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化蝶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情愫渐起

化蝶辞 竹溪兰谷 3221 2019.07.29 22:55

  在炎萧府中休养了七日左右,七日来,炎萧对千蝶的照顾可谓细致周全。千蝶也逐渐知道,自己正身处当今四王爷的府中。这几日她有时也会帮忙打扫一下寝殿,有时也会学着做些点心。

  只是到现在还没有木木的消息,千蝶不禁有些担心。

  “好好!”

  正给花草浇着水,忽然听见一声呼唤,千蝶回头看去,竟是木木!

  两人紧紧相拥,为彼此平安无事而高兴着。

  “那个坏女人没有打你吧……”千蝶摸了摸木木的脸,又撸起她的袖子看她胳膊上有没有伤痕。

  “打是打了,不过她也没讨到什么便宜,我也差点咬死她!后来我被她卖到了青楼,幸好四王爷派人相救,我才安然无恙。”

  话说着,千蝶对一旁正看着她俩的炎萧笑了一下:“谢谢。”

  炎萧不自在的别过脸去,轻咳一声:“举手之劳。”

  此后千蝶和木木便留在了王府做了侍女,炎萧待人温和,极易相处。凤炎年间留京的王爷里,四王爷的人品好得让人无话可说。即便皇上器重他,他也从不醉心名利,安分守己,皇上虽有立储之意,但当事人却无登基之心。

  对于炎氏皇族来说,除了守护天下苍生外,还要守护另一个人,哪怕为此搭上性命,也在所不惜。

  这日,千蝶正打扫着王爷寝殿,忽然见案上的砚台里的墨没了,千蝶便主动帮忙磨点墨。她磨墨之时,见案上放着一张画像——一个婴孩的画像。

  画上的孩子眉间有一枚类似火焰的红色印记,白白胖胖,十分可爱。

  “这是……”

  “这是我家小妹。”

  身后突然想起声音,千蝶一个激灵,手一抖不小心将墨洒了些出来。她忙用袖子去擦,嘴里一直说着“对不起”。炎萧见把她吓着了,抓住她乱擦的胳膊,柔声安慰:“无事,别这么紧张。”

  炎萧拍拍她脑袋,笑道:“看你一直盯着这幅画,画有那么好看吗,让你出了神。”

  “没……就是挺可爱。”

  炎萧眼底尽是笑意,轻轻抚摸着那副画:“是呀,很可爱,可惜小妹现在不在我们身边。出生后不久,也就一个月的时间吧,小妹夭折了。”

  炎萧说出这话时嘴角的笑意未曾减过,如此温柔的神色在此刻显得有些奇怪。

  千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沉默地看着他。

  “都已经是陈年旧事了,不提也罢。”炎萧收起那幅画,在案台边坐下,又拿起一支笔对她笑着:“看在你为我研磨的份上,我帮你绘幅丹青可好?”

  “研磨本就是我应当做的,不劳王爷……”

  “可是笔都沾了色,怎能就此停笔。”

  “好吧,多谢王爷。”

  千蝶本想站着就好,但炎萧执意要她坐下来,架不住这王爷的性子,千蝶只好听从于他。

  也不知画了多久,千蝶已经接连打了好几个哈欠,打完后立马认个错,炎萧只是笑,并无责备之意。待千蝶真的快要睡过去时,才听见笔放下的声音。

  “好了,你看。”

  千蝶接过他递来的那副丹青,出神地看着。不是因为这画有多么的神似她,而是因为自己从前好像也收到过别人送的画。只是在哪里送的又是谁送的,她一点也想不起来。

  头隐隐作痛,脑海中接连闪过几幅模糊画面,她努力的想回忆起那些画面,但是越是努力回想便越难以看清。

  “好好,你没事吧?”

  见她神色不对,炎萧起身靠近她询问。千蝶忙把视线从那幅画上移开,抬头刚想向炎萧道谢,却发现那人近在咫尺,不由得心里一慌,吓了一跳。

  “我……我没事,多谢王爷赠画。”

  千蝶往后退了一步,与他拉开距离后低着头向他道谢。炎萧微微愣了一下,原本想摸一下她的头的手落在了她的肩上,炎萧轻轻拍她道:“我看你神色不太对劲,先回去休息吧,别坏了身子。”

  千蝶点点头,拿着画离开了寝殿。

  她走后,炎萧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掌,随后覆上了自己的双眼:“我怎么了啊……”

  千蝶回房将画收好后并没有休息,她的身体她自己清楚得很,不需要什么休息。何况,她能留在王府已是万幸,现在又被炎萧这般照顾,她无功无劳的凭什么,再说这样难免会落人口舌,她还是多干点活吧!

  她和木木的都是些轻活,所以很快便做完。想着自己这几日也会做些点心,便去了厨房看看能帮什么忙。

  “林姐姐,我能帮什么忙吗?”

  林如见她来,原本皱着的眉一下子舒展开,她拉着千蝶的手,有些激动:“好好,你来的真是时候!”

  “怎么了?”

