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贺新婚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贺新婚(一)第十章

贺新婚一 周悛 2059 2019.06.18 15:33

  “停”云烟斜眼看着顾玄故作疑惑的说。“我记得将军刚刚说要讲的是遵慕王朝,可不是什么将军。”

  顾玄双手板正云烟的脸,弯着一双闪烁的眉眼“我当然知道,只是想先问烟儿,遵慕王朝的这位优秀的将军,烟儿对他可否称意。”

  云烟手扶着下巴,强压住心里的好笑,一脸认真的摇了摇头答道“不称意。”

  “好啊,那就不用讲了。像本将军这般优秀的烟儿都不称意,那我看这遵慕王朝也不会有烟儿称意的人了,就算是讲了烟儿也会觉得无聊,我可舍不得让烟儿无聊。”顾玄瞬间竟像小孩子般的噘嘴赌气着说。

  “噗嗤”云烟终是没忍住的笑出了声。“好了好了,称意称意,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跟个小孩子一个样,快讲吧。”

  “这还差不多。”顾玄似是满意的点了点头才继续道,“当今皇上一共有五个孩子,四个儿子,一个女儿。分别是大皇子慕瑾筠、二皇子慕瑾寒、三皇子慕瑾风、四皇子慕瑾贤和五公主慕雯裳。而皇后是我的姨母,是三皇子也就是风的母后。不过我姨母是后来才被封的皇后,在她之前有位挚倾皇后,在生大皇子时难产死了,可怜她用命保下来的孩子没活过百天也跟着去了。慕瑾寒是静贵妃所出,而现下皇上最宠爱的柳妃生了四皇子慕瑾贤和五公主慕雯裳。话说,这皇上至今都未立东宫之位。”

  “玄更想让三皇子做太子吧。那皇上呢?喜欢哪个皇子?”云烟思索着问。

  “说不上,君心难测。我是想让三皇子成为太子乃至以后的诸君,但到不是因为他是我表哥。而是因为三皇子生性宽厚,慕瑾寒有些残暴,慕瑾贤更是狡诈。”

  “慕瑾贤,刚刚的四皇子?我倒是觉得他是个让人些许哀怜之人。”

  “哀怜?”顾玄不觉得竟提高了一个声调,“他若是让人哀怜,那这世间便是再无可怜之人,你是不知他暗中害死了多少精忠志士。两朝元老的卫丞相,为遵慕鞠躬尽瘁,他竟是联合奸臣诬告卫丞相谋逆之罪,害的卫丞相全家上上下下二百多人满门抄斩;清正廉明的李尚书,为官二十年家徒四壁,他硬是做伪证,告他是贪官污吏,不仅李尚书冤死,连他唯一的女儿都被充了军妓;还有赵将军、林学士、何统领……仗着自己有个得宠的母妃,滥杀无辜,草芥人命,他就是个该千刀万剐之人。”

  见顾玄当真是恨得直咬牙,云烟拉着他的袖角急着说,“对不起,我之前在逍遥阁鄙陋寡闻,未曾听说这些。刚才也只是凭着直觉瞎说,别气了。”

  顾玄听了,了了了思绪,不再想那痛恨之事。看着池中迤逦景色,自是盛夏时节,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当真的别样红。池中却是散落了那么几朵白莲,虽也娉婷的赏心悦目,但在满池的绯红中,尤为格格不入。他还记得这红莲池开了尽百年,那位死去的挚倾皇后却甚爱白莲,当年皇上为得佳人心欢,命人撒了千万的白莲种,一时间传为佳话。连那市井中的小商贩都一边吆喝着一边慨叹,这皇家向来最是无情,哪曾想到也憋出来个痴情的种,难得,难得啊。可谁曾想到过了短短二十几年,那白莲就剩下了这么几株。若是再过了几十年呢,兴许是这几株都不会再有了吧。也是,再是深情,人走茶凉后,还不是照样的六宫粉黛,三千佳丽。但见新人笑,谁闻旧人哭。若是换了自己,应也是如此,毕竟斯人已逝,自是痛心疾首、心如刀割又能怎样,不如好生的活着,这世间最不缺的便是有情人。

  云烟见着顾玄半天都未开口,以为他还气着。默默的低了头,紧抓着顾玄衣角的手,骨节都泛了白色。“对不起。”该说些什么却是一点儿都想不起,千丝万缕竟只说出了这一句。

  “没事儿。”顾玄瞬间便换了笑脸,仿佛刚才那个咬牙切齿细数别人恶行的人并非是他。“走吧,我们回府。早上我特意嘱咐管家焖好了你最爱吃的桂子羹,若是现在赶回去趁热开锅,最是那桂肉最鲜嫩多汁的时辰。”

  “玄怎么知道我喜欢。”云烟自觉自己虽称不上是寡欲之人,但喜好之事向来鲜有人知,就连一起生活了十几年的杨妈妈,有客官问起,也多半是答不上。

  “当然是因为心有灵犀一点通了。”顾玄得意的扬了扬眉,见云烟一脸的不信。随即故作伤心的低了头,浓密的睫毛扇叶一般遮住了半层眸光,“好吧好吧,我说实话。烟儿每次吃饭的时候,我都在暗中观察,这道菜吃了几口,那道菜伸了几筷子,喝汤时是皱了眉头还是翘了嘴角,我这心里都有数的很。只可怜我,烟儿竟是一点儿都未留意着我。”说着那含情的双眸里竟多了一层叫人伤感的朦胧,“不光这个,我还知道烟儿读书时喜欢左手端书,右手中指敲着桌面,总是敲个四五声便停一会儿;最喜欢喝滚烫的热茶,小心的吹上一吹,再一小口一小口的轻呷;高兴时绣鸳鸯;心烦时就会剪纸条……”

  听着那位在战场上威风凛凛、运筹帷幄的大将军,如今却像是受了气的小媳妇细数着官人对自己种种不公的待遇一般同自己叨念着。云烟心中觉得好笑却是一丁点儿都笑不出来,眼眶更是有些湿润,心绪久久平复不开。

  顾玄见云烟紧抿着嘴唇,神情甚是激动,忙安抚着顺着背。“开玩笑呢,我怎么会怨烟儿。是玄不对,以后这话不说了。”

  “没,我想听,原来顾将军是这般心细之人。”云烟抬头看着顾玄,一瞬间的蛾眉曼睩,许是那满池芙蓉太过妖娆,衬着那张平日里甚是普通的面孔竟也熠熠生辉,满目倾城。

  “嗯”顾玄些许看痴了,方才还想着伶牙俐齿、巧舌如簧的说辞,现下竟是一个词也用不上。

   水央并蒂莲开,水上对影成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