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化蝶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九阁会审

化蝶辞 竹溪兰谷 3795 2019.06.26 11:13

  仿佛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花瓣纷落,无数只彩蝶飞舞着。千蝶身子沉在海中,却意外的没有冷意。她想出去,可身子不听使唤,只能呆呆的望着周遭的一片,蔚蓝蔚蓝,没有珊瑚,没有小鱼,只有她自己和这一片的蓝。

  她突然很想爹爹娘亲,可是,她也只是想想而已。她闭上眼睛,想快点睡过去,这样,也许她就可以见到爹爹娘亲了。

  海水突然剧烈涌动起来,她全身忽然一阵疼痛,耳边不断传来铃铛声,还有谁在哭泣的声音……

  “小蝶……”

  她不知道是谁在哭,好像有人在喊她的名字……

  是谁呢……

  整个空间扭曲,剧痛阵阵来袭,紧接着,巨大的爆破声充斥着耳膜……

  千蝶猛然惊醒,见十里香歇斯底里的哭喊着,一遍遍的叫着她。她费了些力气才从剑上站起来。掉下去的那一刻,她念动剑诀,才不至于输掉比试。

  她传音给十里香,告诉她她没事。

  姽婳见她又站了起来,心下几多惊愕,但更多的却是愤怒。

  受了这么重的伤居然还想跟她争?!

  “小蝶,别再逞强了,试炼大会每过三年都会举行一次,不要再为一时的冲动伤害自己了,放弃吧!”

  正待千蝶准备进攻之时,北星斗忽然传音给她,她心底微微有些苍凉。

  她不是一时的冲动,几个月来她的努力,她受的那些伤对于别人而言,难道只是一时的冲动吗?

  别人怎么讲无所谓,她不在乎,可是,为什么连北哥哥都不能理解她呢?她知道试炼大会的机会还有,可若要她放弃这一次,就等于要她放弃她的信念和他们为她的付出。

  她,做不到!

  “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此时所做的决定绝不是一时的冲动,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明白这样做的后果会怎样,我想要的是什么,没有谁比我更清楚。爹爹娘亲不在了,我只有你了。可是,北哥哥不可能保护小蝶生生世世的,所以,北哥哥,让我去吧。”

  北星斗无奈又心痛,他知道,无论他怎样劝说,她都铁了心的不回头。照现在这个形势看,姽婳根本没有放过她的打算,而她要赢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北星斗又咳嗽了几声,脑海中突然闪过她刚才的话。她说,爹爹娘亲不在了……

  他一时哑然,双眼有些泛红。从什么时候起,她就知道了还是说她一直都未忘却……

  北星斗突然理解了她许多,他是不可能保护她生生世世不受伤害,现在如果要她放弃,那么之前的努力就算白费,何况就算小蝶认输,姽婳日后也定不会放过她,大概她也只能放手一搏了。

  试炼持续了数几个时辰,两个人一直僵持不下。云寂比完后也听说了烟雨同门残杀一事,急忙赶到现场。

  “比完了?”初一问道。

  “嗯,差一点就可以赢,不过,还是我技不如人。”云寂故作轻松一笑,初一拍了拍她的肩膀:

  “尽力就好,不避勉强。”

  云寂点点头,望向空中的两个身影,喃喃道:“好像要结束了呢……那个叫千蝶的孩子,果然还是厉害。”

  初一不明白她的话,抬头一看,着实吃了一惊。

  那个孩子……不是伤的很重吗?

  千蝶不知怎么回事,突然转守为攻,出手有毒又狠,摆明了不给对手留活路,姽婳心下顿时慌了,她怎会有如此强的力量?!

  千蝶眼前到处都是触目惊心的血红色,她墨色的眸子此刻竟也有些泛红。脑中嗡嗡作响,姽婳的声音久久消散不去。

  ——哈哈我是不是该谢谢你给我添了这么多乐子啊?不过,你家里人都死绝了吧,怎会交出你这种不识抬举的人?!还是说他们,也都不识抬举!!

