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贺新婚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贺新婚(一)第八章

贺新婚一 周悛 2055 2019.06.16 20:46

  “阿宝说的都是真的,云姐姐人长得漂亮,会弹好听的琴,做的饭还好吃。怪不得将军对云姐姐这么好,阿宝好喜欢云姐姐呢。”阿宝得意的晃着小脑袋瞪着小滢。

  “好了,你们好好吃,我给将军送些去。”云烟怜惜的看了看小滢,又摸了摸阿宝的头。

  “云姐姐,你别去,让她去,看她整天就知道偷懒又贪吃的。”阿宝吐着舌头说。

  “哎哎,你个小屁孩儿懂什么啊,知不知道重要的不是汤是人……对了,你说我什么?偷懒又贪吃?来来来……今天你姐姐我就教训教训你,干干正事儿。”小滢说着就去拧阿宝的耳朵。

  “云姐姐,云姐姐,你看看她……小滢我告诉你啊,今天我阿宝就……哎,你别来真的啊,疼啊,小滢姐,亲姐姐,你轻点儿……”

  云烟不禁被他们逗的弯了眉眼。

  “玄,歇息一下喝些甜汤,刚刚用冰镇过很凉快的。“云烟将汤盅放在顾玄的案几上,温声道。

  “烟儿的手艺永远都这么好,真好喝。”顾玄拿起汤盅饮了一口,宠溺的笑着。

  “那公子就多喝些。”

  “好。“云烟就那么静静的弯着眉眼看着顾玄喝汤。

  “刘管家这么热的天气怎么端了一杯热茶?”云烟一出书房便撞见正端茶欲进的刘管家。

  “是给将军的,姑娘有所不知,将军有一次在战场上受了重伤,从此以后身体极其惧寒,就算是炎夏也不能食凉物。”

  “顾公子,他不能食凉物,可刚刚……”云烟思忖呢喃,转身便跑回了书房。

  “玄,你不能喝冰镇的东西怎么不说,我……”云烟一脸的着急自责。

  “没事的,烟儿。”顾玄不禁低咳了一声,“烟儿为我煮的甜汤,我自当珍惜,要不不就坏了烟儿的一片苦心……”顾玄猛然欣喜道,“烟儿方才是叫我什么?”

  云烟听着脸色微红,刚刚是自己太过着急,便脱口而出,玄,他不会是觉着自己……“顾公子,对不起,方才是我失礼了。”

  “烟儿若是自责,那便罚烟儿日后皆这般唤我可好?“顾玄笑着说。”烟儿若是再自责,玄便更伤心了,这伤心可比伤身严重。”顾玄见着云烟脸色更红了些,便揽过云烟道,“好了,好了,不过一碗汤而已,不碍事的。烟儿,等过些时日我们便去面见姨母吧。”

  “姨母,姨母可是......可是当今皇后?我,恐怕不妥吧。“云烟红着脸颦蹙踟蹰。

  顾玄为云烟舒展着眉头,“有何不妥,烟儿见我姨母是迟早的事。我自小就失了双亲,这么多年姨母对我甚是照顾,算的上是我最亲近的长辈了。“

   晓风和畅,云烟低垂眉眼抚弄琵琶。自来这将军府,也终于不用偷着学,玄早便为自己请了梨园班主年华来教自己瑶琴,可自己却始终忘不了这琵琶。当初在逍遥阁乐器如云里独选中琵琶细语,一是不知为何对琵琶独生熟悉之感,再则便因这琴声如诉,惆怅心扉。

  “姐姐弹的是什么啊?”阿宝托着腮抬头看着云烟。

  “这个啊叫做琵琶。”云烟笑着应道。

  “那姐姐还是弹琵琶的时候更好看呢,比摇琴时还好看。”

  “你呀,就是嘴甜了,不过阿宝以后乖乖的姐姐就多弹给你听好不好?”云烟轻抚着阿宝的头。

  “那当然了,阿宝可是最乖的了。”

  “云姑娘,将军问姑娘过些日子是否有时间同他一起进宫。“依旧的冷冽若冰,云烟问过顾玄才知道这个连言语都自带冰寒的人是玄的近身护卫冷凌,禁不住想起小滢总是‘冰块’‘冰块’的提起他。

  “好啊,其实我一直都在闲暇,玄什么时候方便都可以的。”云烟灿烂的笑着,“凌有吃过饭了吗?我又新做了桂花糕。”

  “吃过了。”冷凌愣怔的看着云烟的笑靥一丝暖意碰触着心弦,小声慨谓道,“云姑娘真不该有那颗泪痣。“

  “其实,在没遇到玄之前的我也一直这么认为,但我相信也许正是这颗泪痣的缘份让我们相遇。”云烟低垂着眼眸,眸目中满载的幸福。

  “有些相遇注定是过错。”冷凌遥视着远方,“瑶琴固然好却缺了琵琶的真挚……姑娘当我没说过吧。”

  云烟望着冷凌快步离去的方向思忖片刻。我又岂是不知,只是琵琶再好,也终究是得不了他的心……

  五步一楼,十步一阁;神霄绛阙,桂殿兰宫。云烟昏晕着跟紧顾玄的步伐,谨慎着敛息屏气,想她昨晚忧虑到彻夜无眠。

  云烟低着头重复着昨晚已练习过千万次的动作。“没事的,不用怕。”顾玄紧紧牵住云烟的手,轻拭着她额头细小的冷汗。

  “玄儿还是这般细心。“云烟闻声望去,虽已过不惑之年,却风韵犹存,气魄端庄,娉婷中犹添华贵。

  “云烟拜见皇后。“云烟俯身行礼,却在将跪之时被皇后扶住。

  “烟儿日后就是自家人了,不必如此多礼。“皇后向云烟招了招手,“来,让本宫仔细瞧瞧。”

  “不错,果然是玄儿选中的人。虽说没有蓉丫头的惊艳绝伦,却也着实清秀可人。且这泪痣生的……“

  “姨母,“皇后似又要说些,却被顾玄打断。”烟儿听闻您甚爱甜食,便亲手为您做了糕点,姨母不如先尝尝。“

  皇后眼眸的疑惑转瞬即逝,会意而笑。“好啊,玄儿每次来都要夸夸你的手艺,姨母心里可早便惦念着了。”

  顾玄因朝事在身而留下,云烟木然的走出皇宫,心中疑虑着刚刚皇后口中的蓉丫头是谁,能让皇后叫的如此亲密。而玄为何在皇后提及她时打断了皇后,难道就是玄之前的……心中不禁开始郁闷,不是早就做好思想准备了吗。他是鼎鼎大名的将军,有什么旧情人再正常不过,可偏偏一丝苦涩还是汇流而溢。

  “玄儿可将此事与她说了?”皇后把玩着护甲,满面素容,全无刚刚的温柔可亲。

  “还未,此事若非云烟自愿,恐怕后患无穷,顾玄着实怕她不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