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意苍天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点灵

意苍天 火星来的鱼 4282 2019.02.11 23:11

  第三章师傅

  话说两人从岔路口分离后,任飞看看天色,已是阳落西山的时刻,自己估摸着城门以经关上,而且今天值日的是那个三脚猫。

  “算了,还是回我的小木屋吧。”

  摇了摇脑袋,背着手,任飞漫步在月光初开的小路上。

  木屋依旧是老样子,门帘里静静的,任飞倒不是怕被歹徒盗窃,事实上,这木屋除了几把粗木桌椅和一张地球上的凉席外还真多不出什么了。哪个盗贼又瞧得上呢?!忒寒碜!

  早睡早起,明早还要赶路去学院呢。虽然鹿鸣教头没说迟到的后果是什么,但作为一个穿越过来的人,任飞在清楚不过了!

  刚一掀开门帘,任飞忽的一愣,只见一张长着胡子的脸漂浮在他眼前,一双幽暗晦涩的眸子正死死的盯着他!

  随即,任飞对着这张慢慢飘过来的脸喊了一声地球人都听得懂的话。

  “鬼啊!”

  “鬼?是什么东西,是新出的凶兽么?小子,你是这屋子的主人么?”

  任飞压下自己砰砰乱跳的小心肝,会说话的就不是鬼了,那这是什么?

  胡子脸已经穿过了门帘,顿时一个浑身穿着黑色长袍,只露出一张惨白色脸的老人现身在屋外!

  呼!

  不是鬼就好,不过任飞还是十分警惕的看着他,半夜三更,夜闯私宅的肯定不是好人!

  “老头,你谁啊!在没得到主人同意之下,私自擅闯民宅在中山国是要赔钱的!”

  中山国就是任飞所在的王国。现在看不清楚这老头的虚实,任飞没有打得过的把握,还是扯扯法制这张大旗稳妥一点。

  “噢!你是这屋子的主人啊,老朽不是无意冒犯,只是偶然路过这里,见房里无人,便准备落个脚。还望小兄弟多多谅解才好!”

  一身黑袍,倒还挺有个性,关键看起来还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金主!想的这,任飞笑吟吟的看着他道。

  “老头,以前的事我也不再追究,但你看今天那啥的囊中羞涩,也没点闲钱……”

  “这……”

  老者那还领悟不到任飞这未说透彻的话,便捋着自己的山羊胡子细细思忖起来。

  看到老头半天没张口,任飞小脸一跨,不会是个穷光蛋吧,也是,要是兜里有点钱的路人,谁会不讨好跑这么偏僻的地方来。

  时间一久,老头还沉浸在他的苦海之中,凉风一吹,任飞感到一点点怯意,这夜黑风高的,那老头不会想来个鸠占鹊巢,毁尸灭迹吧!

  这么一想,任飞感到整个人都不好了,还是别把这老头逼急的好。

  就在任飞打算放弃宰肥羊的时候,老头抬起头说出了一句晴天霹雳。

  “我给你治病!”

  “你给……我治病?”

  半晌,再次确认不是自己耳朵出了毛病的任飞努力张了张嘴,心底已经在穷光蛋后边加上了后缀,神经病!

  “好好好,你今晚就住这儿,我什么都不要了,只要你不嫌弃。”

  惹不起咱还躲不起么。任飞干脆的进了屋。

  外边的老者此时默默的看了一眼不远的黑暗中,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不久后也进来了。

  屋里,任飞在黑暗中摸出火折子,点燃一盏自己制作的煤油灯,就看到一只烤鸭在桌子上,自己屋里啥时候出现除了老鼠外的肉过,不用说,这肯定是那老头买的。

  任飞又有点后悔自己告破的宰羊行动了,但想想精神病都不按套路出牌,还是自甘倒霉的好。抬头又看了看烤鸭,任飞肚子发出一阵抗议,今天连午饭都没有吃啊!

  老头不知啥时候到了任飞右边,悠悠说道。

  “想吃就吃!”

  任飞也不是啥矫情的人,连人家都这么说了,他还顾及啥,三下五除二就把那只烤鸭搬过来吃起。老人默默的到一个阴暗角落打坐。

  任飞狼吞虎咽的时候也在观察那个老头,见他一动未动的打坐,心底暗骂一声:看不出来还是一个修行者!现在修行者的门槛都这么低么!

  目光扫到一处时,任飞眼睛猛的缩了一下,那是?

  龙头拐杖!!

