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诸天里的大BOSS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放下屠刀,来见我佛(4400字)

诸天里的大BOSS 苍梧山主 4400 2019.08.17 17:30

  什么是武林盛事?

  举办的人武功够高、地位够高、名声够高才行。

  刘正风恰恰就符合条件,衡山莫大先生不理俗务,常年在外云游,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多年来,刘正风一直以副掌门的身份代管衡山派。

  在武林人士的眼中,刘正风已然相当于衡山派的掌门。

  刘正风要举办金盆洗手退隐江湖,一方面是与曲洋结交,音律交心后,向往闲云野鹤、轻松自在的日子,另一方面,也与衡山派内部的勾心斗角有关。

  他这一辈中,莫大年纪最长,数十年前就已接任掌门之位,早年也曾意气风发,只是一段伤心事后,莫大厌倦俗务,把一切都推给了自己的师弟。

  刘正风虽然是副掌门,但衡山派内仍有几位同辈的师兄弟名望不在他之下。

  其中,金眼雕鲁连荣就是其一。

  鲁连荣一直觊觎掌门的位子,多次公开与刘正风闹出矛盾。

  两人的弟子也互不相让,在衡山上险些动手,酿出祸事,重蹈昔年华山剑气二宗内讧一事。

  刘正风也因此心灰意冷,把自己的弟子都带到了衡山城的刘府中教导,近几年已经很少回衡山。

  除了对举办人的要求,最重要的,还得是有人捧场。

  刘正风金盆洗手在江湖传开后,各大门派、江湖豪杰都赶来衡山城捧场,有几位更是‘德高望重’。

  泰山派的掌门天门道人,华山派的掌门岳不群还有夫人宁中则,衡山派三定之一的定逸师太,少林派方生,青城派的余沧海,等等等等,可以预见的,嵩山派也必然会来人,一半以上的正道大派皆来捧场,如何当不得武林盛事?

  林平之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洗漱过后,恢复了俊俏的面孔,白皙娇嫩的皮肤,足以媲美女子,身姿美妙,玉树临风。

  虽然只是粗布麻衣,但也不掩其富贵都雅、丰神如玉之资。

  “好卖相。”

  董平暗暗点头,好不贬低的说,林平之确实俊俏、清秀,称得上美男子。

  而且自打家中遭逢大变,父母被擒,基业被夺,他孤身一人从福州城来到衡山城,一路上把金银细软放在脊背上装驼背,吃剩菜烂菜度日,还自污容貌,可谓是吃了不少苦头。

  此时的林平之端方稳重,别有几番大气。

  可惜,命运多舛啊......

  “余沧海......”

  林平之双眼死死的盯着走进刘府的一行人,手攥着拳头,指甲陷入肉里,可见其心情激动愤恨。

  董平瞟了一眼,淡淡道:“忍着。”

  “光看,能把余沧海看死吗?”

  “光是愤怒,有什么用?”

  林平之微怔,松开了手,缓缓点头。

  董平颔首道:“你要找正道高手为你出头我不拦你,等你看完了今天的大戏后,希望你还能保持这个想法。”

  说罢,他食指轻弹,一缕劲风点在林平之的脖根处,随后手掌抓在林平之的肩膀上,身影一晃,便飞入了刘府,悄无声息的上了房檐。

  “我在你喉间留有一道真气,能让你半个时辰内不依赖嘴和鼻孔呼吸,同时,我也会助你操纵气血,减缓心跳,以防被在场的高手听到。”

  董平左手按在林平之的后心,一边输送着真气,一边观察着刘府的情形。

  “且慢。”

  就在刘正风的弟子把金盆端来的时候,一声大喝从刘府外传来。

  声音震耳,不少武功低微的人感到心头烦闷。

  “五岳盟主令到。”

  一个下巴满是胡须的黑脸大汉穿着棕袍劲装当先走进了刘府,在其身后,影影绰绰跟着上百统一服装的人。

  这些人个个手拿宽刃大剑,英武肃杀之气顿时弥漫全场。

  刘正风微微皱眉,但还是拱手道:“陆师兄,小弟金盆洗手,未免错过了时辰,什么事都等之后再谈。”

  说罢,他便伸手向金盆伸去。

  黑脸大汉眼神桀骜,冷哼一声:“五岳盟主令到,请衡山刘正风接令,左盟主有言,刘正风不得金盆洗手。”

  他左手令牌高举,向场中所有人彰显五岳盟主的威势。

  同时,右手从身后弟子的手中夺过大剑,向前一甩,嘭的一声打飞了刘正风身前的金盆。

  瞬间,全场寂静。

  刘正风脸色难看,望着黑脸大汉的眼神隐藏着深深的怒火。

  金盆洗手在即,金盆却被打翻。

  天下好汉当前,脸面却被踩在脚底。

  武林同道当面,他刘正风、乃至衡山派的威名扫地。

  他涩声道:“陆师兄,你太过分了,今日......”