  千蝶仿佛失控了般狠命攻击,即使身上又被姽婳砍了几下,她也不躲不避。

  欺辱也好,置她于死地也罢,她统统可以忍,可是,为什么突然牵扯她的家人?!

  她的家人,她最后的底线……

  千蝶顿时什么也听不到了,只想着姽婳快点去死。

  在场的人看着这场试炼不禁胆寒,只是一场比试而已,至于残杀致死吗……

  尹画魂拍案而起,厉声斥责:“这场试炼的结果只能是不死不休,难道还要继续比下去吗?!试炼规则是王屋定的,洛掌门您还真是沉得住气!也是,毕竟这场试炼无关您王屋弟子的事!”

  洛成羽被尹画魂指责得有些难堪,再看浮屠道长虽未表态,可也是皱着眉头,大概心里也在怪他吧!

  迫于眼下这种形势,他只好终止试炼。王屋弟子连发数次响箭,可试炼依旧没有结束。四下议论纷纷,洛成羽更是有些感觉不妙。

  “怎么回事?”他急忙召来弟子询问。

  “弟子不知,那两名弟子好像并不打算停手。”

  洛成羽令他退下,不知如何是好。

  “百里千蝶!今日你若是敢杀我,烟雨门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姽婳咯出血来,声音有些发颤,可千蝶并不听她的,她结出的印忽然有股邪气,幽怨的声音令人不寒而栗。

  初一一脸不可思议,在座的掌门也大惊失色。

  噬魂灭?!

  这孩子……入魔了……

  巨大的红光眼看就要将姽婳包围,尹画魂出手阻拦,却被反弹回去。

  “小蝶,不要!住手!!”

  无论十里香怎么喊,千蝶就是不收手,众人皆以为姽婳在劫难逃,却突然飞出一道极光打在了千蝶身上,千蝶当下吐出一口血,噬魂灭逐渐消失,她突遭噬魂灭反噬,整个人笔直地摔了下去。

  人群中一白衣男子突然御剑而起,将千蝶接住抱在了怀里,最后落下地来。十里香和北星斗松了一口气,千蝶睁开眼睛,那人脸有些模糊,可是并不难认。

  “月沐白……”

  “没事了。”

  千蝶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意识消散,她昏死过去。

  到处都是黑色,没有一点光芒。周遭隐隐传来争吵声,好像是花爹爹……

  “她在试炼大会上用凶招杀人,到现在你还想包庇她!”

  “那丫头是我看着长大的,她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不过了,事情没弄清之前,谁也别想动她!”花陌繁护在门口,不许浮屠道长带人进去。

  浮屠道长轻叹一声:“师弟,你不过是凡尘一历,就种下如此执念,人心难测,你莫要捡了个妖孽回来。”浮屠道长拂袖而去,花陌繁皱眉:你又何尝没有执念……

  千蝶睁开眼睛,见十里香忽然喜极而泣,一旁的北星斗也忙走过来。

  “阿香,北哥哥……”

  “你伤没好,先别乱动。”十里香用衣袖为她擦了擦额头的汗滴,“你也真是的,为了一个试炼大会,就把自己弄成这般模样。”

  千蝶别过头去,没有回答她。她隐约记得……记得自己好像要杀姽婳,可是那不是她本意,她控制不了自己。

  “姽婳没事,只是受惊不小,小蝶你不要想太多,全是她咎由自取,怨不得你。”十里香喃喃道。

  “怎就怨不得?”北星斗看着她俩,语气忽然冷了下来:“求胜心切,杀意泛起,走火入魔,这明摆着的事实怎就不怨她?!”

  “你那么凶干嘛?你难道会相信小蝶平白无故杀人吗?!姽婳死了也是活该,她若不亡,那么死的就是小蝶啊!!”十里香被他的语气激怒,起身冲他说着。

  “你还这么说!要不是你教她有仇必报的道理,她会这样吗?你若是再这么护着她,日后指不定还会出什么事?!”

