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化蝶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铃铛音响

化蝶辞 竹溪兰谷 3107 2019.06.20 08:59

  “想进烟雨门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一般刚进来的新弟子都以为只要进了这里就没有问题了。事实上,在你们这群弟子当中还要选出一批有潜力的弟子,然后再通过拜师大会来证明自己的实力,只有拜了师,过了三重幻象,才算正式入门。”

  “幻象?”

  “嗯,烟雨门之所以能隐没尘世而不被妖魔侵犯就是因为这三重幻象,分别是情方‘痴象’、贪方‘念想’和恨方‘怨象’,所谓情贪恨皆指人心中的执念,情伤心,贪残心,恨毁心,而心没了,人又如何续命?妖魔怨气太重,一旦侵犯必定会落入这三象之中,想要逃也只能是徒想。”

  “那这么说来,烟雨门中的人都是无情无欲之人?”

  “也不能这么说吧。有些通过的弟子都在后来有了自己的执念,那些心里有鬼的自然不敢走这些幻象。”

  北星斗低下头,不知在想些什么。初一见他失神,笑道:

  “你不用担心这些,童心是世上最纯净的东西,你们这个年纪不会有太多的牵绊,你也就不用担心我刚刚跟你说的那些。”

  北星斗笑笑不说话,他怎能不担心?

  话说回来,小蝶跑哪儿去了?

  后山依旧有弟子在练功,千蝶顺着溪流走着,想缓解一下心里的那种压抑。正出神的望着河里小鱼时,突然被身后的一股力给推了进去。

  “啊!”惊叫一声,她扑倒在水里。

  “噗,笨死了。”

  千蝶坐在水里,不解的看着姽婳和其他戏弄她的弟子

  “你们……”

  “你真的一点法术也不会啊。”姽婳笑着,伸出食指在空气中一划,就见千蝶头上的发带飞了过来,再一晃手腕,河里便激起一段水柱将千蝶弄了个湿透。她的头发散开紧贴在湿漉漉的背上,那双眼睛依旧看着姽婳,似要哭出来一般。

  “不会法术还想再这么短的时间内入门,你以为你是谁啊?哟,哭了?哈哈哈哈哈要不要找你那小哥哥来教训我啊?”姽婳妩媚的笑着,那双眼睛有些邪佞,微微折射出紫色的光芒。

  “这个傻丫头除了哭就会告状!”

  “有人引荐又怎么样,蠢得要死还想入门,可笑!”

  几个人欺负完她后就满意的离去,千蝶像失了魂一样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明明比她大不了几岁却可以这么过分的欺负她,为什么又凭什么?

  “呀,你怎么了?”十里香经过看见她这个样子吓了一跳,赶紧跑到她身边想将她扶起来。

  “谁干的?太过分了!你告诉我,我去收拾那帮小兔崽子!”

  ——不会法术还想再这么短的时间内入门,你以为你是谁啊?

  ——这么个傻丫头除了哭就会告状!

  ——有人引荐又怎么样,蠢得要死还想入门,可笑!

  耳边回荡着他们嘲讽的声音,千蝶咬紧牙,推开十里香的手自己站了起来,又一脸认真的看着她:“你教我法术好不好?”她要学法术,一刻也等不了,那些嘲讽她戏弄她的人她永远也不会忘记。她不告诉北哥哥也不告诉阿香,她要自己变得强大,然后……自己报仇!

  “啊?教你法术?”十里香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自己的实力虽在那些普通弟子之上,可也就比他们厉害那么一点点而已,何况自己平时都在玩,半斤八两的,怎么去教别人啊?!

  “嗯,我要变得厉害。”

  见千蝶一脸认真的样子,她也不好推脱。

  “额……这个嘛……其实吧,我十里香虽然贪玩但好歹是我初一师父的徒弟,教法术这种小事包在我身上了!”她信誓旦旦说着。

  “那好,咱们现在就开始。”

  “咳咳……现在?”

  “对!”

  十里香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答应了她。她默念口诀,伸手一挥便将她梳洗好。“看好了啊。”她闭上眼睛双手一起结出花印,无数片花瓣像细针一样刺出去,激起一阵水花。千蝶看得目瞪口呆,嚷着要学这个。十里香告诉她口诀,让她摒除杂念。

  千蝶学着十里香刚刚的样子使足了力气运功,可是四下里寂静一片,什么反应也没有。

  “怎么会这样?”

  “你刚来,一点基础都没有,这很正常,记住我告诉你的东西,等你以后打好了基础你再练我这招。”十里香冲她微笑,突然脸色一变:“完了完了!小姑奶奶你要害惨我了,师父还在等我啊!!”她像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去。千蝶不满的看着远去的她:她现在就要学!不要什么以后!!

