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化蝶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孰是孰非

化蝶辞 竹溪兰谷 3443 2019.06.22 09:41

  三日后的试炼大会于王屋山举行。各仙派掌门及弟子几乎都来参加,此次试炼未收徒的各掌门人都会收授首徒,但烟雨门因幻蝶仙子一事迟迟未提首徒之事,今年,也怕是无果了吧。

  一旁的布告栏前,初一正帮着王屋弟子整理参赛弟子名单,因为他师尊世无双常年云游在外,所以一切大小事物便都落在了他的身上,因太过繁忙,他只好放弃此次试炼。

  云寂看着初一的模样捂嘴偷笑,接着又和浮屠道长与各派掌门一一问好。

  “怎么今年又不见云生?”

  云寂看着来人,正是瀛洲新任掌门尹画魂。尹画魂一袭紫色衣裙,眼含秋波,美目生情。尹画魂本为瀛洲首席大弟子,又深得人心,露曦染死后,她便接任瀛洲掌门一职。她为人豪放却又不失礼节,做事有勇有谋,最恨卑劣小人。上次青云仙子为杀露曦染,不惜耗精兵调虎离山。而那一次的失算,也成了尹画魂生生世世的痛。

  云寂脸色微变,道:“师兄已闭关多年,他已不再参加任何试炼。”云寂朝她笑笑,请她入座,尹画魂也含笑点头。

  等到各掌门皆已入座,试炼才正式开始。此次分新人组、新锐组及精锐组三组。新人组为未拜师的弟子们,新锐组则是已拜师的弟子。千蝶和北星斗均在新人组,十里香在新锐组,而云寂则在精锐组。

  十里香首先上场,千蝶忙去给她加油。与十里香对战的是一王屋弟子,那人见十里香外表柔柔弱弱,不免有些怜香惜玉。可谁料十里香上来就猛攻,已不可阻挡的攻势压制住他,最后一脚将那人踹了下去。

  “阿香,你好厉害!”

  虽说十里香顽皮得很,但在修习上却是一点也没落下。

  千蝶替她擦了擦汗,她笑笑叫千蝶莫要轻敌。千蝶点点头,随后便和北星斗一齐入场。一踏入场地,便如同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一般,美不胜收。

  这……这是比试的场地吗?

  千蝶抬头望向天空,紫色的祥云如梦如幻,周身美景如画,她每走一步,脚下便流光四溢,仿佛置身于神界之中,亦真亦假。

  北星斗不知何时不见,千蝶一时觉得好玩,把试炼的事暂时抛在脑后。她足尖轻点,在纷落的春花中穿梭,清风拂过她的长发,她的衣袂飘然,铃声阵阵,给这静逸的的世界添了一份美妙。

  玩得有些累了,她漫步于河岸,醉心这里的一切。

  “如果阿香和北哥哥也在这里就好了。”

  不远处突然生出一股白雾,千蝶望着那白雾中的身影,急忙跑了过去。

  “北哥哥!”

  她跑到那人面前,却被来人一掌打在肩上,千蝶踉跄着,待站稳后才看清那根本不是北星斗!

  来人一袭玄色华服,长发用绸带简单地挽起,银色面具遮住了他的容颜,他紧抿着唇不发一语。

  “你是谁?!”

  千蝶亮出剑,警惕的看着那人。

  刚才她真是大意了!难怪世人常说灵幽画境暗藏杀机!

  男子并不答话,同样以剑相对。千蝶不再多说,向那男子冲去。两人刀刃相接,虽然看似旗鼓相当,可千蝶明白,自己根本不是眼前人的对手!

  千蝶御剑于空中,借用落花将那男子暂时困住。谁料那人冷笑一声,默念口诀,竟将片片落花烧了个精光。千蝶见状,心下庆幸,原来他修习的是火术!还好她五行皆修,倒也能应付过来。

  她激起河里的水化作道道屏障截断了男子的退路,男子并不慌张,反而以水作结,凝成冰棱向千蝶刺去。

  “小心!”

  北星斗一记光波将那冰棱打碎,又忙问千蝶有没有受伤。千蝶摇摇头,却见北星斗神色一惊,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之时他将她紧紧地拥入怀中。千蝶心里一阵慌乱,北星斗只是闷哼一声。

  “卑鄙。”他力量渐渐流失,背上的伤口貌似不浅。刚刚如果他不在,那现在受伤的只怕是小蝶了!

  “北哥哥!”千蝶见北星斗嘴角渗出一丝血,忙扶他落地。

  “没有这个本事就不要想着保护谁。”

  男子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长剑直指北星斗。

  “在下是没本事,但至少,我能保护我想保护的人。可你,月沐白,你自负力可敌神可从未见你能保护过谁!”

  男子闻言神色微变,持剑的手竟有些颤抖。

  “大胆!你如今不过是凡胎肉体,有什么资格和本殿下这样说话!!”

  月沐白抬脚狠狠踩在北星斗的胸膛上,原本受伤的他又重添痛苦折磨。

  “滚开!!”

  千蝶一剑砍在月沐白的肩上,又出重掌生生将他逼出十里开外。她护在北星斗身前,不准他再次靠近。“我警告你,你若是再敢动北哥哥一下,我绝不会放过你!”

  千蝶气得浑身发抖,这个人还有没有心肝?!北哥哥都受伤了他居然还可以做出这种无耻之事!

