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化蝶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试炼大会

化蝶辞 竹溪兰谷 2453 2019.06.21 06:01

  自那日千蝶从大殿上回来后,整个人都变了个样子。每天不是发呆就是反反复复的看浮屠道长赠她的铃铛,偶尔还会傻笑几声。北星斗忍她几次,这次终于忍无可忍,“啪”的一下扔下书走了出去。

  千蝶猛然回过神来,见书不知何时掉在了地上,而北星斗已起身离开。

  她有点茫然,但自知应是自己过错,心下把自己骂了一顿,慌忙追了上去。北星斗走得很快,她小跑了一阵才追上他。

  “北哥哥。”她拽着他的衣角,他并不理她。

  “北哥哥,慢一点,我跟不上你了。”北星斗闻言还是不回头,可步子却放慢了许多。

  千蝶知道他并未真的生自己的气,心下几多欢喜,于是低头赶忙认错:“北哥哥,我错了,你不要不理小蝶。”

  北星斗忽然停下,千蝶猝不及防的撞在他的背上。

  已经不同于往日,北星斗不再是那个小小的孩子,他的背宽厚了许多,已然成长为了翩翩少年,比千蝶高出一个头来还绰绰有余。

  北星斗转过身来,一脸严肃,声音却依旧温和:“哪里错了?”

  哪里都错了……

  千蝶咬着食指,把头低得不能再低,嗫嚅道:“我不该走神,不该不听北哥哥的话,更不该惹北哥哥生气的……”

  北星斗看着她的可爱模样,忍俊不禁,又无奈的叹道:“生气归生气,但我更担心的是你,这几日你总是心不在焉,你到底怎么了?”

  他和她一起长大,她的心思他怎会不知,只是变故太多,他只想要好好的保护她、照顾她,却无奈小小的她总想要变强,不再让他事事护她周全。

  他不知道是她变了还是他一直不知道她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她明明就在自己眼前,却像是隔了千山万水,无法靠近。

  千蝶抬起头,有力的握住他的手,缓缓道:“我只是在想试炼大会的事情,想着要好好努力才不枉北哥哥这几个月来的教导。对不起,让北哥哥你担心了。小蝶向你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

  是呀,他这几个月来不惜牺牲自己的时间来教她一些法术,他还每天给她讲解六界奇闻传说,教她净心,为她排疑解难。

  什么仙级、修仙忌讳,什么仙派法宝等等,这些她落下的基础功课他全部给她补了回来,这世上除了爹爹娘亲还有北哥哥,再找不出有谁能对她这般一二了。

  千蝶的手不自觉的握紧铃铛,北星斗见后却是陡然一惊。

  伏羲铃?!小蝶怎会有此物?

  原来这伏羲铃是各仙派长老亲授之物,因每个人的能力和修习的属性不同而分为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生相克。随着弟子的能力越强,所发出的铃音摄人心魂的能力也就越强,但自千年来妖魔肆意横行,各仙派的伏羲铃皆被毁坏,现如今只有烟雨门和其他较强的三大仙派还持有此物。

  可是,伏羲铃乃各派长老弟子所持之物,云寂、云生以及初一皆有一个,她一个半大的孩子,又没有什么道行,最重要的是她何时拜烟雨门长老为师?又何曾拜过师?怎会有如此法宝?

  “你的铃铛?”

  “是师父给我的!”千蝶得意地摇了摇铃铛,眼里尽是笑意。

  “师父?”北星斗一阵疑惑,这铃铛貌似还施加着封印……

  “什么师父啊,都是小蝶一厢情愿!”十里香不知从哪里窜了出来,把两个人吓得皆是一惊。

  她本就比千蝶年长两岁,如今出落得越发动人。只是模样和行为举止难以匹配。

  十里香将那天大殿前的经过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北星斗,令北星斗哭笑不得。

  “我会让掌门做我师父的!”千蝶不服气,朝他们做了个鬼脸转身就跑掉了。

  掌门既然给了她铃铛,就说明她可能会成为他的弟子的!

  北星斗对千蝶的无厘头甚是无语,扭头一看,却见十里香正“含情脉脉”的看着他。

  “有病!”他白眼一翻,兀自离去。

  “……死小子,你再给我说一遍!!”

