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贺新婚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贺新婚(一)第十九章

贺新婚一 周悛 2022 2019.06.27 09:46

  “就是跑个腿儿,主要任务还是我负责的,这种事情要是都交给他做不毁才怪。”小滢说着,竟是又一脸自信的拍了拍胸脯,“不过姑娘你就放心吧,有我小滢在保证做到万无一失。”

  云烟看着小滢挤眉弄眼的说着,不禁弯起了带着期许的眉眼。

  书房外,冷凌低着头紧锁眉头似是苦恼的想着什么,却在此时直觉什么东西又在眼前飞过,下意识的抓住,手中竟满是油腻腻的感觉。无奈的抬头,果不其然,又是阿宝那张笑嘻嘻的脸。

  “冷大哥,你真是神武,每回接的都这么准,你看我今天给你带的是我最爱吃的烧鸡。”阿宝许是很佩服的说。

  冷凌看了看手中的半边鸡,竟生出了些许恶寒,“下回不用了。”

  “诶,冷大哥,你是不是不喜欢吃烧鸡啊,烧鸡可是最好吃的东西了。不过你要是不喜欢,下回阿宝给你带别的好了,你喜欢什么告诉阿宝一声就行了,不用客气。”

  “不用。”

  “嘿呀,我都说了不用客气了。”

  “没客气,我是……”

  “冷大哥,你不用说,我都懂,你不就是不好意思吗,没关系,只要你帮我和小滢姐把云姐姐的事情办好了,包你以后跟着我阿宝吃香的喝辣的。”

  可我想说的是,我是真享受不起你给的这些‘好东西’啊……

  “冷大哥,我知道你想什么呢,这不,今天你表现的机会就到了,一定要好好发挥。”

  你……这真是知道我在想什么?冷凌终是感觉到自己话少这一缺点真是致命,明明不是这个意思,完全的跑偏了啊。

  “冷大哥,看你这一副迫不及待要开始干的样子。其实我就是来报个信儿,一切按计划开始,我阿宝很是看好你啊!”

  我是迫不及待的样子?冷凌真是恨不得想在就拿镜子照照,不是说相由心生吗,难道自己想着什么,脸上还跟自己反着来?心中想了又想却还是只说了句,“好”

  生无可恋的看着阿宝欢快的蹦蹦跳跳的就跑远了,冷凌定了定心神,终于在生无可恋的表情中混杂出了万念俱灰,转过身敲了敲门。

  “进来”

  “将军,今天……”

  顾玄等着听冷凌的下文,可是左等右等还是没等到,“今天怎么了?”

  冷凌深深的提了口气,“今天的天气很好,您最近太过劳累,要不就出去走走吧。”

  “天气很好?”

  “对”

  “不去”

  “.…..”

  冷凌又深深的提了一口气,“将军,今天外面花开的也很艳丽,您最近太过劳累,要不出去看看吧。”

  “花开的很艳丽?”

  “对”

  “不去”

  “.…..”

  冷凌又深深的长提了一口气,“将军,今天……”

  “今天,树长的很繁盛,集市上很热闹……凌,你是最不会说谎话的了,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顾玄停下了手中的笔,憋着笑看着冷凌。

  奈何您老是早就看出来了,那几句都是在耍我呢。不过,我早就说了,这么说一定会被发现有端倪,那两位活宝还非要我这么说,你说说,我这是干的什么事儿啊。冷凌终于在心中好好的倒嚼了一番。“将军赎罪,冷凌与人有约在先,不好说穿。”说着便行跪请罪。

  “起来,说吧去哪?”

  “将军……”

  “这么多年我若是连你都不信还能信些什么。”

  “将军”冷凌听着这话,直觉是满满的感动,心中暗想,日后便是为将军赴汤蹈火,都在所不辞。“城外双飞崖,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现在去还太早,原计划是我带着将军在城里转,直觉无聊,才提议去双飞崖。”

  “不错吗,这一步步的,到是很有计划性,一看就是只有脑子缺了筋的才能想的出来,不容易啊。”

  冷凌听着嘴角不由得抽动了两下,“待到时间差不多了,我再来叫将军。”

  “好,凌,我见你最近与烟儿身边的小滢走的很是亲近啊。”

  “嗯,可能吧。”

  “她到是个性情单纯的丫头。”

  单纯?那是你没见过她要算计人的时候,冷凌在心中想了想,回了句,“是”

  “就是太过直率,总是会吃亏的,凌若是有心,日后可就要多加上心了。”顾玄端起书轻飘的说,冷凌却只觉这话是有千斤重,“会的”依旧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是发着什么誓一样,咬的比平日里的话都要重。有些承诺便是如此,你不知不解,我却早便与你许下了山盟海誓。

  “阿宝,怎么样,看到了吗,顾将军和冰块儿来了吗?”小滢对着趴在半山腰树上的阿宝喊。

  “没有呢,小滢姐,你回去陪着云姐姐吧,这儿有我阿宝你就放心吧,待会儿看到他们的人影,我就马上跑过去告诉你们。”

  “行行行,我先去陪姑娘,姑娘那首曲子都弹了大半天了,我听着可是当真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她自己却怎么着都不满意。还有,你可要小心着点儿啊,千万别掉下来摔的更傻了。”

  “知道了……嘿,谁傻了?坏小滢,你才傻呢。”阿宝噘着嘴刚要发火,却发现小滢早便跑远了,只得赌气的撇着嘴念念叨叨上几句。

  小滢跑了回来,却见云烟依旧是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调着琴音,“我说姑娘啊,你弹的真的够好的了,就先歇息歇息吧。”

  云烟竟是长叹了口气说,“学了这么久,可总是觉得差了些什么,可能我就当真的不适合这摇琴,只是……他偏偏又喜欢这个。”

  “姑娘你想多了,我觉得吧,无论姑娘弹成什么样子顾将军都会喜欢的,这就叫做爱屋及乌。”

  “竟瞎说。”云烟话音刚落便听见阿宝远远的喊。

  “小滢姐,云姐姐,快快……快点儿准备好了,我刚刚看到将军和冰块哥到这山崖脚下了。”

  双飞崖,双飞,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凌,你可知这崖的来历?”顾玄踏着片片绿茵问身后的冷凌。

  “不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