  “凭你?”月沐白并不把千蝶放眼里,千蝶一怒之下,以风化刃,向他发起连攻。月沐白肩上的伤口还在流血,可他却并不在意,依旧与千蝶对峙着。

  月沐白突然转守为攻,利刃直往千蝶身上刺去,千蝶侧身躲过,趁机向他脸上袭去,未等他出手,千蝶便扯下了他脸上的银白面具。

  “呵,我倒要看看,是何人敢如此猖狂?”

  千蝶转身看向他,却只觉时间仿佛静止一般。

  那是怎样一张宛若天神的容颜啊!

  他头上的绸带不知何时飘落,长发随意散开,红眸凛冽,白皙的脸上因刚才的打斗多了一道伤痕,却将他衬得更加妖冶,他此刻有些恼怒,映入世俗眼中,却是入骨的苏媚。

  “你好大胆子!”

  月沐白抢过面具,伸手给了千蝶一记重击。

  “啊!”

  千蝶没来得及防备,一下子栽在地上,她强压制住上涌的血气,将喉头的鲜血生生咽了下去。

  “不要再挑战我的耐性。”他冷眼看着千蝶,最后转身离去。

  北星斗过来扶起千蝶,他眉间流露的担心让千蝶有些自责。

  “北哥哥……你认识他吗?”

  千蝶吃力的站起,北星斗一时不知怎样回应她。

  “北哥哥,你是谁?”

  “!!!”

  北星斗一脸诧异的看着千蝶,仿佛刚刚的话是他听错了一般。“你在说什么啊……”

  千蝶摇摇头,叹道:“那男子生得如此不凡又是高手,更重要的是他也在这试炼之中,普通的弟子不可能有他那样的修为,所以,我猜他应是位仙人,而且还不是一般的仙人。可我想不明白的是,他为什么会认识你,似乎还和北哥哥你有着恩怨是非……北哥哥,你,到底是何人?”

  “!!”北星斗看着她坚定的眼神,一时竟有些难言的苦涩,他知已不能再瞒她下去,只好无奈苦笑着摸摸她的头。

  “果然小蝶长大了呢……”

  “……”

  自盘古上神开天辟地以来,天地万物灵气四溢,众神集灵气所生,创造了如今这个世界。而在宇宙深处,星辰繁衍出的力量分化为南北两方虚无世界,由星辰之力滋生出的余力幻化为两位星君,掌管着南北两界。南方南斗星君,北方北斗星君,两位星君惺惺相惜,以夜为盘,以星作棋,夜夜以此为乐。

  可是,就在幻蝶仙子被诛杀的那一年,突然出了变故。

  南斗星君性情大变,整日饮酒,颓废不堪。弄得玄空多生祸乱。无论北斗星君怎样劝都无济于事。他深知这一切的根源是由杞莲上神而起,于是便于神池去寻她。一向清心的杞莲上神,在刚被封为花神后不知为何走火入魔,杀人无数,为祸仙界。

  北斗星君竭力阻止却被杞莲上神掏了心肺,并将他的魂魄流放人间。那一世的变故太多,回忆起来只有满目的疮痍。

  “所以,北哥哥你是……”

  千蝶瞪大双眼,有点不可思议。

  “没错,我就是北斗星君。”北星斗苦笑着看她,“很可笑吧,曾经高高在上的星君如今却是这般模样。我之所以瞒着你,一来是不想你知道太多,免得被连累。二来,则是我不知道告诉你之后该如何面对你,我……”

  “不要再说了!”千蝶上前几步,紧紧地抱住北星斗,眼泪顺着她的脸颊落在他的衣襟上。“一直以来北哥哥都是对小蝶最好的,小蝶不会因为什么而刻意疏远你,北哥哥你前世凄苦却无人知晓无人懂得,这种滋味我虽没有体会过但小蝶明白你的难过。

  “北哥哥是我的家人,是小蝶在这世上的亲人,所以小蝶绝不会离开你半步。可是,北哥哥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为什么不让小蝶一起与你分担痛苦?北哥哥那么照顾我,我却从未为你做过什么。小蝶再也不会让你痛苦第二次了。”

  心里一直存着的巨石终于落地,北星斗竟一时感动的无法言喻,只是回抱着千蝶,点了点头:“我相信。”

  两人从试炼场地里出来已是午时,月沐白不知为何中途退出试炼,所以这次的胜利属于千蝶和北星斗。

  “月沐白是帝君的儿子,我与他曾因杞莲上神一事发生过争执,他执意要将杞莲上神诛杀以儆效尤,可是这背后的事情绝不会这么简单,我在帝君面前担保会彻查此事,谁料杞莲上神突然堕入魔界,还将月沐白的妹妹……残害致死。”

  “难怪月沐白会这样做……可是,这并不是北哥哥的错呀!”

  “孰是孰非,自知其味。旁人又怎能理清?月沐白找到我,不过是为了向我报复,只是没想到,会把你也牵扯进来。”

  千蝶握紧北星斗的手,使劲摇了摇头:“我不怕!我可以保护自己,也可以保护北哥哥的!不管怎样,是月沐白执念太深,虽然有丧妹之痛,但也不能不明是非。这件事根本就不北哥哥的错!”

  何况,帝君都没有追究北哥哥,他一个做儿子的凭什么这么嚣张!

  两人回到各自住处,千蝶却一直不放心北星斗,生怕月沐白又找上门来。十里香经过几番比试,已成功进入前八强。

  千蝶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她伸出手指在床上胡乱的划着,嘴里还轻轻念叨着:

  “月沐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