  一块冷肉恰好还停留在喉咙里,顿时把任飞咽的半死,不过他现在是真的觉得大祸临头了!

  “咳咳,咳!”

  艹!刚才他还和一个全国通缉犯讨价还价,真是小鬼打阎王,死活都不知道!现在他脑子在飞速的旋转当中,要不要乘其不备……赶紧逃命!

  “吃完了?那我也开始给你治病了。”

  一句话把任飞不切实际的想法踢飞在九霄云外去了,现在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哼哼几声,老者也不管任飞情不情愿,走过来就抓住他的左手,细细把脉。

  “念蛊!!居然是念蛊,小子你是不是最近得到一些念宝并且还使用了,最好老老实实告诉我,不然我也救不了你!”

  刚想问为什么的任飞听到后半句就打住了,念宝,不是意宝么?

  见任飞不说话老者皱了皱眉,左手一指就点在任飞的眉心,神奇的一幕就发生了!

  只见那两把与任飞相伴数日的小剑被老者深深的抓了出来,伴随着的是一句陌生的话:“谁破我法宝,我是中山……”话没说完,两小剑就被老者揪了出来,剑在不停的扭曲,似在挣扎!

  身临其境的任飞都呆了又呆,这闹的哪出啊?!

  “哼,小小武王尽干一些伤天害理的事,就不怕自损道心么,将来免不了……唉!”

  老者复杂的盯着这两把渐渐停息下来的小剑,脸色更显惨白,长叹了一口气。而一旁的任飞是大气不敢喘,还小小武王,您又是哪位啊!

  看着在空中漂浮的小剑,任飞就是再傻也知道这是个阴谋,那珊珊呢!

  最终,任飞还是忍不住开口:“我的意宝……”

  “意宝?哈哈,堂堂意宝会是小小武王能够制作的?小子,这是武王所制的念宝,目的也简单,一就是真的要辅助你,尤其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不可多得的宝物,但如果制造这念宝的武王还活着,那就是第二种情况了。”

  顿了顿,老者看着一头雾水的任飞。

  “而你,就明显属于第二种!一些武王突破不了自己所遇到的瓶颈,时间一长就会产生别的念头,而这念宝就是一种比较歹毒的!”

  “念宝的制造者一旦遇到另一个瓶颈时,就会收回自己当初发放的念宝,对,是收回,因为念宝就是武王的一股神识!当然也有一些灵气。”

  老头对着任飞露出阴森的笑容。

  “自然,曾经被种下念蛊的人,小则沦为凡人,大则灰飞烟灭!他们就是母体!培育别人神识的母体!”

  任飞被雷的外焦里嫩,仿佛刚才地狱的门在向他微笑。我说这么好的东西怎么会平白无故的给他们这些上学的儿童,果然天上不会掉馅饼!

  “不过,现在这两把剑无碍,那位武王留在上面的神识已经被我抹掉了,去!”

  说罢,两小剑重新回到任飞的脑海里,不过这一次,两把剑对自己更亲密了!而老头似乎也累了,正静静打坐。

  任飞看着这位尖鼻、长须老者,心底说不感激那是骗人的!自从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后,给予他温暖的人那是有一个算一个,珊珊一个,这老头一个。

  想着想着,任飞不知不觉中睡着了。老者略一睁眼,又再次合上。小孩嘛,贪睡!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任飞迷迷糊糊的感觉有无数的蚂蚁从黑暗的门外爬上他的身体,而他却惊恐的发现自己不能动了,成千上万的蚂蚁顿时齐齐咬下,啊!

  随着一声痛呼,老者猛地睁开眼睛朝床上看去,任飞也猛的醒来,一股肝肠寸断的痛感也袭上了心头!

  这,这怎么这么痛!

  任飞痛缩成一团,老者在一边替他把脉,捋捋胡子,他半喜半忧道:“竟然点灵了!不过要看他吃的下这苦不……”

  豆大的汗水汇聚成一个小洼地,在半夜的月芒下璀璀发亮,任飞喊得嘶哑的声音也渐渐归于无声,而老者一直袖手旁观,只是那双深陷的眼睛终于露出欣慰之色。

  天明,吹进来的空气清晰湿润,昨夜谁都不知道外面竟然下了一夜的雨!

  等任飞醒来的时候,老者已经不在屋里了。望望四周,任飞摇头晃脑的直起身子,不禁伸了个懒腰,一阵噼里啪啦的如同炸玉米的声音响起!

  好爽!

  任飞掀开门帘,一抹阳关射来,刺的任飞眼睛都睁不开。

  遭了!要迟到了!

