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贺新婚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贺新婚(一)第二十二章

贺新婚一 周悛 2309 2019.06.30 10:13

  “你们怎么都这么说,身世什么的就那么重要吗?对我来说一点儿都不重要,他的过去没有我,我不想知道,也不在乎。只要以后能照顾好他的未来,我就心满意足了。”

  顾玄心下想着,却是觉得慕雯裳的这句竟也说到了他的心坎儿上,看着慕雯裳翻着白眼满脸的不在乎,猛然间很是羡慕她活的这般简单快活。“怎么也有人同我一样有先见之明。”

  “呸,你们那叫什么先见之明,那就是没事儿找事儿,天天闲着不多享受享受生活,就知道瞎想瞎操心。有句话叫什么,车到山前必有村,一村一村又一村……”听着这话,顾玄便是心情再是不好,也不禁失了笑。

  “笑什么,我说的不对?你还好些,我哥那真的是天天活受罪。”慕雯裳说着,脸上露出些许掺杂着无可奈何的心疼。

  “我可是与他不相为谋,慕瑾贤他那都是咎由自取,迫害贤臣,霍乱朝纲,我还真是想不明白他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知道,你们都恨他,但这世间所有的人都可以不理解,唯独我不能,再怎么说他都是我哥,我要是也像别人那样对他,那他真是……他算的上是最得宠的皇子,要钱有钱,要权有权,就像你说的他到底图的是什么……”

  “他图的无非就是一个字,可是就连我这么笨的都看的出来不可能,他偏偏就那么一直倔强着。平日里还总是说我脾气犟,认准的事儿十头牛都拉不回来。他自己呢,不比我还要瘆人。”慕雯裳说着说着竟也忍不住的叹了口气。

  “顾玄,我知道你们是死对头,但我这么说也不是为我哥开脱什么的,他其实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坏,那么狠心。只是你们看到他做的事儿肯定不相信,就连他自己也是不信,觉得自己已经是万恶到无可救药。但我还是总想着可以把他拉回来。”

  顾玄看着慕雯裳那张写满期许的脸,虽是万般不认但也只能缓缓开口,“可是雯裳,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但慕瑾贤毕竟已经做了那么多的错事,就算是悬崖勒马恐怕也已经是来不急了。”

  “其实我知道,但也总是免不了想让他再好过一些,所以如果以后,他真走到了那一步,顾玄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至少可以放他一条生路。”

  顾玄看着慕雯裳满眼的恳切,突然不知自己应是说些什么好了。若说恨,自己那世代“精忠报国”的祖训真让他对慕瑾贤直恨的牙痒痒,祖辈镇守边疆,金戈铁马卫护的江山,若是再如此肆意让他霍乱,必定是岌岌可危。可是如今,如今有了更为在乎的人,却知自己再不是从前那个一心只想国事,报效朝廷的顾玄了。虽还是不可理解慕瑾贤的所作所为,但再也没有那种满心满眼的恨意。终是点了点头,“只是朝中之事向来是没有个定数,你放心,我今日答应你,便是日后若是他犯了事定会站出来替他说情。”

  慕雯裳一听当即便弯了嘴角,拍着顾玄的肩,“哥们够仗义啊。”却许是又想到了什么,垂了眉眼,低声呢喃到,“我就是怕到时候他自己都不想活了……好了,不提这些伤心的事儿了,以后你就好好对我嫂子就行了。话说回来,要不是我哥说漏了嘴,我还真不知道你对我嫂子是抱着那种想法呢,我就说吗,怎么才几天没看到你,你怎么突然想开了,骗到了那么好的妻子。”

  “你哥……说漏了嘴?”

  “对啊。”顾玄不用想也知道,这肯定不会是慕瑾贤不经意的说漏了嘴,只是他知道自己曾经的计划并不奇怪,毕竟他连慕瑾风那里都能插进去眼线,只是他为什么要让雯裳知道,难道又要有什么计划不成。虽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自己并不怕他,但这事儿牵扯到了云烟。自己虽已答应了雯裳,但他若是做什么要伤害云烟的事,说什么也不能饶了他。

  “想什么呢,行了行了,都快到饭点儿了,不用留我了,我是有家室的,还要回去陪我的墨墨吃饭呢,不方便。不过有什么好吃的让刘叔装起来,我带回去还是可以的啊。”

  “.…..”在顾玄一阵的无语中,慕雯裳早便奔了出去,向着厨房的方向进发了,却在半路被慕笙篱拦住。

  “公主,您没事儿吧。”

  “我能有什么事儿,小篱子这么关心我。但说好啊,我是有相公的人,而且我也只爱我相公一个。”

  幕笙篱直觉得一阵恶寒,“……公主,您自作多情起来还真是无人能敌,我只是怕您被顾将军打残废了。”

  “呸,说什么呢,就算是打起来,残废的也是他好不好。行了,不跟你墨迹,我们先去装点儿好吃的,再去找墨墨。”

  “公主,您是说这些。”慕笙篱提了提两手中满满的东西。

  “哎呀,不亏是我家小篱子,你真懂我,都不用我亲自动手了,真是得了我的真传。”

  “公主,您又想多了,我真的得不来您的那种“真传”,这都是刘叔刚刚备好,让带回去的,说都是您爱吃的。”

  “就知道刘叔才是对我最好的。真希望着顾玄可别弄什么幺蛾子出来,老人家都一把年纪了,可是不能再操心受打击。小篱子,你这段时间辛苦点儿,帮我多盯着顾玄这边儿,要是出了什么事儿,马上通知我,我也好及时的向父皇求情什么的……一定要盯紧点儿,你别看顾玄他平时那一派子的从容,一派子的冷静,那到真场上,他可是什么都敢干的主儿。”

  “是,公主您就放心吧。”

  “公主,小篱,今天就别先别走了,跟老朽去厅里吃饭吧,可是炖了公主你最爱吃的鲑鱼。”老管家远远的见到慕雯裳和慕笙篱便急忙的走了过来,又许是想到了什么,顿了顿继续道,“当年啊,你最爱吃府里王大娘炖的鲑鱼了。可这鲑鱼要炖好了也是相当的难,食材种类多少放起来都有着讲究不说,炖的时候还要在旁边时时刻刻的看着,谁愿意做那麻烦事儿,而且王大娘那时候就不年轻了。但公主你可是真心的喜欢吃,总是哄着骗着让她做。后来呀,你猜怎么着,你发现每次你哥哥小贤来看你的时候,王大娘总会炖鲑鱼。王大娘私下说,看着四皇子就喜欢的很。从那以后,你就天天都嚷着让你哥来看你。”老管家似是回到了当年,说着说着混浊昏花的双眼竟也蒙上了一层异彩。“都是当年的事儿了,也就我这把老骨头还记得。可惜呦,王大娘早就没了不说,公主你也不常来这府上玩儿了,四皇子更是好久都没来过了。嘿……也不知道他们炖的有没有当年那个味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