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贺新婚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贺新婚一

周悛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06.03上架
  • 7.18

    连载(字)

3位书友共同开启《贺新婚一》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贺新婚(一)第一章

贺新婚一 周悛 2200 2019.06.01 15:46

  相传这人死后便是踏上了黄泉路,黄泉路前有条忘川河,河上有座奈何桥,桥旁立着记载人前世今生的三生石。路过三生石的人总会停下来看看,不过看了又如何,过桥之后,望乡台上孟婆递给你一碗孟婆汤,便是再念念不忘的人,刻骨铭心的事也都成了过眼的云烟。只是,凡事都有变数,总有些人温存着执念,宁可做鬼,都不接那碗孟婆汤了却此生。一个两个还可,愈发的多起来,阎罗殿终是留不下这些鬼,又不能放任着去凡间。只好一个一个的还愿,没了牵挂,也就都转世轮回去了。不过这愿还多了,也发现了些门道。执念深的无非是挂念这人世间的爱恨情仇。有仇的那仇家做了孽,自是没个好下场,解了恨,也都咬咬牙一口闷了那碗孟婆汤。但这为情的可就着实难办了,总不能送回去再续前缘。几个回合下来,有百伶百俐的鬼差便给阎王出了个主意,莫不如就帮着那些至死都未执手的鬼办一场**,也算是促了一场姻缘,了了那念想。不过,这人鬼殊途,即是一晚也要损一些阳寿,都是痴情的种还好,偏是有些单相思。阎王便封了个鬼差主管此事,自己不再多问。话说那鬼差姓周,单名一个悛,阎罗殿里的魑魅魍魉皆尊一声周大人。

  “周大人。”判官拱手作揖,身后跟着一蓝衣男子,清新俊逸,衣着华贵,独独腰间挂的玉饰却颇为泛泛。

  “判官大人日理万机,今日怎有空来我这寒舍?真叫我受宠若惊。”周悛虽嘴上说着荣幸,却始终执笔挥毫,未曾抬头。

  判官听着,直觉得鬼也是当真不可貌相。这周悛长着那一张玉面书生的脸,说起话来却着实的难为人。“周大人真是折煞我了,这阎罗殿里谁不知周大人栉风沐雨最是辛劳,我来拜会周大人也是理所当然。只是……”判官停顿了片刻才继续道,“只是今日还真一事相求。”

  “哦?我记得判官大人可是阎王身边的红人,哪有什么事还需要求助我这等小人物。”周悛身子微顿,嘴角随即浮现一丝冷冷的笑意,说着谦卑的话,却让人听出了一股子傲气。

  判官乃是生来的好气量,只脸色微僵,便又是笑脸相迎。“周大人说笑了,这事还当真唯周大人可为。”判官指了指身后的男子说,“这人本是阳寿未尽,却硬是自裁而亡。那日黑白无常去取一女子魂魄,他便跟随了来,待到望乡台,竟将孟婆递给那女子的孟婆汤一手打翻。他跪孟婆,说是诺了要娶那女子为妻的愿还未实现。孟婆那性子你也知道,那真是……”判官刚想要说什么,却暗想到眼前这人的性情还抵不过孟婆,当即封了口。“孟婆说,前尘未了,怎可转世。让阎王将女子领走,说是还了愿再取那碗孟婆汤。我本想着先将这男子驱走,可他是死活都不肯,说愿用阳寿来换。这……哎……”判官说到最后,竟是止不住的叹气。

  “大人,这世间皆讲因果之报,我自知今日无非是顾玄自食其果。今生我为愧云烟,来世自愿沦为畜道,只求大人成全。”男子说完便行跪拜之礼。

  周悛终是抬头,看了他一眼。“那女子在何处?今日本官也着实的劳累了,且当故事看一番也不是不可,您说呢,判官大人?”

  判官见他终于松了口,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忙说道“是,您说的是,那就有劳周大人了。”

  “判官大人何时变得如此的心急,我只说看看故事,能不能帮得上还未定呢。”周悛说着便翻开了那写着顾玄、云烟的生死姻缘薄……

  ******

  “对,往左边点儿,过了过了,再往右边挂点儿……还有冯小,你可给我稳着些啊,这可是妈妈我的招牌,千万不能磕碰了……还有你,轻拿轻放,轻拿轻放……”

  “我说妈妈,您就放心吧,这活儿我都干了多少年了。嘿嘿,自打咱逍遥阁第一次选花魁这儿就是我挂的。”那冯小嘴上说着,手上的活儿却不见慢上半分

  “我知道,要不然今年能还找你吗?”杨妈妈掐了腰,猛然又想起了什么喊道,“赵欢,赵欢呢?叫他去取新衣裳他取了没有啊。”

  这话声刚落,便有人堵着耳朵回道,“杨妈妈,赵欢为姑娘们置办首饰呢,一时半会回不来。”

  “这都去了多久了,都不知道今晚是什么日子是不是。”杨妈妈许是气的直扇扇子。“那李三呢,李三呢?”

  李三听着,忙挥手道,“杨妈妈,我这帘子估计还要再挂上一阵儿,您先问问小吴。”

  “哎呦,真是的,小吴……”

  却是还未等杨妈妈说完,那边人又喊着,“妈妈,小吴去搬酒了。”

  “气死了,气死了,这儿也没弄好,哪儿也没弄好,这么多天都干了些什么啊。连衣裳都没有让姑娘们怎么登台,难不成是让本妈妈亲自去取吗?”杨妈妈见着手忙脚乱的众人终是发了火。

  见着杨妈妈生了气,忙有人应承,“哎呦,妈妈瞧您说的,没有您在这儿指挥着,我们怎么干啊。再说了,再怎么样也不能让您亲自去。您再稍等会儿,喝点儿茶,消消气,待我们空出手马上就去。”虽这般说着,满场的人谁手上不还有着几样活没干完。依旧未有人去,却是手上倒快了起来。

  “妈妈,那衣裳可是在常去的那家店?”云烟斟了茶与杨妈妈。

  “就是那家”杨妈妈气的直喘粗气,待呷下茶才稍微缓和了些。

  “那妈妈我去取吧。”云烟又将杨妈妈手中的茶斟满。

  “没事,烟姑娘你快回去准备着便好,这儿不是还有人呢吗。”杨妈妈听着云烟这般说,心上终是宽慰了些,“妈妈知道你想帮衬着,但今儿晚上于你们可是重要的很。”

  “妈妈,您是知道我的,多练一遍少练一遍于我还不是一样。”云烟微微弯了弯嘴角。

  杨妈妈确是明白,云烟便就是这般不争不抢的温婉性子,倒真是不知这日后是福是祸。“那……好吧,不过,你路上一定要小心。”说着,取了单子递与云烟,“烟儿将这单子与那家店的老板娘,回来的时候同她说,教她派个伙计跟着送来,那么多衣裳你自己也取不来。”

  云烟接了单子,刚走至门口,便听着小滢拿着抹布,站在楼上喊道,“姑娘,你去哪儿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