  “昨日负责糕点的芬儿回了老家,今夜王府要大办宴席,听说皇上都会来,少了她做的糕点怎么行。”林如叹口气,又道:“眼下,会做糕点的只有好好你了。”

  原来是办宴席啊,难怪今日大家都这么认真勤快。

  萧王府讲究一个“精”字,厨房也是分了工,各人只会做自己最拿手的菜肴,因为芬儿做得一手好糕点,炎萧便只让她一人做些点心,这也就导致意外时人手不够的情况。

  不过好在千蝶之前和芬儿学了些手艺,也能做些糕点,虽然比不上芬儿,但也已经很不错了。

  “我可以吗?我怕……”

  “可以的,没问题,我们都尝过你做的点心,味道还是很好的。”林如抓紧她的手,生怕她跑了。其余人也都朝她点头,相信她能够胜任。

  “好吧。”

  要准备一个宴席的糕点需要的不只是时间,更是精力。已将近中午,离开宴的时间不多了,众人纷纷忙活起来,千蝶找来一些模子,准备好食材后便动起手来。一下午的时光慢慢消逝,各人的工作差不多已经完成,不过最后,千蝶这里出了一些小意外,食材不够用了,可是糕点还有十几个没有完成。

  “我叫人再去买些回来!”

  “不必了林姐姐,现在去已经来不及了。”千蝶想了想问道:“有糖吗?”

  负责做主菜的厨子找出一袋糖砖给她:“这些够吗?”

  千蝶:“够!您能不能帮忙做一下,很简单的,只要将糖化开就好。”

  “得嘞!”那厨子答应的爽快,立马便去帮忙。

  “我们呢?还有什么要我们帮忙的吗?”

  做完菜肴的人们纷纷过来主动帮忙,千蝶笑道:“谢谢大家,这里谁雕工最好?”

  “若说雕工,应该没人比得过林姐姐了!”

  “是呀是呀!”

  林如微笑道:“需要我帮忙雕什么?”

  千蝶拿出仅剩的三根萝卜递给她:“林姐姐雕三朵花吧,我对花不是很了解,随便雕三朵吧!”

  “花的话……就雕鸢尾花吧,听说当年小公主出生时,眉间有一朵鸢尾花的胎记,虽说小公主夭折了,但王爷和皇上还是种满了鸢尾花,就好像小公主还在一样。”

  千蝶“嗯”了一声,想起当时炎萧谈起自己夭折的妹妹时眼里竟然没有半分悲伤的色彩,反而是笑,想必他自己也不想相信自己的妹妹已经……

  千蝶不再去想那么多,待糖砖融化变稠后,千蝶将那些糖水当做馅料包了起来,揉成团子后放入蒸笼,待熟后又浇上了一层糖水,林如的三朵鸢尾花也已完成,千蝶将那些团子做好后用三朵花点缀,又在花上浇了点糖水后才算完成。

  “虽然有些拙劣,但味道还是可以的。”

  宴席一切就绪,只待宾客入座。

  不多时,外面传来阵阵声音,一声又一声的通报后,宾客皆已入席。

  忽然听得一声“皇上,萧王殿下到——”,众宾客纷纷行礼。

  最重要的角色都已入席,接下来便是上菜上酒,千蝶和木木都被传去斟酒,只是一进大殿,就见那高高在上的人儿正与炎萧说着话。

  他是皇上,这么年轻……

  原以为炎萧是当今圣上之子,没想到却是兄弟二人。

  “此次设宴,乃是庆贺我炎国边境将士大败西境蛮族,也是为大将军办的庆功宴。望大将军日后能护我炎国万千子民!”炎萧起身敬了大将军翟峰一杯酒,皇上也一齐敬酒。

  “臣定当不负厚望。”翟峰起身回酒,接着众人纷纷庆贺,炎萧拍了一下手,几名舞姬乐姬进入殿中,乐起舞动,个个灵秀动人,似人间仙子。

  千蝶在众宾客之间来回倒酒,等到给翟峰倒酒时,他竟对她说了一句“多谢”。之前的达官贵人们都不曾理会过她,这大将军竟对一个小小的侍女道谢。

  千蝶愣了一两秒,随后道:“应该的。”

  先前备好的几首曲子奏完时,宴席也将快结束。侍女们端上糕点后纷纷退下,千蝶最后奉上那道应急点心,不过她只分给宾客们,其余四个连带着三朵雕花一起给了皇上和萧王爷。

  “这是何意?”见如此分法,皇帝难免好奇,炎萧也纳闷得很。

  其实……是因为不太够,所以才分别只给宾客们一个,而皇上和王爷地位要高一些,自然不能只给一个。

  但千蝶不敢说出真相,可是眼下又找不到什么理由,好在炎萧知道她现在进退两难,笑道:“哈哈哈皇兄还不明白,这是我特地命人准备的,这种糕点需要采集清晨的露,极难制作,费时又费力,时间不够,臣弟便只命人备了这些,也只是因为皇兄你才多给了几个。”

  “原来如此。”

  千蝶:“……”这说得倒好像是真的似的!

  炎萧看了千蝶一眼,冲她眨了一下眼睛,千蝶面上一红,默默退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