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绯红杀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夜

绯红杀手 月kenshin 3852 2003.08.02 13:05

    “啪,啪,”在酒楼顶楼,警方正用相机在拍摄现场。

  “枪伤只有一处,”一个美丽的特警女孩正用一个小型高亮手电筒照着李加新的尸体的伤口处,“在胸部心脏位置,肺下组织出血。是当场死亡。”

  “小玲小姐,这个用的是特殊枪支,子弹好象和日前废弃工地的枪杀案的子弹一致。”一边的一个年轻的警察道,“子弹也是在体内爆炸。”

  这个特警就是沈小玲,她略想了一下,道:“子弹也许是,但是枪应该不是,这次子弹打入身体的距离明显比上次要浅。不过,精确度倒差不多--刚好是心脏。”

  沈小玲站了起来,她四处看了看,发现没有什么异常,“仔细收集子弹碎片,也许对我们有用。”她刚想走,就又想到了什么,“为了慎重起见,还要带回去解剖。对了,科技组的人员和法医呢?”

  那个警察抱歉的一笑道,“他们昨天都食物中毒,进医院了。”

  “哎……”沈小玲轻叹,“真是……,算了,我该做的都作完了,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是!”那个警察打了个标准的敬礼。

  “好了,你去忙你的吧。”沈小玲走出了警察的包围,进了电梯。

  到了一楼,小玲走了出来时,发现外面此时已经挤满了记者。要不是有警察在挡着,他们早就冲进来了。他们一见沈小玲走了出来,就都疯狂的围了过来,而且这些记者也知道她是警察局局长的女儿沈小玲。

  “沈小姐,请问你知不知道案件的过程?”

  “沈小姐,请问这件事和黑社会有没有关系?”

  “沈小姐,请问这次的作案人是不是前日杀死三十余名黑帮的那个人?”

  “沈小姐,请问你和这次案件的被害人有没有关系?”

  “沈小姐,听说死者是你男朋友的干大表舅,请问是否属实?”

  沈小玲真想一拳打死哪个问这个问题的记者,但是现在她不能这么做,如果做了的话,会让事情变的更糟--更何况她现在是以一名特警的身份出现在大众面前。于是她只挤过了人群,钻入了一辆事先准备好的警车。可是记者还是不死心,扔在敲打着汽车的防护镜。

  汽车轰鸣了一声,再疯狂的记者也都让开了一条路。汽车冲出了记者的层层包围,终于开上了马路。

  “呼……”小玲吐了口气,软倒在汽车的后座上面。她是第一次到现场做法医鉴定,虽然她知道作为一名特警要什么都了解。不过她当时确实不了解在做完鉴定后会有那么多的记者会包围过来。

  “很累吧。”驾驶员笑呵呵的说道。

  “是呀,”沈小玲懒洋洋的说道,“哎?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她猛的坐了起来,一看反光镜,里面是一个她异常熟悉的人。

  “老爸,你怎么在这里?”原来驾驶员就是沈父。

  “当然是专程来接你啊,”沈父笑呵呵道,“被记者围困的感觉怎么样?”

  “还说呢,哼,”沈小玲想起来就生气,“你瞧他们问的问题,那叫人问的吗?真不明白,你怎么叫我来做法医,就算法医食物中毒你也不必叫我来啊。”说完,沈小玲又躺了下去嘴里还嘟囔着。

  “你知道啦,我也想让你见见世面,调查的怎么样?”沈父现在关心的还是这件案子。

  沈小玲把刚才的结果告诉了沈父,又推测道,“这个犯罪嫌疑人应该是和前几天的那个连杀三十人的女孩是同一个人,而且两个人的命中精确度极为相似。还有子弹都是同样打入体内再爆炸的。”

  她顿了一下后继续道,“不过有一点我想不透,就是她如何掌握子弹的爆炸时间和爆炸威力的。还有,她是用什么样的手法使子弹爆炸的我也不清楚。在尸体的伤口部位,我没有发现爆炸的后的火yao味道,也没有一般爆炸后所产生的皮肤烧伤现象。从看门的四个黑衣人那里得到的口供都是说犯罪嫌疑人是个女人,身材和那个吴秘书差不多,当时连相貌也一样,有个说比她更美丽,头发很长,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她又思索了一下,看看是不是还有什么落下没说。

  “还有,在犯罪嫌疑人以吴秘书的身份逃离时,他们也没有发现任何端倪。他们也不知道她是如何将武器带到宴会上的。”

  沈父把车停在了大桥边,点了颗烟,走了出去,琢磨起来,“这么说,犯罪嫌疑人有很高超的化妆技巧,也很有智慧,时间也拿捏的很准……”他慢慢的琢磨着,一个烟圈从他口中飘出,慢慢的消失在空气里。

  沈小玲也开门靠在了桥的栏杆边,夜的微风吹拂起了她的长发,她的思虑也跟着这风到处弥漫。

  此刻,她琢磨的并不是作案手法,而是这个杀手的真正身份。

  良久。

  “作案手法研究出了么?”沈父道。

  “啊?哦,研究出了。犯罪嫌疑人先让整个大楼停电,再以修理工的身份混进去,等供电恢复后再伺机杀死了死者。”

  “她是怎么做到让整个大楼先停电再恢复供电的?有同党?”

