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化蝶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化蝶辞

竹溪兰谷

  • 仙侠奇缘

    类型
  • 2019.06.18上架
  • 11.78

    连载(字)

5位书友共同开启《化蝶辞》的仙侠奇缘之旅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万劫不复

化蝶辞 竹溪兰谷 4037 2019.06.17 20:21

  碧桃殿上,瑶池盛宴,众仙女霓裳轻舞,风姿绰约。帝君和帝后坐于大殿之上,与众仙举杯同乐。众仙家几乎都已入座,唯独不见第一排首座的仙人。这时,只听一声响亮的通报:“幻蝶仙子到——”

  只见一个白色身影正优雅地走来,所有人都往她这边看来,只是听说幻蝶仙子倾国倾城,如今一见,宛若世上最纯洁的一株白莲,让人觉得多看一眼都是在亵渎。

  幻蝶仙子衣袂飘然,身后跟着几十只蝴蝶,所到之处都有蝴蝶生出并伴随着一股淡雅的香气。她唇边挂着微笑,眉心之间的仙印莹白耀眼,来到自己的席上,双臂微拢,薄唇微启:

  “参见帝君、帝后,今日因有要事误约,还望帝君、帝后海涵。”此声一出,众仙心头仿佛巨浪涌现,那是一种怎样的声音啊!恐怕这六界上下再无声音与此相比,就算是乐仙的天籁之音也不过如此。

  “仙子言重,快请入座。”

  幻蝶仙子这才坐下,与众仙点头问好。打过招呼后,为自己斟一杯玉露,长袖掩口,一杯下肚,唇齿间净是清香,甜而不腻。这琼浆玉露果然名不虚传。

  “今日难得见仙子一面,不如痛痛快快饮一杯如何?”只见来人一袭青衣,裙摆随风飘扬,三千青丝却一点也不乱,此人正是负责织云弄霞的青云仙子。可是,平日里她与她从未正眼看过彼此,甚至近日两人还有着过节,今日怎么……

  “怎么,仙子是嫌我只是一介小仙吗?”

  “哪里,青云仙子多虑了,这仙界有哪一个人不知青云仙子的美名呢?又有哪一个人敢得罪青云仙子?”幻蝶仙子起身,接过她手里的琉璃杯盏,一饮而尽。

  也许……是她多虑了吧……

  青云仙子笑了笑,神秘而诡异。幻蝶仙子有些眼花,为何青云仙子面部如此狰狞,讥笑着她?意识渐渐模糊,忽然明白酒里下了东西,她运功想将药给逼出来,却一点力也使不上。

  看着青云仙子的口型,她恨自己愚钝,无奈神识抽离,终归只能闭上双眼。而她也知,一旦她睡过去,便会万劫不复。

  可是,她阻止不了青云仙子。

  大战在前,一触即发。

  烟雨门万蝶宫内,一位老者正看着周围一切,感慨不已。殿内物品摆放得整整齐齐,可是昔日的人儿早已经不在了。眼泪一滴一滴落下,浮屠道长长叹一声,道:“是为师对不起你,要怪就怪我好了,为何还要牵连仙界呢?”离上次仙界大战已经过去了千年,可当时的场景就犹如昨日之事一样历历在目,叫人不能忘却。

  犹记得,白衣翩翩的她,眼中是怎样的仇恨与伤感。

  那日诛仙台前,她一掌将青云仙子打了下去,那诛仙台下深不见底,简直就是死穴。

  千百年来死在诛仙台下的仙人一千八百多个,之所以被称为死穴,是因为掉落的过程生不如死,仿佛经历层层剥皮剔肉之苦,这一千八百多个仙人当中,有一半以上是刚下诛仙台仙躯就已破碎,从古至今,没有谁能够在台下完好无损,就算是帝君也不能幸免。

  可是幻蝶仙子却在瑶池宴那天,将青云仙子打了下去,又出剑欲杀灵姝仙子,幸亏众仙挽救及时,才保下了灵姝仙子一命。但灵姝仙子已被幻蝶仙子重伤,如今也只是废人一个。

  帝君大怒,下令追捕她,仙界无一人肯站在她身边。

  “师父,弟子并无过错,请您相信弟子,师父!”那日,她来求她,求他相信她,可是他却……

  “早知你会妄起杀念,我当初就不该收你为徒!”他受不了自己最骄傲的弟子如今却是一个不辨是非的孽徒!想他苦苦教导,却换来她犯下的如此罪孽。

  “师父,我求您了,我给您磕头了,我没有杀青云仙子,我没有!”她哭着喊着,死死地抓着他的衣袂,拼了命的挽留他,“师父,师父!”

