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0 高估和低估

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 平江府 2061 2020.09.16 21:37

  李氏走后,武格格愁眉苦脸地拉住宁樱的袖子:“足足一百遍呢!你怎么抄呀?”

  赵侍妾紧皱眉尖,思忖着低声道:“宁格格,要不您还是和侧福晋求个情吧——不然的话,只怕便是这一百遍抄完了,也未必能结束。”

  钱氏在旁边,闻言立即点头。

  宁樱微微一笑。

  可别啊!她还生怕李侧福晋收回这命令呢!

  她摇摇头,对几人安慰道:“没事,好在侧福晋这次没设时限——我慢慢抄,总是能抄完的。”

  然后,宁樱就让大家各自回屋去了。

  石婆子脸色灰白地在屋前,看见宁樱回来,膝盖一软,哧溜就跪下了,磕头如捣蒜,老泪浑浊,只不断道:“格格!奴才该死!但是奴才实在是有苦衷……”

  宁樱点点头,抬手阻了她剩下来的话,客客气气地道:“石大娘,你一把年纪了,做这种不体面的事,自然是有苦衷的——别嚷嚷,进去再说。”

  石婆子心下稍安,踉踉跄跄地跟在宁樱后面进了屋子。

  进了屋里,婷儿连忙点灯,石婆子跪在宁樱面前,抬手掩面,哀声道:“格格!奴才儿子的性命前程,全都被捏在李侧福晋手上,所以侧福晋有令,奴才不敢不从!并非有意背叛格格——求格格开恩哪!”

  她把事情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原来石婆子的儿子在李氏母家下面的庄子里当差,前几年自作聪明,账面上做出了些疏漏,被新来的精明管家拿住了把柄,恰巧那管家又是李侧福晋的八竿子远亲,所以一股脑告到了李氏那边。

  当然,李侧福晋那边,收到的这种官司也不是第一桩了。

  件件攒在手中,就等着需要的时候派上用场呢。

  于是新人进府,李侧福晋便将石婆子塞进了新人院子,为的就是做个探听耳目。

  “旁的呢?你还听了什么去?”

  清扬上前,愤愤地压住石婆子的肩膀,呵斥问道。

  石婆子皱着一张老脸,伸手作揖,含泪连连求饶:“格格!当真没有,格格警醒,平日从不肆意说话,奴才听了多少日墙角,只今儿这一桩,还是武格格大意漏出来的,旁的再没了!”

  她一边说一边赌咒发誓。

  清扬愤愤地就冲她啐了一口,道:“发誓有什么用?”

  “你放开她吧。”宁樱淡淡开了口:“她若是能听到,也不会拖到今日才发作了。”

  石婆子膝行上前,大着胆子扯住宁樱的衣裳下摆,苦苦哀求道:“宁格格,您新人进府不久,奴才却也看得出来——格格是个心慈的!求格格您开开恩,救救奴才!今儿出了这事,李侧福晋那儿,不会让奴才好过的!”

  清扬上前来,就伸手将石婆子的手扯开,斥责道:“放肆!”

  宁樱看着石婆子,微微挑了挑眉,神情有些困惑,轻轻反问她:“你做了我屋里的内鬼,还要我救你?你是当真觉得我心慈,还是觉得我是傻子?”

  石婆子听了这话,委顿在地,终于用手掌拍着大腿,放声嚎哭起来:“格格,奴才是为了奴才的儿子!格格您还年轻,自然不能体会父母心的难处!奴才当真是不得已哪……”

  宁樱垂下眼,淡淡道:“你有你的理由,你的原因。不过你既然敢做出这种背主的事情,就应当想到今日的结局。”

  她沉默了片刻,转头对清扬果断地道:“明天我会寻个由头,你去报了福晋,安排人把石大娘送出府吧。”

  清扬迟疑着应了,低声道:“格格,您就这么放过她呀?”

  宁樱顿了顿,垂下视线,瞧着面前的茶盏,又补充道:“多给她一个月的月钱吧。”

  石婆子满面不知是喜是悲,是怨是怒。

  她抬头望着宁樱,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宁樱瞧着石婆子,淡淡道:“多出来的月钱——是遮羞的。这不是给你的体面,是给我这屋的体面!”

  石婆子颤抖着嘴唇,半晌掩面给宁樱磕了几个头,被清扬和婷儿拉扯着出去了。

  晚上侍候宁樱洗漱就寝的时候,清扬到底还是没忍住,跪在地上,一边拧着手巾,一边低声道:“格格,石婆子可是受侧福晋指使的!您为何不干脆趁这机会,将这事儿让四爷知道?也好叫四爷看清她的品性!”

  宁樱摇摇头道:“你以为四爷是傻的么?侧福晋心性如何——难道只有你看得出来,四爷看不出来?”

  清扬沉默片刻,低声道:“那……可是,可是格格您如今毕竟是得宠的呀!您说的话,四爷会相信的!”

  宁樱伸手接过她手中的手巾帕子,没急着洗漱,啼笑皆非道:“傻姑娘!李侧福晋能有二格格,又能一路走到今天,必然是有其过人之处的。而四爷才往咱们这儿来了几次呀——这就能叫‘得宠’了?

  她顿了顿,目光注视着远处的灯火,静静地:“永远不要低估别人,也永远不要高估自己。再说,我便是说了此事给四爷听又如何?

  石婆子可以抵死不认,到头来,最多也不过是一场“侧福晋霸道,让府里所有的格格都替她抄佛经”的风波。侧福晋如今有孕在身,这事儿便是说出去,最多也是不疼不痒地责怪几句罢了,动不了她的根基。

  说不准还倒让四爷觉得我这里是是非之地,我是是非之人。”

  清扬深深地沉默了。

  婷儿在旁边捧着新添了热水的铜盆,咧着嘴笑了,一个字一个字地道:“格格再不洗漱,这水又要凉了。”

  宁樱也噗嗤笑了,忽然就伸手捏了捏她的苹果脸:“婷儿真可爱,只是最近糕饼可少吃点,脸都胖圆了!”

  婷儿红着脸向后面缩了缩脖子,笑得见牙不见眼。

  ……

  正院里,冷月如钩。

  福晋从妆花缎软椅上起身,接过华蔻递过来的莲子羹,走到了四阿哥正在读书的书房前。

  她伸手欲叩门,却还是犹豫了一下。

  华蔻在旁边有些替她着急,低声道:“福晋……”

  乌拉那拉氏抬手扶了扶发鬓,终于还是叩门,进去了。

  灯火之下,四阿哥坐得端端正正,正在提笔书写着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