧了一眼舒蕾。

  舒蕾会意,上前先给宁樱请了个安,随即口齿伶俐地便道:“宁格格,侧福晋如今怀着身孕,这几日身子都不大爽利,好不容易出来花园里透个气,却被格格的爱犬吓着了!若是惊着了肚子里的小主子,格格您可担待得起?”

  宁樱听她说到“爱犬”两字时,还在诧异,便见舒蕾抬起手,对着她身后不远处的花丛一指。

  众人回头看去,赫然就见小馄饨正站在不远处一处花丛中,瞪着众人。

  它脖子上还拴着簇新簇新的琉璃珠狗绳,在阳光下折射出七彩的彩虹光芒。

  清扬头都大了——这位小祖宗是什么时候跑出来的?!

  一定是婷儿没看好它,于是刚才宁樱出门来,它跟在主人后面就一路尾随了。

  小馄饨又高兴又心虚地对宁樱摇了摇尾巴。

  铲屎的,你出门了,我不放心,我要护送你呀!

  其实刚才,李氏出门,也是要去给福晋请安的。

  结果她一出门,正好看见小馄饨悄悄地尾随在宁樱后面,还保持着距离,一副很关心宁樱,但是又怕被她发现赶回去的样子。

  李氏微微眯了眯眼,就猜到了——这只狗必然是宁格格屋里养的那只小狗了,也就是由此和四爷结缘的那一只。

  她心念一动,才有了后面兴师问罪这一出。

  眼见小馄饨摇着尾巴,高高兴兴地跑过来,李氏眉头一动,忽然惊叫一声,拉扯了几个婢女挡在自己面前,一副十分恐惧的样子,连声道:“别让这恶犬过来!”

  小馄饨被李氏这一声吓得脚下一个踉跄。

  它一脸问号地站在原地,不敢走了。

  一脸懵。

  清扬赶紧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过去,把小馄饨捞起来了。

  小馄饨是真的被吓到了,小小的身子颤了一下,等到回头见到是清扬,便乖乖的让清扬抱了。

  它在清扬的怀里,小爪爪抓住清扬的衣襟,还不忘回头看着李侧福晋,乌黑的眼睛里全是疑惑。

  李侧福晋被众人扶着,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回头瞪了几个小太监一眼,气急败坏斥道:“你们都是死人吗?还不过去将这只恶犬处置了!”

  那几个小太监面面相觑,知道侧福晋一旦发起脾气来,是不管不顾的性子,生怕事情惹大,动静嚷嚷到四爷那儿,自己准没好果子吃,于是犹犹豫豫地答应了一声,便挽起袖子,准备上前去。

  舒蕾连忙低声喝道:“且慢!”

  她一手拦住领头的小太监,一手扯了扯李侧福晋的袖子,压低了嗓子,急促地道:“主子,处置一只畜牲事小,可四爷是知道这只小狗的——回头宁格格若是闹到四爷那儿,对主子也没什么好处!”

  她不说还好,一提到四爷,李侧福晋想到四阿哥昨日留在宁氏那里用膳,又不肯留宿自己这儿,顿时胸中打翻了醋坛子,又气又痛,只觉得气血翻涌,厉声斥道:“你给我闭嘴!”

  她一通气无处可发,抬手便想打舒蕾一个耳光。

  手举到半空,李氏想到舒蕾到底对自己一片忠心,又是领头的大婢女,如此当众挨了耳光,以后又如何服众?

  她顿了顿,硬生生收回了手,只胸口不住起伏,随即转头盯着那几个小太监,狠声道:“我不管你们怎么做——装在袋子里打死了也好,拿东西闷死了也好,扔进池子里也好,总之现在就给我处置了这畜牲!”

  清扬脸色发白,紧紧地将小馄饨抱在怀里,冲着李侧福晋就扑通跪下:“侧福晋!这是格格心爱的小狗,求侧福晋开恩哪!”

  看见李侧福晋对清扬气势汹汹的样子,小馄饨反应过来之后,忽然着恼了。

  它从清扬怀里跳下来,仰起头,对着李侧福晋“汪!”地吼了一嗓子,背上的毛也炸了,气愤至极地盯着李侧福晋。

  李氏向后退了一步,满脸厌恶,厉声道:“恶犬惊人,你们不必犹豫,全部给我上去!”

  这话一出,几个小太监如狼似虎地窜上前来。

  领头一个个子高的,伸手就从清扬手中将小馄饨硬生生抢过来了。

  他抓狗的手法很是巧妙,看来是驯养过狗的——小馄饨猝不及忙,被他拎在半空中,四只小爪子拼命扑腾着。

  清扬冲上前就想夺回小馄饨,被另两个小太监拼命拦住了,手拉手地形成了人墙——也不对她动手,只是阻拦着不让上前。

  其中一个小太监尖细着嗓子嚷嚷道:“管你凭地金贵的畜牲!侧福晋如今怀有身孕,这恶犬惊扰了侧福晋,侧福晋只处置了狗,没罚你们家格格,已经是格外开恩了!”

  清扬见状,吓得脸色都变了,只能苦苦哀求道:“请侧福晋开恩!请侧福晋开恩!”

  她刚刚说完,斜刺里伸出一只手,攥住了自己的胳膊。

  宁樱的声音在她头顶上响起:“起来!”

  清扬抬头望向宁樱,只觉得宁樱的手上微微用力,正在拉着自己。

  清扬被宁樱扶着,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宁樱安慰地拍了拍她的手背,扶着她站稳了,才走到那捉着小馄饨的太监面前,冷声道:“把狗给我。”

  她的语气很平静。

  那太监愣了一下,微微低头,到底还是畏惧,双手将小馄饨还给了宁樱。

  小馄饨大大的眼睛里全是泪水。

  它紧紧地用小爪爪搂住宁樱的胳膊,小身子不住颤抖。

  李侧福晋不料到宁格格竟有这样的胆量,微微眯了眯眼,扬起下巴,盯着宁樱,沉声一字一字道:“宁氏!你身为新人,跋扈不驯,尊卑不分,趁着本侧福晋有孕在身,纵容恶犬,肆意惊吓,实在居心叵测!我今天若是不好好教训教训你……”

  她话说到这儿,忽然发现宁樱根本没有听她说话,只是眼神直勾勾地盯住她身后。

  她看得那么认真,那么专注。

  李侧福晋身旁的婢女见状,下意识地齐齐回头向李侧福晋背后看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