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绯红杀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代号·鱼

绯红杀手 月kenshin 4901 2003.08.17 15:01

    “你们怎么知道我是谁的?”沈小玲白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你们知道我叫沈(小)玲啊?”

  “真的是神灵啊!”原本跪倒的土著人又都开始磕头了,“老天派神灵来了!靶谢上天啊!”

  沈小玲这才听出来,原来所谓的“神灵”不是她的名字的“沈”“玲”。

  “那这位的名字呢?”带头的土著人有指着绫子问道。

  “绫子啊,”沈小玲随口说道,“怎么了?”

  “原来是神灵的孩子啊!神真是待我们不薄啊!”土著人首领又改感谢上苍,“感谢上苍送下这两位神灵!”众人也轰的一起磕头,跟着土著人首领一同说着同样的话。

  沈小玲差点没晕倒,这倒好,还什么事没做,就成了众人的偶像了。

  “哎,我说老人家……”沈小玲边说边想把带头的土著人扶起来,却突然发现自己的手很短。再往身上看,自己也变的比来的时候要小了许多,虽然没有绫子变化那么大,但是也有明显的变化。她楞在了原地。

  “我,我好象也变小了。”沈小玲回过头对绫子道。

  绫子也点头,“是。”

  “哎呀呀,”沈小玲摇摇头,“原来我也‘返老还童’了——这可不好办啊。”沈小玲摸了下鼻子,“不过也不是什么坏事。”

  她是这么想的,变小的话也可以从来过那些孩子般时的日子。那倒也不错。

  ※※※

  事后,所有的土著人都将沈小玲和郑云绫当做神给“供”了起来。不管沈小玲怎么解释,就是没人听的下去。

  小玲和云绫呆在哪个所谓的神殿里面的一间屋子里,绫子静静的坐着,看不出来有什么表情。而小玲却在那里来回的走,仿佛转磨的驴。

  “真是混蛋!”沈小玲越想越生气,“如果我们是神灵,也不应该把咱们关在这里吧!我又不是犯人!”当了数年的警察的沈小玲才从来没有尝被人给监禁过的滋味。更别说被当成特殊任务似的给关起来——而且是恭敬的软禁。

  说着,绫子突然睁开了眼。沈小玲知道,有什么人来了。

  果然,没多大会,大门的锁发出了咯啦的声音,然后,大门被打开了。几个老人走了进来。

  沈小玲认识他们,他们是她们刚刚来到这里时跪在地上那些人。

  “神灵大人!”带队的老头的头发全部灰白,在头上盘成了一个奇怪的样子。说不好听的,像一陀大便!但是这个老人说话时很诚恳,总算让沈小玲的大小姐脾气暂时没发出来。

  “叫我沈小玲就可以了。”她还是有点不高兴,毕竟自己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客人。这样的软禁也太不合适了。

  “沈小玲大人!”

  “不要加大人,”沈小玲不耐烦的说道,“我说过,我不是什么神灵,也不是什么大人。我们只是从另外一个世界来的。所以求求你,放了我吧。”

  如果开始时没有人相信她所说的话是因为她们从天而降。现在沈小玲的话就已经让他们开始相信了。

  “那好。”老者微微一笑,这一笑也让沈小玲的火气大大减小了,“我托个大,就叫你小玲了。原本我们以为你是天上降下来的救世主,可以帮我们解决现在的问题,没想到……真对不起,是我们错了。”

  见老者这么的诚恳,沈小玲已经几乎没有什么敌意了。

  “请问,有什么事情让你们这么难以应付吗?”身为警察的沈小玲不自觉的开始做起了警察经常在解决群众问题时所做的事情——询问。

  “前些日子,我们的圣物被盗了……”老者的眼睛渐渐的向下看,那是羞愧而低下的头,看来这件事和他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圣物被盗?什么圣物?”

  “翡翠皇冠!”

  “什么人盗的?”

  “不知道。”

  “什么时候盗的?”

  “一周前。”

  “谁先发现的?”