  “是这样的,我们在大楼外的下水道找到了切断供电的设备,还有一个简单而巧妙的小工具。”

  “什么工具?”

  “一根烧断了的麻绳和一支尚未烧完的蜡烛。”

  “有什么用?”

  “在断电设备上面就是连接设备,只要把两根电缆连接上,大楼就可以恢复供电。犯罪嫌疑人把电缆用麻绳拉起来,然后在绑楼梯口的铁管台阶上,最后在麻绳边放一根点燃的蜡烛,让蜡烛高过麻绳,等蜡烛耗低的时候,就会烧断麻绳,那么电缆就会落下连接上连接大楼的电缆,那么大楼的供电就恢复了。”沈小玲边说边做手势,让沈父知道嫌疑人是怎样做到的。

  “……”沈父没有说话,这样做确实有效,既不用担心麻绳烧的太快,也不用担心供电恢复的太慢,或者出什么差错。

  烟已经很短了,但是他还掐着那颗烟,一直到烧到手才惊醒过来。

  “她是怎么上去的?电梯不是必须有那个请柬才可以进去吗?”沈父边擦手指边道。

  “根据那个吴秘书的口供看,应该是犯罪嫌疑人趁她下电梯时打晕了她,再以她的请柬上的电梯。”

  确实,这样很符合逻辑。

  “那作案动机呢?”

  “没有。”

  “没有?”

  “目前还找不到一个可靠的理由。如果有,那就是仇杀,不过死者在生前的仇家太多了。目前为止,所有人都有不在场证明,而且证明也很可靠。”沈小玲道,“不过也有可能和黑社会有关。老爸,你知道黑社会那边有什么动向么?”

  “黑社会那边也乱了,据线人传过来的消息说,给他们洗钱的李加新一死,各个帮派就都开始混乱了起来。可能最近除了警方,黑社会那边也一样在寻找这个杀手。看来我们要加紧行动了……”

  沈小玲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但是现在对于他们父女俩,什么办法都还想不到。

  而且,现在还有一大堆问题还没有提出呢:比如嫌疑人是什么时候的得到的消息——就连警方都不知道今天是他结婚的日子;第二,她是什么时候知道酒楼顶层的桌椅摆放位置的,又如何在众目睽睽之下开枪逃脱的?

  如果把这些问题也摆出来,那就更不知道这个案子该如何解决了。

  “丁冬当当……”一阵悦耳的铃声打破也二人间的寂静——沈父的手机响了,他赶紧拿出手机,接听了起来。

  “喂……是我……什么?……在那里?……好好……太好了……这个杀手真帮了我们一个大忙啊……恩……恩……恩,你赶快叫C组和后备小组也过去,就到这里。对了,叫D组仔细搜查李加新的家,也许还会有什么收获!”

  小玲看到一直阴沉不定父亲在接到电话后突然又高兴起来,看来又有什么好事发生了。

  “刚刚B组回报,他们一直跟踪犯人的车到飞机场附近的一个废弃仓库里,竟然意外的发现了大批******的匿藏点,而且还一举缴获了它们。”果然,沈父关了手机后高兴的对女儿说道,“而且,在跟踪犯罪嫌疑人的队员一直跟上了飞机,才发现这架飞机就是李加新打算结婚后搭乘的,在搜查时,我们也发现大量的******和不明巨款。”

  “那,哪个犯罪嫌疑人呢?”

  “暂时没找到,不过正在搜查中。”沈父还沉浸在刚才的喜悦中,“这可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啊!”

  “不对!”沈小玲在思索片刻后提出了自己的疑问,“老爸,你不觉得是哪个犯罪嫌疑人故意引我们去那个地方么?”

  “恩……”沈父这才安静下来,“也有可能,看来她送了我们两个大礼啊!”

  “两个?还有什么?”

  “你不知道,在案发前一个小时,一个不明身份的女孩子丢了个纸条到营救小组里,告诉了我们秦丽丽母亲的具体位置。现在想起来,应该也是她。”

  “那现在连仇杀的理由也没有了!”

  “是啊!”沈父叹道,“如果是仇杀,那么这个雇主一定会同时转移这批******,也一定会将巨款收到自己的腰包。更不会引警察到那里去缴获它们。”

  “……”沈小玲这回真是说不出话来了,一个女孩子,在孤军奋战的情况下能同时做到救人,杀人,引人,而且在整个过程中滴水不漏,更在做完事情后安全逃离,连时间都拿捏的非常的准。

  (“这个人有深么?”)小玲开始怀疑起了自己的判断,(“她会不会还有同党?不然她怎么同时做到这么多事情。如果说她是个杀手,那么雇佣杀手的雇主的目的何在?而且,到现在为止这个杀手的身份都还是个迷,那么她的雇主也肯定不会轻易浮出水面。”)

  她不禁打了个寒战,这才发现,夜已经很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