  响亮的“砰砰”声穿过他的耳膜,那地上的鲜血刺得他眼睛生疼。幻蝶仙子身后的彩蝶再无了往日的夺目,病怏怏的,仿佛是将死之人。

  “啪!”重重的一耳光,幻蝶仙子的左脸立刻肿了起来。

  “孽障!我念在我们师徒一场,今日放你一马,若再见之时,便是你的死期!”狠心甩开她,大步踏入殿中,他丝毫也没有想过她是被诬陷的。最后的最后,浮屠道长依旧没有回头看她,是他,放弃了她……

  浮屠道长回过神来,有些怅然若失,尽管已经过去了千年,可是现在,他后悔也无用了……

  浮屠道长起身回到正殿,竟不知不觉在案台前睡着。

  人人都说幻蝶仙子错了,人人都不肯相信她,可是谁能知道,那自以为是的仙界众仙才是将她逼死的罪魁祸首!

  那日看着浮屠道长头也不回的离开,幻蝶仙子心里一阵疼,额头上的血滴落下来砸在她雪白的衣服上,顿时,一朵艳红的彼岸花绽放。

  师父,我没错……

  蔚蓝的天空上,划过一道白光,紧接着无数的光划过,夺人眼球。

  “妖孽!看你往哪里去!”雷空突然出现,截了幻蝶仙子的去路,她只能停下。数千名天兵天将将她围了起来。看来,只能背水一战了!

  “幻蝶仙子,我敬你是生灵之仙,不想与你动手,如今你已无路可退,还是快随我们回去向帝君请罪吧!”王屋掌门洛成羽好言相劝,刚要上前却被幻蝶仙子一掌逼开。

  “请罪?本仙问心无愧,无错无罪,试问掌门,请什么罪?!”她负手而立,眉心间的仙印越发灼人。

  “孽障!你当我们全是瞎子吗?!瑶池宴上,你因与青云仙子不和,就将她打下诛仙台,却被灵姝仙子看到,于是你便又起歹念,想杀人灭口!要不是我们众仙及时赶到,恐怕日后,你定危害苍生!”雷空厉声斥责,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幻蝶仙子不禁又一下子火大,她堂堂仙子,视六界生灵的安危为己任,又怎么会对同仙下死手!

  那青云仙子法力不比她差,怎会被她轻易打下诛仙台!还有灵姝仙子,她与她向来交好,又怎会因这种事将她灭口?!

  那日在瑶池,明明就是青云仙子用幻术制造假象,又扮成她的模样去杀灵姝仙子,一切的一切,只不过是因为她护了人界,坏了青云仙子要乱人界的计划而已!

  “好一个危害苍生,我今日倒要看看,是我死还是你们亡!”雷空大叫不妙,一个震天雷就朝幻蝶仙子劈了过去,幻蝶仙子单手结印,无数只灵蝶出现,轻易就化解了攻击。趁幻蝶仙子还击之时,洛成羽默念咒语,一把上古神剑赫然在手,凝聚真气于剑,一出剑便是百招,整整一百八十剑全部落在幻蝶仙子身上,浑身筋脉被挑断,再无还手之力。

  北海龙王扔出冰索,将幻蝶仙子紧紧捆住,六仙女将她收入洁白的瓷瓶中,连施五重封印才彻底压制住她,六仙女看着瓷瓶不由一阵苦涩:仙子啊仙子,我也只能保你三魂,剩下的要看你自己了!

  再回瑶池,一切皆已变样,唯一不变的是那瑶池内的七彩净水,依旧光芒四射,撩人心间。六仙女将瓷瓶交给浮屠道长,只见他灵指一点,瓷瓶破碎,一个白色光点慢慢幻化成人形,幻蝶仙子跪于大殿之下,她的身上已无束缚。依旧一身白衣,依旧香气淡雅,只是身边的蝴蝶竟全变成了血红色。

  “仙子坠入魔道,甘愿做堕仙,置仙界于何地!”帝君的声音不怒自威,只听一声冷笑,众仙无一不倒吸一口凉气。“本仙心系六界,仙印依旧纯正,何来堕仙之称?!”