  “我。”

  这两个人一问一答是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完成的,丝毫没有任何的反应时间。沈小玲看不出这个老者是在撒谎,便将说话的速度降了下来。

  “你们找过很厉害的人帮你找了。”一边坐着的小绫子冷道,如果一般人说的话,一定会说一些疑问句,或者说你们是不是找过很厉害的人帮你们找过之类的话,但是绫子却只说一句平淡的肯定句,好象他就知道似的。

  因为她不是一般的人。她是一个特殊的杀手。

  “你怎么知道?”老者一阵惊讶,眼前的这个小女孩才刚刚来不到一天,连什么时候都不知道,怎么会知道自己已经找过很厉害的人?

  “你很平静。”

  老者不明白,这和平静有什么关系?但是一边的沈小玲听出了绫子话中的意思。一般说,丢失了重要的东西,一定会焦急的寻找,脸上的表情也会跟着紧张,焦躁,甚至坐立不安。可是这个老者却很平静,说明他一定找过得力的帮手,而且相当有把握,所以才会这么平静。

  不过沈小玲并没有把这些说出来,因为没什么必要,这老者懂不懂和自己没什么关系。她只要先想办法在这里找要自己要做的事情就可以了。但是首先,她要先有住的地方。充当神灵去骗吃骗住她是不会去做,但是如果是……她没有多想,便道。

  “你的哪个帮你找皇冠的人是谁?”

  “一个侦探,代号·鱼。”老者很诚实的回答,但是回答后就连他都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他会这么诚实的告诉眼前的这个小女孩呢?难道她真的是神灵,刚刚让自己诚实的说话是她的某些神力所至,现在只是故意掩藏自己的身份?毕竟,自己是亲眼见过她们从天而降啊。

  其实,并不是因为沈小玲有什么神力,而是因为她有一个警察独有的让人觉得可以诚实面对的气质。这种气质是学不来的。当然,如果你当过几年诚恳的警察,或许也会有吧。

  “哦,那是谁偷的你们知道了吧?”

  “知道了。”

  “谁?”说到这里,沈小玲突然觉得自己很傻,是谁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就算知道是谁,自己刚刚来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人。就算他是一个国家的皇帝或者整个世界,不,这里的世界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人,她也不会知道——她不是这里的人。

  “一个人。”

  “废话!”沈小玲暗骂道,“我当然知道是个人。还要你说。”不过她还是闭上嘴,因为对方还没有说完。

  “是一个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的女人。这个人也没有什么名声。”

  “那你的哪个帮手是怎么知道的呢?”沈小玲觉得很怪,既然不出名,又是从来没见过,怎么知道这个人就是偷翡翠皇冠的人?

  “因为哪个朋友是个占卜师。”

  “天。”沈小玲一拍头,“我没听错吧,一个侦探?还是一个占卜师?”这是她听过的最荒谬的事情了。作为侦探,发现犯罪嫌疑人的办法就是推理和利用科学手段,而占卜是最不科学的了。这个侦探是怎么用占卜的方法占卜到哪个窃贼的?除了一个解释可以说通,就是这个侦探和这个窃贼是一伙的。可是这明显是不可能的,因为在这个老者的眼睛中,她看到的是一种非常肯定的眼神,她几乎都可以读的出来,那眼神是在说,绝对没问题!

  但是沈小玲转念一想,也许不是没可能的。因为她突然想到,这个侦探有可能会“气”。

  同样的思想也在绫子脑中闪过。

  “这个侦探在那里?”几乎是同时,两个女孩子说道。

  “啊?”

  ※※※

  没多久,这个长老就安排了这两个女孩和哪个叫做代号鱼的侦探见了面。

  沈小玲和绫子坐在一间新的屋子里的椅子上。没等多久,外面就传进来了脚步的声音。沈小玲从脚步声中听的出来,除了那几个老人外,的确有一个很独特的脚步声,从声音的质感上,她可以认定那人穿的是特制的皮鞋。因为声音虽然脆,但是却没有一般皮鞋在走路时的喀吧喀吧的声音。

  一边听脚步声,她一边判断这个侦探的服装。因为在她所认定的范围内,侦探通常是风衣,墨镜不离身的。而占卜师一定会穿袍子。如果这个人既是侦探又是占卜师的话……她实在难以想象这个人是什么服饰。

  “长老,你说有人想见我?”外面,一个很磁性的声音传了进来。

  “女人?”沈小玲有点意外,原本她还以为这个侦探是个什么俊郎的男性呢,这实在有点出她的意料。不过如果她考虑过这个人是个占卜师的话,或许就没那么意外了。因为她从来都认为,占卜师这职业也只有女人才可以担当。毕竟,女人的话大多可以让一般的人相信——尤其是漂亮的女人。