  “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是我带坏小蝶?”

  “你可以这么认为。”

  “北星斗!你——”十里香气的甩袖跑了出去,北星斗并不阻拦。

  “北哥哥,你太过分了……你怎么能怪阿香,明明是我自己的原因……”千蝶忍住疼痛,慢慢坐起。

  “你别乱动!”北星斗上前来扶她,却被她打开手。

  “北哥哥,我不用你管,你去把阿香追回来,你那么说,阿香肯定很伤心,快去啊!”千蝶往外推他,北星斗看了她一眼,只好出门去寻十里香。

  见北星斗离去,她心里才好受一点。千蝶闭上眼睛,心乱如麻。

  没过多久,门外忽然传来声音,来人正是云寂。

  “百里千蝶!”

  “云寂师姐,您今日而来所为何事?”千蝶强行下床,出门见云寂带着戒律阁弟子,心里也明白几分。

  “我为何事而来你最清楚不过,我原是喜欢你的,知道你努力刻苦,但这次,你竟想杀同门弟子,枉我们对你一番教导。”

  “你可知道如今你要接受九阁会审,这次,谁也救不了你。”

  千蝶自知难逃责罚,抬头看着云寂:“弟子百里千蝶,愿随师姐受审。”她说完,便随着云寂前往大殿。

  第一次觉得通往大殿的路那么长,仿佛走不到尽头。她几次差点跌倒,幸亏身后的弟子扶住她。大殿周围雾气缭绕,远远的就能看见九阁长老和掌门他们。

  花陌繁坐于右侧有些担忧的看着走近的千蝶。千蝶踏入殿中,压抑感扑面而来。她跪在地上,等着长老们审问。姽婳站在云寂身旁冷笑,这下,看你怎么办?!

  大殿钟声连响三下,浮屠道长端坐在大殿之上的正中央,声音不怒自威:“我问你,为何要杀人?”

  千蝶默不作声,急得花陌繁不知如何是好。

  “为何要杀人?”

  声音又一次响起,千蝶低下头,缓缓开口:“是她激我。”

  此语一出,满座哗然,显然是不相信她的话。

  “她胡说!”姽婳连忙跪下,声音发颤,仿佛还未从惊吓中醒来。“弟子与她并无纠纷,平日里连话都说不上几句,又怎会激她?!”

  “胡说的是你!”

  大殿之外,突然传来愤怒的一声,众人往殿外看去,才知是十里香与北星斗。十里香忙跑进来,脸被气得通红。

  “小蝶刚来那会儿你处处欺压她,试炼大会你一心夺魁,不惜对同门下狠手,差点要了小蝶的命,你敢说这祸端不是因你而起?!”十里香不顾众人在场,当面指责姽婳,姽婳咬紧牙关,暗自记恨着她。

  “可是,姽婳再怎么不对,她也不可以下死手啊!”

  “就是啊,明明是百里千蝶的错为何要怨姽婳?”

  “你们给我住口!”十里香忍无可忍,冲着那些弟子大吼:“难道小蝶死了就是对的吗?!差点被杀的人不是你们,你们当然只会在这里说风凉话!”

  “放肆!”戒律阁长老起身斥责:“大殿之上岂容你如此无理取闹,百里千蝶可以自己辩解,不用你来多管闲事!”

  十里香一听,气不打一处来,她怎就无理取闹多管闲事了?!

  她刚想理论,却被北星斗强拉了回来,他摇头,示意她不要意气用事,否则,非但救不回小蝶还把自己给搭进去。

  十里香只好退下。此时千蝶依旧跪着,脸色愈发苍白。

  “百里千蝶,且暂不问你杀人一事,你那噬魂灭从何处学来?”浮屠道长起身负手而立,等着她的回答。噬魂灭本是魔界凶招,那孩子竟能使用此招,万一是魔界中人,那绝对留不得。

  千蝶猛然怔住,这才想起南宫默传给她的招数,她苦笑,自己也就算了,却还要牵连别人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