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绯红杀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绯红的杀手

绯红杀手 月kenshin 4859 2003.08.02 13:05

    清晨的阳光洒满了大地,新的一天带来了新的空气。

  在这个城市的赛洛超市(起个名字,不想老用某个这个某个哪个的了。),超市的年轻的男售货员正在收银台擦拭桌子。这个超市虽然有很多售货员,但是上午从来都只有他一个。而他,就是这个超市的售货员兼老板。并不是因为他为了节省收支而减少薪水,也不是因为这里上午没什么顾客。而是他喜欢,也因为只有上午,才会有一个打工女孩子来,今天应该也不例外。

  还如同往常一样,老板郝轩在早上7点之前就已经完成了清洁工作。他打开了大门,将防盗门也拉了起来。果然,一个带眼镜的女孩就站在大门外边。

  “小绫,哦,不,绫子,你来啦。”老板一见这个女孩来了,便高兴道。

  来人正是郑云绫。

  “是。”郑云绫面无表情的说道,然后跟着郝轩走进了超市。

  郝轩淡淡的一笑,一年来,他都已经习惯了这个不爱说话的冰霜女孩的习性。她肯定是先以顾客的身份来买点东西,然后再成为这里的售货员。

  这个超市之所以只要老板郝轩和绫子两个人而不怕人顺手牵羊,就是因为只要绫子在,不管什么样的小偷来,都肯定无法白带走一样东西。不管他怎样的小心谨慎的偷来东西,只要他到门口,绫子都会准确无误的说出他所拿和买的东西的总共价钱。

  郝轩站在收银台前面,果然,郑云绫先走了进去,拿了几样东西放到了收银台前。

  “要买这些东西是吧,恩,我看看……”郝轩一样样的用机器查看价格。

  “二十九块五。”没等郝轩算完,云绫已经把钱放在他面前了。

  “对对,是二十九块五,”老板抱歉一笑,找给她五角硬币,“现在离营业还有一点时间小时,你先做你想做的事吧。”他把东西装入一个个塑料袋。

  “哦,今天买了两罐薯片,一个苹果……还有可乐和橙汁,还有西红柿?恩,比上次多买了一罐薯片,是给小玲买的么?可乐也是吧。给。”

  “是。”绫子还是面无表情。她接过了塑料袋,把苹果拿了出来,咬了一小口,慢慢的咀嚼起来。

  云绫不是每天都来这里打工的,她只有在上午没课或者放假时才来。而这里的员工也都认识她,所以她什么时候上午没课或者放假,这些员工都心里有数,并不是他们刻意去记。因为随着时间久了,他们也能够找到上午不用工作的规律。

  既不用工作,又可以拿薪水,何乐而不为呢?

  每次到这样的早晨,郝轩和云绫都有种默契。云绫肯定在7点钟站在他的超市门口,而他也肯定在那个时候开门,云绫在进来后也一定先买东西再打工。今天也一样。

  “绫子,”郝轩坐在收银台前撑着脸道。

  云绫没说话,只是看着他。

  “你是怎么知道那个人是小偷,又怎么知道他偷了多少东西的?”

  云绫摇摇头,没说话。

  “哎……我就知道。”郝轩笑道,“我记得原来也这么问过你吧。”

  “对不起。”郑云绫低下了头。

  “没关系,我也没怪你。不管怎么说,那是你的隐私。”郝轩道,他瞧了一眼绫子,稍长的头发刚好没颈,白皙的皮肤,较小的嘴和一双略带哀伤的大眼睛。简直是一个漫画中的一个美丽的女主角。可是她看起来太瘦弱了,略微发白的嘴唇,毫无红润的脸蛋。看到这里,他就不再看了,毕竟,盯着一个女孩不放是不好的。

  低头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他走到门口,将门口的写着“休息”牌子换成了“营业”。

  “抱歉,又要你做你不愿意的事了!”郝轩抱歉一笑。

  “是!”云绫只是站在柜台前平静的回答。

  郝轩也回到了收银台,“好,开工了!”不知道这句话是对绫子说,还是对他自己说的。

  这时,第一位顾客走了进来。

  “欢迎光临!”一向面无表情的绫子竟然做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道。同时,郝轩也对她抱歉一笑,就继续他的工作了。

