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贺新婚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贺新婚(一)第二十九章

贺新婚一 周悛 2135 2019.07.09 10:22

  云烟听着杨妈妈的话,着实的害怕起来,但却是更担心着小滢,便也快步进了昭汐阁。

  放眼便看到抱着凝汐轻声安慰的顾玄和一旁捂着脸的小滢。震惊,心酸,抽痛,竟是一时间统统涌上了心口,头脑中不时的有什么嗡嗡作响,似是连站都站不稳。狠狠的吸了一口气,才算是强忍下心中的痛楚。

  “小滢,怎么回事?”

  小滢并未作答,捂着脸的手也未放下,只是微微的摇了摇头。云烟忙上抬起小滢的手,却见那脸上五个鲜红的指印,不禁一阵的心痛不已,却是似乎明白是怎么回事,动气的说,“你这丫头,平时的风风火火不肯吃一点儿的亏,如今都被人打成这样了,不还手就罢了,怎么到是连一声都不吭了。”

  “妹妹这是在怨姐姐帮你教导丫鬟了?”凝汐说着,却似是连看都不稀得看云烟一样,一直含情脉脉的盯着顾玄。

  “云烟不是怨姐姐,而是想让姐姐知道,小滢再怎么说都是我的人,就算她做错了事,云烟自己会惩罚。况且她早便不是逍遥阁的人了,姐姐着实还没这个资格。”云烟看着小滢脸上的伤是当真的气急了。

  凝汐并未回答,却是情意绵绵些许委屈的唤了声,“玄”

  “是吗?她不算是逍遥阁的人,那算不算是我将军府的人?”顾玄至始至终都未看一眼云烟,亲昵的为凝汐挽起额上的碎发,冷冷的问。

  云烟听着心不由得又是一阵的抽痛,那痛竟是由心口漫延至了全身,像是要迸发而出,却又不得狠狠的咽下,“算”

  “既然这样,那是我叫汐儿罚的她,你还有什么不满?”

  云烟从不知道,那个能将甜言蜜语说进自己心坎儿里的人,说起咄咄逼人的话也能这般的伤人。“顾将军,小滢终究是我的人,您若想罚她,可不可以,先告诉我一声,而且我真是不知道她到底是做错了什么能让顾将军罚的这么狠。”

  顾玄听着那一声声的“顾将军”,却是连刚刚摆好的那抹温柔的笑也撑不下去了,不禁抿了抿嘴角,“她出言不逊,不尊重汐儿。”

  “姑娘,算了,我们回去吧,是小滢错了。小滢是实在看不下去了,才来找将军,想让将军早些回去陪陪你。只是,一过来便听暖儿说这几日将军日日都来看望这位凝汐姑娘。姑娘,我知道你肯定知道,却一直骗着我说没事。后来遇见了小妍,她说,说将军现在这般宠着她家姑娘,指不定哪儿天便将姑娘你取代了。我实在是气不过,说了她两句,结果她就像疯狗一样诋毁姑娘,我便动了手,她打不过我,便来向她家姑娘告状。我没忍住就说了有些人不择手段才勾引了将军,之后便……便是这般了。”小滢说着说着便落了泪,云烟一把拥住了小滢轻轻拍着她的背。

  “傻丫头,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啊……”

  “怎么,看你这意思还在怨着姐姐啊?”凝汐轻笑着,“不过小妍倒是说错了,什么叫我会取代妹妹的位置?像是妹妹能与姐姐相提并论一样,对了,我记得妹妹的摇琴一开始便是向姐姐学的吧,可惜了,这赝品到底是赝品,仿的再像,也总有被看出来的一天。玄,你说呢?”

  “汐儿说的自是没错。”顾玄看着凝汐温润的说。

  云烟的眼眸终是沉了下去,“赝品”,不过是“赝品”,短短的几个字在心中不断的回荡,那声音似是已震耳欲聋,震的自己竟是说不出一个字来。

  小滢终是又忍不下去了,“将军罚小滢,小滢认了。只是姑娘再怎么说,毕竟还是将军的家里人,将军怎么能就这般的帮着外人,这不是……”

  “小滢,别说了。”云烟恐怕着小滢再是吃亏,忙阻止到。

  “不是什么?”顾玄笑中带着些许的轻蔑,“谁说我帮着外人了?”

  “玄,你……”凝汐许是惊喜的瞪大了眼。

  “汐儿,还是这般的可爱。”顾玄对她温柔的笑笑,“我早便决定了,带汐儿回将军府。”

  “这般可爱……早便决定……带汐儿回将军府……回将军府……”什么意思,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这几个字我都懂,如今连起来却着实的听不明白了。不,一定有什么地方弄错了,对了,他也曾在这里对我说过的,他说,“想不到烟儿如此可爱”,还说,“我们回家吧”。可现在……他是对别人也说了这话吗?那我呢,我怎么办?不对,他不会这样的,他许了我十里红妆,他也想与我一起过平静的生活。是我自己弄错了,一定是,我太累了,产生了幻觉。没事儿的,等我先回去,回去睡一觉,醒来就什么都好了。云烟想着,便跌跌撞撞的想走出去。

  顾玄看着云烟那满面的失魂落魄,痛的不能自已,深怕她会就这样一头栽下去,“你去哪儿?”

  谁?是谁叫我?是玄吗?云烟回头,双眼却是空洞的很。

  “姑娘你怎么了?”小滢担心的摇了摇云烟,“姑娘,你别吓小滢啊,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云烟似是一瞬间的惊醒,猛然的想起刚刚自己竟是伤心过度,失了魂。

  “妹妹若是想回,不如一会儿跟着我和玄乘车回去吧,将军府的马车定是豪华的很,三个人还是坐的下的。你说呢,玄。”

  “一切都听汐儿的。”顾玄强忍住想望向云烟的念头,轻声道。

  “不必了,不麻烦将军,我和小滢自己走回去便是了。”云烟弯着嘴角,眼里却是浸满了泪水。

  云烟说完便转了身,直直的走向门口。未转身,未回头,怕他……怕他们看到自己脸上的泪水会嘲笑,会讽刺。

  许是走的太急,踏出房门,便撞了人。只是那人不知是在脸上扑了多少层的胭脂水粉,竟是白的直吓人。云烟刚想说句“对不起”,却突然被那人抓住了肩膀用力的摇晃。

  “你说,是我像她还是她像我?”那人笑着看着云烟,脸上的粉一点一点的直往下掉。见云烟只是站在那里并未作答,那人便摇的更厉害起来,“你到是说啊……算了,你不说我也知道,我可是逍遥阁的台柱子,她,怎么可能比的上我,是她像我对不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