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贺新婚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贺新婚(一)第十一章

贺新婚一 周悛 2179 2019.06.19 19:48

  “将军”

  顾玄见是冷凌,便放了书道,“何事?”

  “几日后城外施粥已安排妥当,将军这次可还要亲自去?”

  顾玄听着,端了书问道,“最近军中可有其他事物?”

  冷凌思忖了片刻道,“应是没有,军队照常训练。那日将军若是不到场,亦不会有什么事。”

  顾玄便是放心般的低头看书,却在冷凌方要出了书房,又将他叫住,“凌,同刘叔说教衣坊赶一件劲装与云烟,就用今年赏赐的那匹蜀锦,样式要当下最流行的。”

  “将军可是想……”未待冷凌说完,便见顾玄点了点头,些许犹豫的提醒道,“那蜀锦小姐特意嘱咐过要与她留着,将军……”

  “无妨”顾玄只翻了翻书页,并未抬眸。

  冷凌便会意般退了下去。

  “哇”

  云烟才出了屏障,便听着阿宝与小滢的惊呼声,忙道,“可是出了什么事?”

  “姑娘,是姑娘你啊……”小滢些许语无伦次。

  阿宝更是在一旁绕着云烟道,“云姐姐好漂亮,好漂亮。”

  “对对,想不到我家姑娘穿上这种劲装也这般好看。”小滢边说着,边将云烟推至妆台,“快,今日我可要好好给姑娘梳妆打扮……”

  阿宝竟也在一旁异常乖巧的帮着小滢递东西,小滢却似是猛然想起了什么道,“对了姑娘,你可知你身上这是什么料子?”

  云烟虽是对这些不熟识,却也觉着手感不是平常的布料可比拟,“这料子想必不便宜吧。”

  “何止是不便宜。”小滢些许骄傲道,“这可是蜀锦,听说只有宫里的娘娘才能穿得上。整个将军府每年也只能得这一小匹,便给了姑娘你做衣裳,将军对姑娘还当真是有心了。知道姑娘您心善,便要带着您施粥不说,还处处着想着。”

  云烟听着,却觉着承受不起,虽也想到这布料不普通,未料到这般珍贵。顾玄当真是将最好的皆给了自己,可自己哪儿值得他这般,心下既是带着些许忧虑的欣喜着。

  阿宝见云烟与小滢皆这般高兴,便也兴奋的攥了云烟的衣摆,“阿宝以后也要给云姐姐卖这么漂亮的衣服。”

  小滢听着,噗嗤一笑,些许揶揄道,“我说阿宝,那你可不光要赚很多很多的钱,还要能当上大官,就你行吗?”

  阿宝听着,自是不乐意,“哼,坏小滢。”又认真道,“云姐姐,云姐姐你说阿宝要当多大的官啊?”

  小滢摸了下巴道,“我看啊,至少要像将军一样,或者当上宰相说不定也可以。不过啊,你可别痴心妄想了,还是好好过你的小日子吧。”

  云烟见阿宝气的直翻了白眼,便摸了摸阿宝的头笑道,“快别气我们阿宝了。”

  阿宝叉了小腰,不服气道,“哼,谁说我当不上,就算不能像将军一样,我阿宝至少也能当上那个什么宰相。”

  冷凌远远听着这般欢声笑语,亦是同着明朗了许多。却又不知想到了什么,心下竟是一沉,“云姑娘可是准备好了?”

  小滢见着冷凌来了,细细的将云烟打量了一番,见没什么问题才道,“姑娘可以了,保你一会儿就把将军迷住。”

  “瞎说什么”云烟听着羞涩得红了耳朵,又些许担忧的同冷凌道,“冷侍卫,将军可是久等了?”

  “将军也是刚准备好。”冷凌见着云烟这般,转了身,却又忍不住暗暗叹气。

  “那便好。”云烟忍不住微微弯了嘴角,心下又因着马上要见着顾玄而紧张起来。

  “玄”顾玄抬眸,愣怔刹那。便见云烟一身淡紫劲装,白玉素簪挽了发髻。不似往日里那般温温柔柔,倒是多了几分俏丽,回首抬眸间,竟教人觉着顾盼生辉。

  顾玄眼中浸了一股子连自己皆未发觉的柔情,“没想到烟儿着着劲装,竟也这般好看。”

  云烟听着,面色更羞红了些。耳畔却传来一道沙哑年迈的声音,“将军,马备好了。”

  循声望去,便见是一位佝偻着的老妇人,身子骨竟还不如刘叔硬朗,只是那面上遮了黑布看不出个年纪。云烟觉着甚是奇怪,大白天的,这老人怎还掩着面。

  抬头想问着,便见顾玄已上了马,弯着眉眼伸手与她道,“烟儿,来。”云烟恍然,若那日初见,蓝衣翘楚,高头骏马,风流倜傥。许是暖日当头,云烟觉着心上亦是同着温存了起来。微颤着递了手,却方碰了指尖,便已不知今夕何夕。恍惚间,云烟触着那胸膛,更引了一阵惊颤,却又因在马上,直着身子,硬是一动皆不肯动。

  顾玄许是觉着出云烟的僵硬,暗想道,云烟虽是出自风月之地,却不过依旧是个未经世事的姑娘家罢了。便柔声道,“别怕”,又缩了双臂,拥得更紧了些。

  许是良久,云烟方才适应,不似那般僵着身子,直觉着这胸膛异常的温暖。心下不禁期许着这路没了尽头,便能一直这般走下去。

  却是此时,顾玄低了头,下颚抵着云烟的肩道,“其实,我并不希望烟儿这般。”

  云烟心下漏空了几分,便努力思索着方才莫不是做错了什么事。难道是顾玄并非是想与自己这般……

  心下忐忑不安的想着,便听着顾玄又贴着自己的耳边道,“哪儿家的姑娘生来便是温婉忍让的性子,烟儿这般温婉忍让定是因着受了不少的苦。所以,我希望烟儿也能如平常那些人家的姑娘一般,会撒娇任性,会蛮横不讲理。至少,烟儿与我这儿能这般便好……”

  云烟一时间无语凝噎,这么多年,这些话何人曾对自己说过。自小便是孑然一人,逍遥阁里杨妈妈虽对自己甚好,但她亦是要管着楼里的那么多姑娘,不能多生是非。教着自己的便是要听话,才会讨人喜欢。待成了楼里的姑娘,自己温婉忍让,旁人便觉着如是应此。可谁又想一直这般,只不过是连个依靠皆没有,便是生了事也没有一丁点儿的底气。云烟知道,现下不会了,因为她有了依靠,有了让她蜷缩着取暖的胸膛,“玄……”

  顾玄听着云烟这般应,将头低得更深了些,直埋进云烟的肩窝,“烟儿,答应我可好?”

  云烟合了眼,慢慢缩进顾玄的怀里,轻点着头。

  顾玄许是觉出云烟贴近了自己,嘴边的笑意便更浓了些。

  云烟许是又想起了什么,“方才那老婆婆是谁,怎么大白天的还蒙着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