  原来,他让绫子做不愿意做的事情就是以微笑来欢迎顾客的到来。

  ※※※

  一上午很快就过去了。绫子结束了工作,一个人提着塑料袋走出了超市。来换班的人也都对她感激的一笑,毕竟,是她一个人代替他们做的工作。

  她走回了自己家——一个普普通通的公寓。没多时,她便又从公寓里出来,直奔沈小玲的家。

  “丁冬……丁冬……”沈小玲家的门铃响了两声,没有动静。

  “丁冬……”绫子又按了一下门铃,还是没有动静。但是绫子却没有离开的意思。

  果然,过了很久,就有人来开门了。是穿着睡衣的沈小玲。

  “是绫子啊!”本来打算臭骂前来打搅自己睡觉的沈小玲一见是绫子,立刻就高兴的打开了门。“快进来!”

  沈小玲把绫子让了进来,又把她推上了二楼自己的房间。

  “哎呀,我还没收拾呢……”沈小玲一进自己的房间才发现,她刚模模糊糊起来后就去开门,竟然忘记了收拾屋子,现在屋子里还有她身上散发出的温热呢。

  她不由的红起了脸,吐了吐舌头道,“我马上来收拾。对了,你喝点什么?噢……好象家里只有啤酒,那东西我是不喝的,你喝么?”

  绫子从塑料袋里面拿出了可乐和橙汁。

  “啊呀,原来你有带啊,那你等等,我去拿杯子。”说完,她连东西都没整理就跑出去拿杯子去了。

  不到一分钟,沈小玲就回来了,可她一进自己屋的门就楞住了。她惊讶的看到,自己的房间已经完全收拾好了。连桌子上的东西和书柜上的书都整理好了。被子和床也已经整理的平平整整。完全不是刚才的样子。

  “你,你是怎么作到的?连……连特警都不可能做到的啊!”沈小玲满脸惊讶,但是她还是先把杯子放在桌子上。眼睛却不离开绫子。

  绫子只是笑笑,没说话。

  “算了,”沈小玲也跟着笑了起来,“反正你身上还有许多的迷我不知道呢!”她拿起了可乐,倒了慢慢一杯,狠狠的喝了一口,“呀……哈……真爽,谢谢绫子!”

  “不用,”郑云绫道,“怎么起的这么晚?”几乎是平淡的语气,不过她也只有在沈小玲面前才会说一些比较长的句子。

  “是啊,”沈小玲放下了杯子,一屁股坐在了绫子的身边,“昨天想那个案子想了一夜。到现在还想不明白呢!”说着,她变的沮丧起来。

  “李加新被杀案吧。”

  “你怎么知道?”沈小玲腾的站了起来,“那个案子现在媒体都还没有播啊,警察都已经封锁了消息,除了一些知情人外,其他人应该不知道才对啊。”

  “因为当时我就在场。”绫子淡淡的说。

  沈小玲被石化……

  “难道是梗无力带你去的?你看到李加新被杀了?你知道是谁杀的么?”她突然一连问了三个问题,后面的两个问题对于他破案有极大的帮助,而是不是梗无力带她去的并不重要。

  “是我杀的。”绫子还是淡淡的说。

  可怜的沈小玲再次被石化……

  好久好久,沈小玲才从石化里解除出来。

  “你……你不是骗我吧……”

  “不是。”

  沈小玲手里的杯子被她松开了,杯子作着自由落体运动掉了下来。但是绫子突然以她看不见的速度接住了它,杯子里的可乐甚至一点都没有溅出来。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沈小玲揉揉眼睛,自己的确没看错,绫子刚才确实接住了那个正要落地的杯子。再加上,刚刚绫子只在短短的一分钟就完成了整理她的屋子的工作。她不得不相信,绫子说的话,是真的。

  “你是不是很吃惊?”绫子依旧淡淡的说道。

  沈小玲心里一沉,她知道,绫子这么说是有目的的。她想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

  她点了点头道,“不过我也有点意外。”