  急忙回屋抓起地上的衣物,任飞就冲出门,一边苦逼的赶路,一边快速的穿上衣裤。奇怪,今天怎么感觉自己要轻了不少!?

  回到学院后,所幸没有迟到,一整天的训练依旧是跑步,下午任飞再次回到小木屋,他想看看那个怪老头还在不在。

  掀开门帘,屋里和早上一般无二,任飞四处扫视后,发现了那跟龙头拐杖,不由松了口气,老头还在这里。

  任飞走进前去,才发现龙头嘴上还含有一颗明显是是人为镶嵌的红色珠子,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不过他没敢擅自乱动,要是什么机关暗器的话,他就有点冤了,不知不觉中老者在他心底已经变得很神秘高大了。

  晚上,在任飞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后,老者掀开门帘走了进了。

  看着面色一日不如一日、越来越消瘦惨白的老人,任飞心底没有疑惑是不可能的。不过任何人都有自己的隐私,就像他本人是个穿越者一样,别人不愿说,那就算了。

  老头看也没看屋里的任飞一眼,也不问他为什么回来,只是径自走到昨天他打坐的地方再次打坐。

  任飞无奈,只得熄灯睡觉,其实他心中有许多疑惑需要老头的解答!至于学院的那帮老师,任飞心底不很是信任,就连教头鹿鸣,都难保不是念蛊的操作者之一!

  唉,啥时候,自己才能完全掌控自己的命运呢?

  第二日,第三日,一如既往的,任飞都会回到木屋睡觉,显然还不死心,但老头一直没有搭理他的意思,依旧很晚才回来,依旧打坐。

  到了第十日,就在任飞快耐不住性子的前一晚,老者满身鲜血的躺在地上!

  任飞急急忙忙的把老者扶在墙壁上,而老者却像根面条似的,这一扶,让任飞心底顿时凉了半截!

  好歹自己前世还是一个大学生,一些紧急救人常识还是或多或少知道一点,等把脑袋里的那点存货都各个实施后,老者却是进气多,出气少!

  看着这个十二三岁少年忙里忙活一半天,老者微微发抖的睫毛中闪现一些晶莹,但就是没能睁开。

  “哈哈,看来我们来的正是时候啊!小子,你让我好等啊!”

  门外传来一阵畅快的奸笑,接着门帘便被来者一扯而碎!

  破布飘飘洒洒中一位满脸皱纹的的老者以及一个光膀大汉慢慢走了进来。

  一片阴影遮住了任飞的视线,他这才放下手中的活,愤怒的扭头看去。

  “牛使!胡德仁!”

  胡德仁不尽不怕,还进了一步,笑到:“哟!小兔崽子还知道我的大名啊!不错,不错,就冲这点,老子留你全尸!”

  话中完全没把同行的牛使放在眼里。说罢,胡德仁不再看任飞,转过头细细观察他身后奄奄一息的老头。

  看着挡在身前的汉子,牛使老脸不禁越加皱了皱,嘴巴张了张,还是没说出来。

  任飞冷笑的看着他们,自知自己今天怕是要真的去见上帝了,但那又如何!总比被别人的豪车莫名其妙撞死强!

  一时之间,小木屋里诡异的静了下来。

  当胡德仁看到那根放在角落里的龙形拐杖后眼中才出现一抹异彩。

  对了,就是这老头!

  挽了挽根本就不存在的袖子,胡德仁歪头对着挡在老头身前的任飞嘎嘎一笑!

  “既然如此,就怨不得我喽,小娃子,下辈子记得做个聪明人!”

  忽然,一道白色的光芒迅雷不及耳目的从任飞身后射出,离得不远的胡德仁下意识一闪。

  一声重物倒地的声音在胡德仁身后响起!

  一滴滴汗水从脖颈见坠落,胡德仁艰难的回过头,只见原来牛使站的位置只剩下一具焦尸!

  牛使连哼都没哼就那样了?胡德仁正心底泛寒的同时,老头子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

  胡德仁此时就如惊弓之鸟,看到如此,心肝早已提上了嗓子眼,心底一颠,顿时没了胆气,一屁股就绝尘而去,喊道:“别杀我……”

  默默看着这一幕的任飞却笑不起来,因为他看到老头的身子在高频率的颤抖着!

  显然,老头现在是强弩之躯,之前的一切不过是演给他们看的。

  正要开口,任飞就看到老头笔直的往前扑,他连忙稳住,待他上前时,老头已经没了鼻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