  也许是因为想报仇或者是因为觉得自己太弱小,从上次见十里香回到住处以后,她没日没夜的学习,白天她就去后山偷偷和众弟子一起学习,晚上就找十里香要些秘籍,让北星斗陪着她一起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已经能够和弟子们练习的她比以前更加要强,昔日爱哭的小女孩早已不见踪影,北星斗也对她这五年的变化感到诧异。

  “小蝶!”十里香双手掐腰喊着。

  “阿香!”千蝶跑出来,挽着她的手道:“嘿嘿,你答应过我的事还记得吗?”

  “当然,这不是趁着云寂师伯今天有空,让她带我们去烟雨门大殿,我死皮赖脸的求了她好久。就让你见识一下烟雨门大殿的壮观!”对于云寂,十里香从不跟她来硬的。

  “就知道你行。”千蝶和她击了个掌,两人相视而笑。

  十里香和千蝶刚说着,就见云寂朝她们两个招手。千蝶看着她,知道她已经修成正果。云寂和三年前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她仙身已成,将自己的容颜定格在了十九岁,像她这般大的仙人没有几个,可见这几年她有多努力。

  “师父正在大殿里和其他仙派的掌门商讨试炼大会的事,你们两个不要打扰到他们。”云寂千叮咛万嘱咐,千蝶和十里香乖巧的点点头。她以前听说过云寂的师父就是烟雨门的掌门,但一直没有见到他。掌门的弟子,那得多自豪啊!千蝶想着,暗下决心誓要做掌门的弟子。她才不管什么姽婳,她现在已经不是那个爱哭鬼了!

  “阿香,掌门就收了云寂师姐一个弟子吗?”千蝶好奇地问。

  “不是啊,云寂师叔是三弟子,还有一个是云生师叔,他是掌门的二弟子,可是云生师叔已经闭关好几年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那……大弟子是谁?”

  十里香想了半天,看见千蝶的发饰才想起来:“是幻蝶仙子。”

  “似乎被电流击中一般,千蝶浑身僵硬的站在那里。奇怪,她这是怎么了?

  “但是幻蝶仙子已经死了,传言说她是被妖魔杀死的,可是这事已经过去了千年除了掌门和其他资质较深的仙人外,没有人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样啊……”

  正待想着,突然一阵铃声传来,千蝶猛然抬头,却见大殿上正站着一位老者,千蝶一怔,瞬间又低下了头。那个老爷爷的眼神……好像在哪里见过。

  “师父!”云寂迎上去,浮屠道长跟她说了几句话,云寂点点头就离开了。

  “弟子十里香拜见掌门。”十里香一改往日调皮的样子,千蝶还是站在那里,脑子里一片空白。

  “小蝶,快拜见掌门啊。”十里香扯了扯她的衣角,小声的说道。

  “哦,弟子百里千蝶拜见掌门。”她低下头去,心脏扑通扑通的乱跳。那清脆的铃声响起,一直到她面前才停止。

  浮屠道长看着她,心里有点惊讶,但很快有摇了摇头,这丫头的名字从一年前他就听过了,据说因为曾经有人得罪了她,她就把人打得三天都爬不起来。如此的性格,根本就不会是她。

  “你叫百里千蝶。”

  千蝶抬头,清亮的眸子看着他:“是。”

  浮屠道长半天说不出话来,不是因为别的,只因她的容颜竟有三分神似幻蝶仙子,天底下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吗?浮屠道长还是不敢确定,因为他从未见过幻蝶仙子的童颜,幻蝶仙子从一诞生就是成年女子的模样,他不确定也是正常的。浮屠道长见她一直盯着自己腰间的铃铛,便取下来赠与她。

  “这……弟子不敢。”

  “有何不敢?你身为烟雨门的弟子早晚都会有一位师父,我这铃铛是代你未来的师父赠你的。”

  十里香撇撇嘴:掌门真偏心,因为这玩意她可是缠了他好久,结果他都不给,还说她整天贪玩不用功,哼!

  浮屠道长的话本没有什么寓意,可在千蝶听来却不一样:“啊,这么说,您要收我为徒?”

  浮屠道长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千蝶扑上来抓着他的胳膊:“师父!徒儿百里千蝶,以后请多多关照。”

  “……”

  “……”

  什么……

  十里香和浮屠道长两个人一同呆住,这哪跟哪啊!!

  “咳,你误会了。”

  “师父,弟子以后会听话的。”

  “我没有说要收你为徒。”

  “师父,您现在反悔已经没用了。”

  “……”浮屠道长见她缠着他不放,甩开她就大步离去,这孩子怎么这么不讲理?!

  十里香戳了戳了她,担心地问:“你没病吧?”

  千蝶攥着铃铛,看着他离去的身影,痴傻地笑着:“师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