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化蝶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冰释前嫌

化蝶辞 竹溪兰谷 3014 2019.07.07 10:34

  拜师大会结束已有三日,尽管众弟子再有什么遗憾和怨言也无济于事。烟雨门大殿的钟声每日午时都会连响三下,可这看似与平常一般无异的烟雨门内部早已是暗潮涌动。

  因为拜师后不似以前那般自由,千蝶与北星斗和十里香自然少了联系,不过,对于他们来说,这并不是什么问题。

  每每午时,殿外都会出现一个青白色的身影,不偏不倚,正好跪在大殿外的中央。

  千蝶叹口气,云寂师姐还真是不死心呐……

  虽说她现在比云寂初一的辈分还要年长,可是师姐师兄的已经叫惯了,总不能让他们叫她师姐吧?她自己听着也极为别扭。再说,云寂师姐也不情愿呐……

  “师姐,你还是请回吧,这样做对你也没有什么好处吧。”

  云寂抬头,与她视线相对,眼眸中的不满明显的在那儿摆着。

  “别,我受不起你这声‘师姐’!”

  千蝶不再多说,转身回到殿内。

  “我果然还是惹到她了……”

  千蝶知道,云寂并不是因为掌门收了她做徒弟而生气,而是因为千蝶的身份是足以震惊各派的烟雨掌门的首徒。

  九十八代……刚好是幻蝶仙子的那一代,她一个小丫头,修为又不高,有什么资格去顶幻蝶仙子的位子?别说是云寂,现在整个烟雨门的弟子怕也是不服她的,就连她自己也觉得不配。原本是想做掌门的弟子,可万万没想到会是首徒!但事已至此,除了接受别无他法。

  千蝶对云寂还是有些担心,仙界不比人间,何况今日太阳这么毒,就算是仙身也未必能承受,云寂师姐会不会受不了晕倒啊?

  想到这里,千蝶又返回去冒着被骂的风险想再劝劝她,却见浮屠道长正走向云寂。千蝶躲到一根柱子后,听不清楚他二人的谈话,但是在浮屠道长转身离开之际,云寂突然起身,喊道:“我与爹爹去九重天赴宴时曾见过仙子的画像,您收她不过是因为她和仙子长得有些相似罢了!她根本没有这个实力坐上首徒的位子,师父,您这么做,别说对不起幻蝶仙子,恐怕,要辜负我们烟雨门众弟子的期望啊!”

  浮屠道长回头瞥了云寂一眼,二话没说离开了大殿。

  “师父!!”

  我不会放弃的……

  云寂暗自握拳,愤愤离去。

  千蝶微微皱眉,虽说云寂师姐是不想浮屠道长收她为首徒才那么说的,可是,为什么师父没有反驳她的话?难道……她说的都是真的?自己不过是因为与幻蝶仙子长得相像所以师父才……

  不,不是的,怎么可能因为她的长相就收她未首徒?云寂师姐在胡说吧,一定不会像她说的那样的!

  可是……除了这个,师父收她的理由又是什么呢?

  千蝶恍惚下殿,却忽然撞在一人身上,她随口道了歉,绕开他继续往前走着。谁知那人偏又拦住她的去路,千蝶抬头怒视,在看清来人后却又一下子没了脾气。

  “你……你怎么来了?”

  月沐白看她躲闪的眼神,知她有心事烦恼,也不多说,抓起她的手就御风而飞。

  “啊!”千蝶重心不稳,只得死死地抱着月沐白的腰。

  “啊——月沐白,你疯了,快点下来,我要是掉下去摔死了,你得负责啊啊啊啊啊啊!”

  月沐白嘴角勾起一抹笑,速度愈加快了起来。千蝶紧紧闭着双眼,只感觉到风急速吹过脸庞。

  “喂,你好点了吗?”

  “你这样子飞,我能好个鬼啊!”

  “我是说……心情……你心情好点了吗?”

  “……”

  原来,他早就注意到她的情绪,所以才用这种方法让她暂时忘记不开心的事吗?

  千蝶点点头,月沐白拉住她的手,带她飞向天空最高处。

  “喂,你要带我去哪里?”

