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贺新婚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贺新婚(一)第二十一章

贺新婚一 周悛 2174 2019.06.29 12:22

  “顾玄,顾玄你给老娘出来,看老娘今天不……,小篱子你别拦着我,看老娘今天不教训教训他,老娘就跟你姓。”

  “公主,您这句话又出现了三个严重错误。”

  “老娘就错了,怎么着了,看我不……”

  “嘿,记得上次那个明大人说某人言语总是带着一些标志性的问题,某人就决定一定发奋图强,要我以后一定要指出她说话犯的错误。只可惜呀,这还没过两天呢,就要被打回原形了。看来她心心念念的明大人在她心中也不过如此。”笙篱说着还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用眼睛瞟了瞟雯裳。

  “谁说的,相公在我心里那是重过万里长河的。行行行,你说,你先说还不行。”雯裳堵着气无可奈何的说。

  “第一,我已经说过多少遍了,我不是太监,请公主日后别叫我‘小篱子’了。”

  “那不是爱称吗……行,我不瞎打岔,你接着说。”

  “第二,事实证明以您那三脚猫的功夫,还真就教训不了顾将军。”

  “你……谁说的,我……”

  慕笙篱见慕雯裳要动气忙继续道,“但公主您也不用灰心丧气啊,您忘了我是被皇上赐的姓,您就算以后跟着我姓不还是姓慕吗。”

  “你……气死我了,反正你别拦我,我就是要教训他。”

  “还有,重过的是泰山,长河真‘重’不了。”

  “.…..”

  “五公主,老朽参见五公主。”

  “刘叔,您来的正好,帮我把顾玄那个该死的给我揪出来,看我这暴脾气,我今天不乱刀斩快麻。”

  “公主,可是出了什么事?”

  慕笙篱见老管家满脸的焦急,忙拦着慕雯裳说,“没什么刘叔,您不用担心,公主就是昨天多吃了根人参,气血太足了,要撒撒野,发泄发泄。”转过头灿烂的一笑,整齐洁白的皓齿耀着阳光,“公主,是‘快刀斩乱麻’,而且您用在这着实的差强人意,别问我‘差强人意’什么意思。乖,咱先回去读点儿书再来啊。”

  “别揽我,是他做的孽,我要教训他还不对了怎么?嫂子她哪儿点不好了,他凭什么要那么对她?”

  “嫂子?”老管家不解的皱着眉头。

  “就是云烟呀,我可早就认她这个嫂子了,就算以后顾玄那混蛋要把她……”

  慕雯裳刚要说些什么就听见顾玄在书房里面喊了一句,“别说了”。短短的三个字竟是生生的叫人听出来一股子的绝望,愣是毫不在乎的慕雯裳也着实被吓的住了口。

  “进来吧”顾玄推开了房门,点了点头示意了一下慕笙篱和刘叔。

  “其实今天来,我也没什么其他的意思,但你怎么能那么对嫂子,她要是知道了,伤心不说。你不会是真叫她去那样地方吧,你这不是要害死她吗。”慕雯裳似是急的刚进门便语速飞快的说。

  顾玄用指腹轻轻摩挲着腰间佩玉的纹路,满目的痛楚“我知道,这些我都知道。只是……”只是世事难料,总会是天教心愿与身违。顾玄低头许是思忖了好一会,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字一句说的着实的用力,“你放心,我顾玄今生哪怕是丢了性命也定要护她周全。”

  慕雯裳便再是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性子,也看出那眉宇间的坚定和痛楚,叹了口气别过头。一抬眼便看到墙上高高挂着的那四个大字“精忠报国”,龙飞凤舞,入木三分。当年先帝封官赐匾,顾家便是祖祖辈辈以此为祖训,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才得来帝王家世世代代的信任。只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帝王家最容不得不是贪官污吏,恰恰是德高望重的贤臣,所谓的功高盖主,又得民心,偏偏又有些能做到滴水不漏,让人抓不出些什么毛病,怎么能不让帝王家辗转难眠的提防。顾家虽是繁盛至今,且不是问问哪个家主不是战死沙场,马革裹尸。骁勇传奇的事迹,城南头的说书先生自先祖说到了现在,街坊邻居便说那说书先生也是代代相传,只要是顾府不倒,他们家算是饿不死的呦。顾玄也是从小便在心中被刻上了这四个大字,顾家战战兢兢荣盛了这么多年,族辈弟子誓死都要用生命捍卫这殊荣。而若说这四个字中最重要的那个,那定是一个“忠”字,只要是忠心,便是再不济也不会落得个忤逆奸臣。

  “雯裳”慕雯裳听着心头一惊,这么多年顾玄何曾用这般语气喊过她的名字,待回头便见那张痛楚的脸上竟多了一丝苦笑一丝挂念。

  “若是日后我不在了,你便多去看看你嫂子。她这人温婉的很,怕是会受人的欺负。去的时候别忘了带上四盅桂子羹,阿宝贪吃,她又疼他的很,若是带上三盅,她自己定是舍不得吃。逢年过节也多去探望,带上些绸缎,不用太好,出门左转第一个拐角再过三条街最边上那家的就行,她说那家门铺虽是小了点儿,却是耐穿又不贵,样式也总是当下流行的……若是哪天她遇见了好人家,便是再好不过的事了。那时也要多帮衬着些,她想过的是细水长流的日子,嫁的也定是普通之人,寻常百姓家哪儿还没有个病灾,不求她富贵荣华,我却也舍不得她吃一丁点儿的苦头……”

  顾玄似是还要说些什么,慕雯裳却着实的听不下去了。“在这儿瞎说什么呢,你是顾大将军,从小那是舔着刀口活过来的,能有什么事儿,别说的跟写遗书似的。我这个人粗的很,你别跟我说这些煽情的话,我可听不明白。”嘴上说着却暗暗的多眨了几下眼,将在眼眶打转的泪水生生的咽了回去。

  “好,你记着些便好。”顾玄许是生硬的扯着嘴角想笑笑,只是那笑却苦的很。“其实当时得了那消息,我便马上通知大伯将蓉儿接走。你们都是一起长大的,蓉儿的性子你也知道,顾家祖训‘精忠报国’,蓉儿虽是女孩子,却是心中的担当并不比我小。所以,以她那性情,知道了,便是刀山火海都下得去。”

  “顾玄……”

  顾玄似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不提这些了,对了,你的那个明大人不简单,要提防着些。”

  “你说我们家墨墨,他可是我相公,提防着做什么?”慕雯裳一听说到了明文墨。脸上又浮现出了那满满的欢喜拥护。

  “他的身世不简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