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诸天里的大BOSS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何至于此?(已经签约)

诸天里的大BOSS 苍梧山主 2018 2019.08.06 00:10

  他连忙回头,打算把丢失袈裟的事情全部赖在胜谛的身上。

  由此可见血刀老祖的威势。

  就在宝象刚刚转头之际,心中警兆突生。

  “不好,中计了。”

  这中原小和尚年岁不大,怎么可能认识血刀老祖?

  可高手过招,一瞬间就足以左右战局。

  董平面无表情的一记伏虎拳打在宝象的太阳穴上,同时左手成爪,抓破了宝象的喉咙。

  宝象眼中血丝溢出,额间血液流淌。

  太阳穴乃是头部重穴,受到重击是能死人的。

  他纵然武功高强,但也没练成金刚之身,宝象只觉得眼前一黑,大脑刺痛不已。

  而喉咙被抓破,更是断绝了他的生路。

  可临到生死关前,反而激发了他的凶性。

  藏边、吐蕃等地苦寒,可从来不是善地,他幼儿之时便与狼豹搏杀过,向来有一个信念,纵然是死,也要与敌人同归于尽。

  若是没有这个心气,当年反出孜珠寺的时候,孜珠寺一定会派高手追杀他,废掉他的象雄大藏经。

  若是没有这个心气,他也不可能被血刀老祖看重、庇护,收为大弟子。

  “啊......”

  听得番僧大喊,宛若铜钟大吕,又如虎狮咆哮,董平目中精光闪烁,足尖一点,向后飘去。

  宝象虽然不会狮吼功这类的音攻法门,但气血强横,真气浑厚,临死反扑之时,竟是比平日还要强盛几分。

  便是他退的快,也觉得耳廓里嗡嗡直响,一时间竟是失聪了。

  “拿命来。”

  宝象双臂一甩,空气震颤之下竟发出尖啸之声。

  董平瞳孔剧烈的收缩,这一掌,他竟是肉眼见到了空气中泛起涟漪的掌印。

  不可硬抗。

  不能力敌。

  轰。

  他身后的墙壁竟是被这一掌轰的粉碎。

  在董平看来,此时的宝象宛若一个熊熊燃烧的大火炉,那猛烈火势,竟是把空气都烧的扭曲。

  他轻轻一叹,身影向侧边一划,右手连拍三掌。

  三记劈空掌巧妙的击在宝象的檀中、气海、关元三穴上。

  嘭,嘭,嘭......

  一连三响,宝象整个人爆成了一团血雾。

  “咳,咳,咳......”

  董平咳出了几口淤血,脸色略显苍白,满是郁闷道:“怎么这么点背?闭关出来就接连遇上事情,别不是天道发现了我这个外来人口,开始针对了?”

  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他心里却明白,这等低武世界,哪有什么天道可言。

  他注视着宝象的尸体,原本显胖的身体此时变得十分干瘪,他忍着恶心,蹲下用手指戳了戳尸身,那是一种极为酥软的感觉。

  “额,好像桃酥饼干。”

  董平说着调侃之语,可脸色却是沉了下来。

  宝象最后的搏命,一身气血、真气被他以秘法爆发,身体的一切都被其当做燃料燃烧掉了。

  “何至于此?”

  董平渭然一叹,不止是在叹宝象,也是在叹自己。

  穿越后在普陀寺的半个月,他每日辗转难眠,担忧原身的死亡,惊惧追杀原身的敌人,迷茫自己的未来。

  短短时日,为了融入主世界,或许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心硬了许多,为了生存,为了获得自保的力量,杀人也在所不惜。

  回不去了啊。

  再也回不到从前安于现状、得过且过的日子。

  前世的一切,真好。

  就在他感怀之时,一道清脆的剑吟声传来。

  “银僧,受死。”

  一名身穿白衫,清秀俏丽的女子持剑向他刺来。

  这女子约莫十七八,刚脱离了豆蔻少女的清纯,虽然行走江湖,却丝毫不带风尘之气,她眉间含煞,俏脸冰霜,喝道:“你这银僧,作孽良家女子,杀生无算,看剑。”

  董平眉毛一挑,此女打断他感怀心绪,让他心情转坏,立时生了教训之心。

  他也不辩驳,只冷哼一声,右手玉泽流转,宛若幻影一般抓向这女子的长剑。

  咔,咔嚓几声,这上好剑器竟是被他一只手折断了。

  “休伤我表妹。”

  这女子身后,一身形修长俊拔的年轻男子呼喝一声,剑尖直指董平的咽喉。

  董平身影一侧,避过刺来的长剑,目中孕有浓浓的怒火,以及对江湖中人深深的不屑。

  都是武夫。

  不明事理,行事更是不分青红皂白。

  董平屈指弹在年轻男子的手腕上,这男子感到手腕一麻,竟是握不住剑柄,松开了手。

  董平面色冷漠,抬掌向此人的前胸按去。

  若只是为了救先出手的女子,董平不会怪罪。

  但此人出手直指要害,显然无有留情之意,面目之上,还带了几分向女伴彰显的得意,这种视人命为粪土的‘侠客’,他是最看不惯的。

  “表哥,小心......”

  年轻女子提着断剑,满脸紧张,鬓角之间,出了些许香汗,其窈窕身段,清丽面容,更显女子妩媚之态。

  “嘿,情郎么?”

  董平在心中怪叫着:“看劳仔拆散你们这一对撒狗粮的,OOXX的,我这单身狗受不了啊......”

  心里虽然做着怪,可手上却是无情。

  就在这时,一连串衣袍与空气摩擦引起的风声传来,街道一侧庭楼上飞身而出一名中年人,此人身穿浅蓝色长袍,腰间系着一枚玉阕,手上提着一柄银光闪闪的长剑。

  “小兄弟且慢动手。”

  人还在十丈开外,可声音平和,有如近处说话一般。

  董平侧头一望,只见来人足尖踏空,每一步如流云一般自然,再细细望去,此人足尖空气隐现波澜,宛若水波荡漾。

  他喃喃道:“登萍渡水。”

  董平深深的望着身前的一男一女,心道:铃剑双侠么?

  他嘿然一笑,身子一转,提聚全身功力,螺旋状的混元真气在掌心流转,撇下水笙、汪啸风两人,向着水岱迎去。

  水岱身在半空,手中冷月剑轻轻一划,一道弧形剑气迸射而出,斩向了董平的双掌。

  嘭。

  一声闷响传来,空中一大块灰色的碎布寸寸断裂,扬撒长街。

  待水岱落地之时,董平已不见了人影。

  只留下寥寥之语还在长街回响。

  “好一个冷月剑,等小僧伤势好了,再来讨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