  当那几个长老进来的时候,在他们后面,果然有一个女孩子。很意外的,这个女孩子既没有穿风衣,也没戴墨镜,更没有穿袍子之类的服装。她只是一身很平常的打扮,牛仔裤,长袖T-SHIRT,虽然戴着眼镜,但是不是什么墨镜,而是很平常的金边眼镜。在沈小玲的世界里,这身装束就是城市里的女孩装束。不像那几个长老——他们都穿的是灰白色的袍子。

  看着这么明显的差别,沈小玲在意外之外,还有点亲切的感觉。在和这些只穿白袍子的土著人呆上一天后,能够看到一个和自己穿着差不多衣服的人,总算好点。

  见几个人都进来了,沈小玲和绫子便站了起来。虽然不是这里的主人,但是也要尽地主之仪。

  “你好!”走进来的这个女孩子首先向沈小玲打了招呼,她淡淡的微笑,毫无恶意的举动让沈小玲大感亲切。而对方伸手要握手的动作也让她感觉到,这里和自己那里的礼仪也没有什么区别。

  眼前的这个侦探看起来也就二十岁左右,皮肤细嫩,淡淡微笑挂在嘴边,洁白的牙齿初露弥端。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里面透着深邃的光,仿佛一眼看不见底的清泉。好个水灵的女孩!

  “你好。”沈小玲也很客气的伸手,当时当两个人的手握在了一起的时候。沈小玲感觉到一种很奇怪的感觉,那感觉说不出来,就好象对方的手上正流淌过一股泉水,当她的手和这个侦探的手握在一起的时候。沈小玲感觉到了对方手上的“泉水”流到了自己的手上。

  沈小玲慌忙的收回了手,这种感觉虽然不是很难受,但是也足以另她提高了警戒。

  “沈小玲小姐吧。”奇怪的,对方竟然首先开口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见沈小玲惊讶的不得了的表情,这个女孩不禁哑然失笑。“别害怕,我是占卜师,知道你的名字也很正常啊。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孙,单名一个妤字。”

  “孙……妤?”沈小玲这才知道,这里的姓名叫法和自己那边也是一样的。也就是说,两边原来可能是联系的。她没多想,道,“我叫沈小玲。”

  “哦。”这个叫孙妤的女孩下一句话就更让沈小玲吃惊了。

  “你是念能力者吧。还有这边的叫郑云绫的小妹妹也是——很了不起啊,这么小就会使用念。”

  这下,沈小玲真的确定她是一个很厉害占卜师了。因为自到这里以来,她还从来没有说过绫子的真名。而这个女孩绝对不是从她口中知道的,除非刚刚在握手的时候,这个叫孙妤的占卜师从她脑子里抽出记忆。但是,这绝对是不可能的。

  “念能力?”沈小玲不解,这念能力是什么?

  “你会念?”但是她马上就从孙妤后面的话里猜到,这念能力就是“气”。而眼前的孙妤,就一定是个念能力者了。

  “当然!”孙妤微笑答道,“看样子,你好象还不会用念吧,恩……这个小妹妹好象也只是初入门径的样子。要不要我教你们?”

  答案当然是肯定的。沈小玲点头道,“真不好意思,刚一认识,就你的帮助!”

  “呵呵。”孙妤淡笑,“没关系的,反正我也闲着无聊。”

  她竟然这么轻易的就答应了?不太可能吧。

  “不过,”果然,孙妤立刻就接着道。,“我有个条件。”

  沈小玲就知道她不会轻易的教自己念的,不过这也在意料之中,“是什么?”

  “很简单。”孙妤好象很习惯似的一笑,“只要你们答应陪我一起去追回翡翠皇冠就可以了——因为我一个人太无聊了!”

  “哦?”沈小玲绝没想到孙妤竟然用这个为条件,不过这倒也不错,正好以学念的时间来锻炼,以寻宝来检验自己的成果,想到这里,她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就这样,实际年纪相仿的三个女孩就这样成为了朋友。而她们将走的路,首先就是寻找翡翠皇冠的道路。

  ※※※

  最近身体很差,写不出东西来了。看来要好好休息一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