  “等会你就知道了。”

  还挺神秘……

  不多时,千蝶眼前便出现一副华美的画卷,七彩的云朵弥漫在四周,流光溢彩,远远地几座宫殿不似凡间那般奢侈,虽然华贵却没有俗气,只觉独有一番美意。

  “这里……不会是九重天吧……”

  月沐白笑着点头,伸手便拉她进去,千蝶挣脱开他的手,不安道:“九重天哪能随便进,我现在还不过是个凡胎肉体,怎么能进去。”

  “凡胎肉体又怎样?你也是修仙之人,得道成仙也是早晚的事,你这丫头就放心好了,有什么事,有我呢。”

  有什么事,有我呢……

  千蝶面上微微一红,当下竟安心了不少。

  月沐白拉起她的手进去,两旁的仙卫纷纷扭头看他俩,千蝶被盯得不好意思,月沐白却当没看见。

  九重天之大,没人可以衡量。虽说九重天上群仙集聚,却也分为神霄、青霄、碧霄、丹霄、景霄、玉霄、振霄、紫霄、太霄等九重。每一重都有仙人居住,所以外人不能擅自进入九重天,以免惊扰各类仙人。

  “掌管兵事的是九天玄女,人人称她为‘圣母娘娘’,只因她除暴安良,立下功劳,天帝封她为‘九天圣母’她一般久居殿中,从不肯出席宴会。掌管人间情爱的是月老与姻缘仙女无霜,两人都是为人间男女牵引姻缘线,只是不同的是,姻缘仙女虽然与月老同岁,只是样子却是个孩童模样,性子也似孩童一般,顽劣的很。她之前乱牵红线,搞得月老天天给她收拾烂摊子,后来月老忍无可忍,骂了她两句,谁知道她……”

  月沐白故作神秘,千蝶却已听得入神。

  “她怎样?”

  “她记仇了,赌气给月老牵了红线,害的月老下凡经历一场情劫这才了事。”

  “哈哈,姻缘仙女还真是任性。”

  “不过,这也是在没有惊动我父上的情况下,不然,姻缘仙女不知道要去凡间渡几次劫了。”

  “你们神仙犯了错就要去渡劫吗?”

  “是呀,不过,天上一天,人间一年,这渡劫也不过是几个月的时间。可虽说是这样,但身处人世记忆全无,还要经历生老病死离别之苦,渡劫对于神仙来说也并非易事。”

  “确实。”

  月沐白看着她,忽然一笑,道:“你可知道这下凡渡劫的劫数是谁定的吗?”

  千蝶摇摇头,月沐白手指不远处一座仙宫道:“天府第一宫,司命星君。”

  “司命星君的宫本该归南极长生大帝,元始天王的九子掌管,可是仙界历劫少不了司命星君,所以帝君他老人家便亲自将司命星君请入了这里。不过,司命星君能定的劫数都是惩罚犯错仙人的,自然飞升的劫数他可定不了。”

  两人说着说着,便来到了一处神池。神水清澈,神池内的莲花却已枯萎。千蝶出神的望着,不禁想起了北星斗之前提到的杞莲上神。看着月沐白忽然难看的神色,她心底也已知晓。

  “这里曾是一位上神的地方,也是仙界第一位神……”

  千蝶打断他的话,拉起他的手离开这里,虽然她不认识天宫的路,但只要远离那个地方就好。

  “我都知道,你不必再说。”

  “他告诉你的。”

  “是,但我请你不要再伤害北哥哥了,那不是他的错。”

  “……不是他的错,难道是我的错……”

  千蝶简直对他无语,这人脑子怎么这么死呢!!

  “话说,你之前不是很讨厌我吗?怎么这次……”

  “谢谢你……”

  千蝶看着他说出那三个字,月沐白却怔住。

  “什么?”

  “试炼大会上,打在我身上的那道极光是你的吧……”

  “……”

  “如果不是你及时制止住我,说不定姽婳早已死在我手里,而我也将会遭受更大的反噬,一命呜呼。”

  月沐白眼光柔和,突然很想上前抱住她瘦小的身体。

  “你怎知道是我,说不定是别人呢。”

  “你难道不知道每个人的招数里都会带着自己的仙法气息吗?因为之前被你打过,你的仙法又这么凌厉,想不记住都难呢。”千蝶轻松一笑,月沐白也不似那般冰冷。

  “我们得走了,这次出来,我都没和师父说一声。”

  “嗯。”

  千蝶御起剑,示意月沐白也上来。“我御风还不熟练,只能御剑,不过这次,换我来载你。”

  月沐白起初没反应过来,他家就是九重天,她要带他去哪啊!

  他也不点醒这个小丫头,只是笑着踏上剑,两人直穿云霄,飞下九重天。

  耳边尽是风声,云雾环绕着二人,似一幅画卷。

  月沐白忽然伸手轻轻抱住千蝶的腰,千蝶心底莫名一惊,尽量保持着镇定。可是嘴角却不自觉的微微上扬。

  心底隐有一股暖流流动,她突然想时间静止在这一刻,搞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有这种想法,千蝶晃了晃脑袋,不禁笑出了声音。

  “笑什么?”身后传来月沐白清朗的声音,千蝶笑着摇摇头。

  “没什么,突然想起一些有趣的事。”

  月沐白不再多问,手上微微加重了力道,千蝶嘴角始终上扬。

  其实想想,偶尔这样也不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