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贺新婚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贺新婚(一)第十二章

贺新婚一 周悛 2166 2019.06.20 22:40

  抬头想问着,便见顾玄已上了马,弯着眉眼伸手与她道,“烟儿,来。”云烟恍然,若那日初见,蓝衣翘楚,高头骏马,风流倜傥。许是暖日当头,云烟觉着心上亦是同着温存了起来。微颤着递了手,却方碰了指尖,便已不知今夕何夕。恍惚间,云烟触着那胸膛,更引了一阵惊颤,却又因在马上,直着身子,硬是一动皆不肯动。

  顾玄许是觉着出云烟的僵硬,暗想道,云烟虽是出自风月之地,却不过依旧是个未经世事的姑娘家罢了。便柔声道,“别怕”,又缩了双臂,拥得更紧了些。

  许是良久,云烟方才适应,不似那般僵着身子,直觉着这胸膛异常的温暖。心下不禁期许着这路没了尽头,便能一直这般走下去。

  却是此时,顾玄低了头,下颚抵着云烟的肩道,“其实,我并不希望烟儿这般。”

  云烟心下漏空了几分,便努力思索着方才莫不是做错了什么事。难道是顾玄并非是想与自己这般……

  心下忐忑不安的想着,便听着顾玄又贴着自己的耳边道,“哪儿家的姑娘生来便是温婉忍让的性子,烟儿这般温婉忍让定是因着受了不少的苦。所以,我希望烟儿也能如平常那些人家的姑娘一般,会撒娇任性,会蛮横不讲理。至少,烟儿与我这儿能这般便好……”

  云烟一时间无语凝噎,这么多年,这些话何人曾对自己说过。自小便是孑然一人,逍遥阁里杨妈妈虽对自己甚好,但她亦是要管着楼里的那么多姑娘,不能多生是非。教着自己的便是要听话,才会讨人喜欢。待成了楼里的姑娘,自己温婉忍让,旁人便觉着如是应此。可谁又想一直这般,只不过是连个依靠皆没有,便是生了事也没有一丁点儿的底气。云烟知道,现下不会了,因为她有了依靠,有了让她蜷缩着取暖的胸膛,“玄……”

  顾玄听着云烟这般应,将头低得更深了些,直埋进云烟的肩窝,“烟儿,答应我可好?”

  云烟合了眼,慢慢缩进顾玄的怀里,轻点着头。

  顾玄许是觉出云烟贴近了自己,嘴边的笑意便更浓了些。

  云烟许是又想起了什么,“方才那老婆婆是谁,怎么大白天的还蒙着面?”

  “烟儿是说那马夫?”顾玄见云烟皱了眉,便继续道,“那老妇人几年前饿倒在将军府门口,被刘叔所救。她家人皆在战乱中死了,刘叔见她甚是可怜,又熟晓养马之术,便留在府中做了马夫。她之所以蒙着面,听闻是因着在战乱中毁了容。”

  云烟静静听着顾玄讲着沿途趣事,从家国兴亡至街景小巷。云烟本是觉着顾玄这个将军,懂的不外乎是领兵打仗之事。却不想自己这混迹于市井谋生之人竟不如他知道的多,心下更是些许敬佩。

  许是这风景太过动人心魄,待粥篷的仆役喊了声“将军”,云烟才算回了神来。见仆役一脸的惊讶,便想起自己还被顾玄拥在马上,又见着这粥篷人这般多,心下不禁怕着旁人会觉着自己不矜持检点,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

  顾玄许是也觉出来,只轻轻道了句,“路上马受了惊。”

  那仆役收起了一脸的惊讶,又紧忙着问道,“那将军和小姐可是有受伤?”

  顾玄转了头,嘴上说着,“无碍”,面上对着云烟却是一脸邀功的表情。

  云烟忍不住方想笑,见仆役仍跟在一旁,只得又生生憋了住。顾玄见着,便更是满脸的得意起来。

  云烟自是气不过,暗暗掐了顾玄胳膊。谁道顾玄竟反握了云烟的手在掌心,那掌心烧的厉害,烫得云烟忙挣了去。又环了四周,见没人看着,才放下心来。却又想起方才那掌心的温度,不禁蹿红了脸。

  “老伯伯,小心烫着。”云烟轻巧着将粥递与老伯。

  “谢谢,谢谢小姐啊……”

  顾玄在一旁,看着云烟浅笑的侧颜,便是战场上见惯了血雨腥风的将军,心上皆为之动容。这世间,依旧能有如此纯善之人当真是好。又不禁暗想道,许是只有与云烟在一起时,才不会去想那些尔虞我诈,才会简简单单的过着眼前。若非是……当真是想就这般与她平平淡淡一辈子。

  云烟施完粥,见还剩下些许,便盛了与一旁的仆役。又端起一碗,走向顾玄,“玄,你也喝些粥吧。”

  顾玄接了粥,摇起一勺递与云烟嘴边。云烟许是因着劳累了甚久终是累了,直觉着清清淡淡的白粥异常的香甜。抬眼,见着顾玄那双含笑的明眸望着自己,便甚是羞赧的低了眉眼,却又瞧着顾玄亦喝了一勺粥。忆起那勺子明明是方才自己用过的,不禁又红了脸。

  顾玄见着云烟这般小动作,直觉心情甚好。骑了马,拥着云烟,在城外饶了甚久才不舍的回了府上。

  繁盛的京都本便车水马龙,商店杂铺更是星罗密布。平日里少不了邻里邻居磕磕碰碰,东边占了西边的地盘闹得不可开交,北边闲着前来观望,却被两家合伙打了,谁让你家赚的最多。而大一点的店铺都是有东家在后面撑着腰,平日里对方的伙计来了也是必恭必敬,不过暗地里吐了多少口水可就不好说了。反正这天子脚下,是闹不出什么大事的。但偏是有闲不住的人,我不闹事,不犯法,放几个河灯,捏几个糖人总是行的吧。商人们有利可图翘首以盼,行人们得意洋洋乐在其中。这一来二去,庙会便生生的从一年一次改到一年两次,如今这盛夏未过,却是今年的第三场了。

  “姐姐,今晚的庙会你就去呗。花灯可好看了,还有好吃的糖果。”阿宝跟在云烟的身后从晌午一直念叨到天边染上了红霞。

  云烟只好又蹲下,重复着一刻钟前刚说过的话。“好了好了,听云姐姐的话,今天将军回来的晚,我们就在家耐心的等着。要不将军回来一看到我们大家都不在多伤心,好不好?”

  阿宝刚想点头,却看到旁边洗着茶杯的小滢向他眨着眼睛,随即便坚定了信念,拉着云烟的衣角乱晃,“云姐姐,求你了,就去吧,去吧。”

  云烟无奈的看了看小滢又看了看阿宝,心下想,平时打的欢的两人,果然是凑到一起便没好事儿。“阿宝听话啊,姐姐发誓,下次一定带你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