  “嗖”的一声,沈小玲就感觉到自己的眼前一闪,绫子就已经举着把红色的比一般五四手枪都要大一轮的手枪指着自己。

  “那里意外。”她的声音变的冰冷异常,好象光说话就可以让人身上结起了冰。沈小玲突然觉得自己好象陷入了一个黑色的旋涡,全身都不能动弹。连自己的内脏都好象要挤在一起。耳朵发出嗡嗡的声音,就连眼前的世界也几乎变形了。(“是错觉么?”),隐约间,她看到绫子的瞳孔已经完全的红了,如血一般。

  “说!”绫子又道。

  “杀了我。”沈小玲痛苦的挤出了三个字。

  “咔。”绫子开枪了,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突然,沈小玲感到全身的压力都散了,耳朵的声音也没了,眼前的世界也恢复了原样。她一下就坐在了地上,全身都瘫软了下来。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为什么……不杀了我?”

  “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那为什么不骗我呢?”

  “因为我从来都不骗你。”

  “……”

  (“是啊,”)沈小玲这才想到,绫子从来没有骗过自己,她问过的问题,绫子从来都没有不答过。更多的时候是她觉得不应该让她回答时,她就首先说的算了。她突然感到,有一个这么信任自己的朋友是多么珍贵。如果自己当初违心对绫子的话,那么自己现在恐怕已经命丧当场了。

  沈小玲这才站了起来。“啪!”,她竟给了绫子一个嘴巴。

  “你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她突然生气的说道,“你不知道昨天晚上我没睡觉就是在想这件案子。如果你早告诉我了,那我也不至于这么晚才起来啊!”沈小玲不是为她是个杀手或者刚刚用枪指着自己生气,她竟然说是因为她害的她没睡好才生气。

  “对不起……”刚刚还是冰冷异常的绫子却低下了头,眼里带着从来都看不到的浓浓的哀伤。她虽然挨了小玲一个声音很大的嘴巴,但是脸上却一点红都没有。

  “哼,”她又突然“故做”生气状,道,“作为惩罚,我要你告诉我你是怎么作到子弹在体内爆炸的!”原来她对这个更感兴趣,“还有,刚才我为什么觉得好象被困住了,连动都动不了。”

  “你还生气么?”绫子低头小声道。

  “啊?”沈小玲一楞,原来她这么在意自己的感受,“开始很生气,但是现在就不生气了。不过我真想不到是你。”沈小玲又重新坐在了床上,把绫子拉坐在自己的身边,“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她突然觉得,这个另人胆寒的杀手竟然在她面前,充其量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女孩。

  “恩,”绫子点点头,“刚才我用的是气。”

  “气?”

  “是,”绫子又道,“是人体体内的一种尚未利用的力量,比如……”绫子随手拿起了两张叠在一起的纸,将纸放在离自己较远的地方,手挥空的在纸上划了几道,沈小玲没有看到那张纸有什么变化。

  “你把纸拿起来。”绫子道。

  沈小玲一拿起纸,后面的那张就变成碎片落在了地上。

  “真神了!”她惊讶道,“那子弹爆炸呢?”

  绫子没说话,又把那张完整的纸撕下了一条,然后卷了起来,把前后都堵上。她捏着这个堵上两边的短纸筒,瞅了它一会,突然,这个短纸筒竟然发出了淡淡的光,光虽然很淡,但是小玲还是能看的清。但是她现在还不去问,她要等绫子做完。

  绫子将这个发光的短纸筒扔向空中。“嘭!”,纸卷在空中爆炸了,细小的碎纸片落了下来。

  (“如果这个纸筒要是子弹的话,那么在人体内爆炸就可以有那样的效果。”)沈小玲明白了。

  “这就是气?你怎么作到的?”

  “将气注入子弹里面,等子弹打入人体后让它突然扩大,使子弹爆炸。”绫子淡淡的说道。

  沈小玲当然一点就通,“那么只要控制好气,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爆炸?”

  绫子点了点头。

  “你为什么肯告诉我这些?”小玲又道。

  “因为你问了。”

  “那如果我让你教我,你也教了?抱歉,我刚才是瞎说的。”沈小玲突然发现自己得寸进尺了,便赶忙道。

  “没事,我教你。”绫子淡淡道。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