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诸天里的大BOSS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我不是演员

诸天里的大BOSS 苍梧山主 2198 2019.08.11 19:00

  丁典臂膀一甩,两根粗重的铁链迎空飞舞,他手腕微动,使了个巧劲,铁链应内劲变化,扭曲着缠绕在一起,如毒蛇飞窜、猛虎出笼一般,向董平打来。

  “不能硬接。”

  董平瞳孔微缩,这一击附着的内劲之强,超乎他的想象。

  这铁链已经被丁典使成流星锤了。

  这一击无论打在哪里,骨头粉碎都是轻的。

  他身影一闪,向侧方避开,右手砍刀自上而下劈去。

  嗤。

  一瞬间,他便斩出了七刀。

  森然刀气纵横,丝丝血芒流转。

  “第一式,杀破狼。”

  刀气呼啸之间,隐隐有咆哮之声传出,丁典面色微变,眼前仿佛出现了苍生遭劫、人间大乱的场景。

  何为杀破狼?

  杀、破、狼,指七杀、破军、贪狼三星,出自紫微斗数,最早见于易经。

  人间若有命宫坐位之人现世,当主天下大乱。

  董平以取巧之法,摒弃自身在刀法招式上的弊端,强行结合七杀要旨,斩出七道血刀,创出了这一式。

  未来他若是武道有成,说不定能七刀合一,真正的展现出星辰之力的奥秘。

  对此时而言,他这一式,粗通了精神攻击法门,再加上血刀刀气的邪异,堪称此界上乘武功了。

  “杀。”

  董平清喝一声,手中砍刀向丁典的肩膀压去。

  “来得好。”

  丁典的眼中闪过久违的畅快,这些年来,他身负绝世武功,却被凌退思囚禁、逼迫,早没了闯荡天下的豪气,一味的逃避现实,只想跟凌霜华在一起。

  他双臂横扫,嘭的一声,打碎了袭来的刀气。

  但刀气也划破了他的皮肤,感应到邪异的血刀刀气在自己的经脉中疯狂的破坏,丁典面色不变,竟是笑了起来。

  “这是血刀经?”

  “丁某看的出来,小师傅你与血刀老祖无关,但你使出这门武功,丁某思及梅念笙大侠,确是要出全力了。”

  董平冷冷一笑,鄙夷道:“你还记得传你绝学的梅念笙?”

  “他的仇呢?你忘记了?”

  丁典目光一闪,若有所悟。

  他苦笑道:“原来小师傅找上我,是因为这件事。”

  “是我辜负了梅大侠。”

  当年他虽然没有正式拜师,但学了梅念笙一身武功,又得其托孤知晓了连城宝藏的秘密,说是弟子也没错。

  丁典许是解开了心结,大声道:“小师傅,丁某这一生错的太多,临走之前,就放肆一回,也不负这人世沉浮。”

  他右手食指中指并拢成剑,指尖轻点,手掌旋转,凝出了一道宛若菊花盛开的剑气。

  隐约间,真气离体化形,附着点点心境,这一剑,似缓实急的向董平点开。

  嗤。

  剑气未临身,董平就感到面部刺痛,冰冷的剑锋。

  “果然,这才是你菊花剑客真正的实力。”

  世人一提连城诀,都记得称呼丁典为‘情侠’,也记得‘菊中君子’的绰号。

  但别忘了,丁典出身武林世家,行走江湖之时的名号,乃是菊花剑客。

  剑法,才是丁典最得意的武功。

  在神照经的加持下,丁典的这一剑,威力奇大。

  “人淡如菊,心清如水。”

  “丁典,现在的你,可还有这分心境?”

  “时移世易,你早已不是过去的丁典了,我看的出来,你眼底深处的狠厉,除了还相思着凌霜华,你已经变了......”

  董平目中幽光闪过,右手一震,浑厚的内劲立时把手中的长刀震成碎片。

  他右手轻斩,碎片被刀气裹住,震颤吟叫。

  “第二式,喜怒无常。”

  嘭。

  长刀碎片四散飞溅,星星点点般的被刀气簇拥着,向丁典罩去。

  “破。”

  刀气剑气相击,发出沉闷的声响。

   两人都是以真气内劲化剑凝刀,这已经是内功的比拼。

  血刀经剑走偏锋,董平取巧修成,但不管怎么说,他一身内功确实站在了这方世界一流的层次。

  他手腕轻轻转动,刀气或挑、或劈,或砍、或点,每一刀都朝着丁典的重要穴位而去。

  突然,董平整个人气质大变,双眼神采消失,麻木淡漠,宛若亘古存在的冰川一般。

  非人的气息流转,让丁典神色一惊。

  交手几招以来,董平的武功让他大开眼界。

  明明跟江湖高手能发挥出的威力没太大区别,但那股意境、心气,以及对武道未来的野望,让他赞赏不已。

  凛然刀气自身体发出,只是几个呼吸,董平便飞身来到了丁典的面前。

  淡淡的声音响起,让丁典听起来无比的难受。

  那种感觉,宛若是在对石头自语一般,丝毫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他心中凛然明悟,自己在此时的董平眼里,就和石头、花草没什么区别。

  人,已非人。

  “第三式,无人无我。”

  丁典轻声一叹,浑身经脉寸寸断裂,皮肤绽开,血液挥洒。

  董平的手刀划过了他的额头。

  丁典感慨道:“邪功邪刀,真是闻所未闻。”

  话音刚落,一道血线出现在额头上,血液飞溅,刀气入脑,死的不能再死了。

  董平落在地上,身子轻轻晃了晃,随后喷出了一口鲜血。

  他眼中的神采回归,竟呵呵笑了起来。

  “果然,我的思路是对的。”

  “可惜,我虽然两世为人,精神强大,但修为太低,只能稍微的驱动精神心念之力,附着在刀剑上应敌。”

  “还是提升根基修为最要紧。”

  董平扶起丁典的尸身,如约把他跟凌霜华合葬在荆州城外的荒野。

  没有立碑,没有任何祭品。

  他站在坟包前,站立良久,感慨道:“有情之人多灾多磨,今生已过,期盼来世吧。”

  董平低声嘟囔了几声。。

  原来他是在吐槽丁典的名字。

  在古代,丁,有遭逢的意思,在汉刘向《九叹·惜贤》中,有‘丁时逢殃,孰可夸何兮’的句子。

  古代死了父母,官员要丁忧三年。

  典,有典当、抵押、卖掉的意思。

  丁典二字,组合在一起,完全映照了一生的经历。

  “丁老哥,来生要取个吉祥的名字啊。”

  董平微微一笑,不知怎的,自从来到这方世界后心中郁积的心情开始缓和起来。

  他隐约感应到了一股拉扯力道,这是系统对他的提醒。

  留在此界的时间不多了。

  突然,他怪叫起来。

  “靠,一直在装高人,维持高X格,居然把丁典的武功忘记了。”

  他幽怨的低头望着坟包,脸上表情怪异的道:“那个,丁老哥,你从里面跳出来行不?”

  “把神照经教我啊,要不然无影神拳也行。”

  董平仰头长叹:“唉,真是装过头,入戏太深了。”

  “可我不是演员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