  于是,两个人又打又骂的身影逐渐远去……

  晚风轻拂,竹林密语。

  千蝶一遍遍地练习着剑法,青色的衣袂伴着风飞扬着,腰间的铃铛也随风而响,整个竹林发出阵阵悦耳铃声。她练得有些累了,慢慢停下。

  此时月正圆,晚风甚好,她却无心观赏,无心享受。

  千蝶活动了一下手腕,正待她放下剑之时,一双有力的手突然从她身后环住了她的腰。她本能的回身狠狠一劈,那人反应迅速,及时钳制住她,趁那人不备,她抽出另一只手化作拳狠狠地打在了那人脸上。

  “哼。”那人闷哼一声,却又咧嘴笑了起来:“几年未见,你这小家伙倒是厉害了不少。”来人扯下脸上的黑纱,邪魅又略带顽皮的朝她勾唇。

  千蝶惊喜的看着那人,欢快的上前几步便被那人一把抱了起来。

  “南宫哥哥!”

  “这么多年没见你倒是长高了不少啊,嗯……也变沉了。”南宫默掂了掂,假正经的说道。

  千蝶小脸一红,不服气的哼了一声:“哪有啊!”

  “沉了就说明你在这里过得还不错,烟雨门没有亏待你,不然,你瞧我不教训他们!”

  千蝶嘿嘿一笑,南宫默用脸蹭了蹭她的发髻,又捏了捏她的脸蛋,这才心满意足的将她放下。

  两人坐在台阶上有说有笑,其实,这几年来千蝶一直和他保持着联系,那只纸鹤一直被她好生收着。只是最近她忙于练功未曾与他联系,可她没想到他居然会专门跑来看她!

  南宫默突然瞥见她手上的伤痕不免皱起了眉。

  千蝶察觉到他的目光,笑着说:“南宫哥哥不要担心,只是皮外伤而已,过几天就是试炼大会了,我得抓紧练习,所以有些小伤也是难免的。而且,修仙问道哪有不受点小伤的。”

  南宫默略有不满,道:“我本来不想你来这破地方,玷污了你的灵气,可惜啊,那臭小子居然一声不响的就跟着花陌繁进了烟雨门。”南宫默轻轻抚过她的手,伤痕顿时不见。

  千蝶笑笑,叫他不要再为她担心,她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你刚刚说试炼大会,那之后的拜师大会上,你想好拜谁为师了吗?”

  “当然!我要做掌门的弟子!”千蝶坚定地说着却不承想南宫默瞬间冷下脸来,扳过她的小脸冷冷的开口:

  “不许。”

  “为什么?”千蝶有些生气,她知道南宫默一向是为了她好,可是她想拜谁为师是她自己的事情,不需要什么要别人来干涉!北哥哥是这样,现在连他也是这样!

  “就是不许,没有为什么。”他曾经那样对你,你却还是死心塌地的跟随他,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也不问你是否忘记前尘往事,那老家伙有什么好,值得你一次次的为他努力!

  千蝶挣脱他的怀抱,起身背对着他,故作生气状:“南宫哥哥你再这样小蝶就不理你了!”

  “想当谁的弟子是我的权力,谁也没有资格插手,我知道南宫哥哥你一直为我着想,但你可知小蝶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不是为了名利,也不是为了入得仙班,她只是想保护自己,保护自己爱的人,想用自己的实力证明她不是只会依赖他人的小丫头,她也会保护别人的!她如今已经十几岁了,虽说还没有对这人世大彻大悟却也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只是为何她身边的他们就是不懂她。

  北星斗总是保护着她,也不问她是否愿意。

  十里香时刻都跟她在一起,一有人欺负她,她就会帮自己教训那人。

  就连南宫默也一直不问她的想法一味的为她做这做那。

  是,她知道他们对她很好,可是他们这般护着,她并不是很快乐。

  “好了好了,我不说就是了。”南宫默见她生气,无奈之下只好退让。

  “不过,你也得要保护自己。”

   他伸出食指轻轻在她额头上点了一下,似蜻蜓点水一般。千蝶怔住,只觉一股暖流涌入,接着又很是不解的看向南宫默。

  “这是何物?”

  “这是留给你的一条后路,虽说试炼大会只是一场小试,不过这并不代表没有伤亡。比试致死的事发生的机率是很少,但往年毕竟也发生过,所以不得不防。不过记住,不到万不得已,我给你的东西,切勿使用。”南宫默神秘一笑,又道:“好了,我这次是偷偷来的,所以要回去了,不然就要被发现了。”

  他说完后又抱着千蝶转了几圈,最后消失在她眼前。

  千蝶知道,他是魔界中人,还是很厉害的魔尊,若是被烟雨门发现魔界魔尊私自擅入,殃及的首先是千蝶。她有些感动,南宫哥哥还是为她着想。

  不过……他所说的那东西,究竟是何物?

  千蝶郁闷地挠了挠头,也没有多想什么,既然是南宫哥哥给她的东西,应该也没有什么问题吧!

  千蝶拿起剑,又练了几次后才回去休息。近日来她拼尽全力练习,次次都是筋疲力尽,回了房里便一头栽倒在床上睡了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