  “你丧心病狂,对同仙都下杀手,还敢说心系六界?你仙印虽正,灵力却也变得污浊,不是堕仙又是什么!?”帝君冷道,而她只是苦笑。望了一眼师父,他依旧不肯看她,她以为,多年来的师徒情谊堪比父母之爱,就算六界所有的人都骗她,恨她,想要杀她,但是起码师父还是疼爱她的,可是,毕竟只是她以为。

  一下之间,呵责之声不断,各派掌门都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接下来,便是仙吏宣读她的“罪行”,空灵的声音犹如弦音搔刮着人的耳膜。

  “孽障仙子幻蝶,不顾同仙之谊,仙界安危,枉为生灵之仙,残害同仙,重伤灵姝,背德犯上,不仁不义,孽障幻蝶,你可知罪!”

  幻蝶仙子忍痛挺直腰板,不卑不亢,傲视一切。“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强大的气场震慑住了众仙,未等众仙反应又听:“不必审了,本仙无错即罪,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反正横竖都是一死,尽管她再怎么反抗、逃避,终将是尸骨一具,倒不如来得痛快些,让她也好解脱。

  帝君没有说话,示意将她带到诛仙台前,浮屠道长一惊,就算她犯下重罪,也不至于死于诛仙台啊,若是下了诛仙台,再加上仙索穿身,那等于是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

  诛仙台前,她的衣袂飘然,血色的蝶围在她的身边,似乎在为她唱着葬歌,香气渐渐淡了下去。那日瑶池宴上,她误喝了青云仙子的酒,在昏过去的那一刻,她听到青云仙子对她说的话,原来。一切都由她插手人界祸事开始。可是,到现在师父都没能看她一眼,他就真的那么的不相信她吗?

  “你自负一生无悔,却让仙界颜面扫地!幻蝶,你背叛仙界,残害同仙,不仁不义;你辜负六界生灵,辱没你师父名誉更是枉为上仙。如此不仁不义心狠手辣之人,判你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你可有怨?!”

  呵,真是不给她留一条活路!难道所有做错事的仙人都要背上不仁不义之名吗?!更何况她无错!

  怨也好,不怨也罢,于她而言,生无可恋。

  “啊——”惨厉的叫声让人毛骨悚然,未待她做好准备,仙索已穿过了她的手腕,接下来是肩部、腹部、脚踝,每一次穿过速度极快,根本就不给她喘息的机会。幻蝶仙子紧咬着牙,真气不断流失,仙身已失大半。六仙女再也看不下去慌忙上前。

  “仙子是生灵之仙,纵使犯了再大的错也不至于灰飞烟灭,求帝君网开一面,放仙子一马。”六仙女慌忙求情,怕再这样下去自己也保不住她!

  “退下!”帝君看都没看六仙女,示意继续执行。

  “哈哈哈哈活该找死!谁也怪不了谁,只能怨你自己!”就在幻蝶仙子将失仙身之际,突然听到一阵笑声。

  幻蝶仙子抬起头,浑身的血迹十分刺眼,原本几近消失的香气突然浓烈起来,那张超凡脱俗的脸忽然让人有些畏惧。

  密语……呵,好一个活该!

  “我活该找死?!哈哈哈哈!我曾以为这仙界公正无私,没想到害起人来竟这般残酷!死在仙界的仙人不计其数,而你们却口称替天行道,试问这六界有几个仙死于妖魔之手!!”幻蝶仙子墨色的眸子血红一片,声音空灵虚缈,好听得想让人掉眼泪。浮屠道长看着此刻的她,竟有种想杀人的冲动!

  “是我自负,想要除恶却害了我自己,倘若哪天我重返六界,我定要你们一个个死在我的手里,我要这仙界全都为我陪葬!!哈哈哈哈!”她仰天大笑,眼泪却不断流出,再无留恋,纵身跃下诛仙台。

  一瞬间,乌云翻滚,海水倒流,惊雷之声不绝于耳,人界灾祸不断,血流成河。

  浮屠道长永远忘不了她脸上的绝望,也永远忘不了她当时的恶咒。他不知道,她一心为了仙界,最后却是自己逼她,仙界逼她。

  那日她死,六界乌云笼罩长达十年,人界漫天大雪不绝,草木皆枯,再无一点生气。

  她死,万物枯;她灭,天地灭。

举报

作者感言

竹溪兰谷

竹溪兰谷

初来乍到,请多关照♡

2019-06-17 20:2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