  隐藏在房檐上的林平之满眼震惊的望着下方,他的脸上写满了不敢置信,喃喃道:“为什么那些前辈高手不出来主持公道?”

  “就任由嵩山派欺负人吗?”

  董平轻声一笑,手指一点恒山派女尼的位置,低声道:“恒山派都是尼姑,力量孱弱,虽然定静、定闲、定逸三人名声显赫,但恒山派的实力依然是五岳之中最弱。”

  “恒山三定以下,没有什么出众的人物。”

  “今日到场的定逸师太为人嫉恶如仇,表面上看性情如烈火,可也是细心之人,刘正风与曲洋交往,往大了说是不顾江湖道义、正魔之分,可往小了说,只是人各有志,私节有亏,定逸有心相帮,为刘正风出头,但势单力孤,什么都做不了。”

  果不其然,嵩山弟子抓了刘正风的家眷,陆柏以五岳盟主令逼迫刘正风杀死曲洋、同意五岳并派一事,否则就杀光刘正风的全家的时候,定逸师太面露不忍,大喝道:“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岳师兄,天门师兄,还请主持公道。”

  林平之目光飘忽,今天所见的一切,摧毁了他以往对正道的期翼和向往。

  他喃喃道:“华山派呢,华山掌门号称君子剑,为人最是正派......”

  可随后发生的事情,让林平之哑口无言。

  岳不群手持折扇,说了一大通废话,里里外外都在和稀泥。

  言语之间,锋芒暗藏,明面上看似是在为刘正风辩解,实则处处都在指责刘正风结交魔教妖人,钉死了刘正风的罪过,口中却说着若刘正风顾及和曲洋的交情,自己可以代劳,杀死曲洋,以全江湖道义,五岳情分。

  这是何其的虚伪。

  若是从前天真、骄纵、懵懂的林平之还听不出岳不群话中隐藏的意思,可吃了苦头,成熟的林平之却听得明白。

  他的心从未如此的灰暗。

  也从未如此的绝望。

  父母陷在余沧海的手里,他武功低微,前来衡山城,就是寄希望于某位正道前辈,出面为他主持公道,救下父母。

  可谁曾想,今日刘府中的正道在他面前演了这么一出好戏。

  “看懂了吗?”

  “江湖上从来都没有正魔之分,只有实力强弱,势力大小的分别。”

  董平抬手指向少林寺的方生,对林平之说道:“你看,少林寺根本就没有表态。你知道为什么吗?”

  林平之身子一震,转头望向董平,眼中神色变幻莫测。

  如果说五岳剑派今天的表现让他对正道失望的话。

  少林寺这个正道武林的泰山北斗却一直没有发话,对场中一切都冷眼旁观,置若罔闻,那冷漠的姿态,让林平之恐惧。

  董平目中精光一闪,心中暗道:“快了,再有一些刺激,这小子就会彻底对正道失望,由我来引导,入魔在即,他怎么也是这个世界剧情中的主角之一,自有天眷在身,我把他培养成盖世魔头,不知道会对这个世界造成怎样的影响。”

  他淡淡道:“五岳剑派内斗,才符合少林派的利益。”

  “江湖混乱,各派争斗不休,才能让少林派稳坐泰山北斗的地位。”

  “你,明白了吗?”

  “余沧海觊觎你家辟邪剑谱,少林派乃至五岳剑派都心知肚明,明里暗里不知有多少眼线在盯着你,盯着余沧海,你可还记得,打猎的时候在野外碰到的破败小店,一对爷孙?”

  听到此话后,林平之如堕冰窟。

  他涩声道:“那对爷孙,是五岳剑派的?!”

  正是不忿那少女被余人彦欺负,他才出头,失手杀死了余人彦,他一直为之自责,认为是自己引来的祸患。

  董平呵呵一笑,口中说出的话却打破了林平之的所有幻想,击碎了那还存留着美好的内心。

  “余沧海的师傅长青子败在你们林家先祖林远图的手上,郁郁而终,余沧海一直惦念着为师傅报仇,在发觉你父亲林镇南武功低微,并不会辟邪剑谱后,他多番试探,余人彦只是余沧海派去福州的探子。”

  “岳不群也是觊觎辟邪剑谱良久,一直在盯着青城派的动作,在发觉余沧海要对你林家动手后,他便派二弟子劳德诺和独女岳灵珊乔装打扮,监视福威镖局的动静。”

  “好,好......”林平之五官扭曲,面色狰狞,恨恨的道:“我林家何德何能,被如此算计......”

  董平嘿然冷笑,竟是略过了这个话题,对林平之道:“好戏终于开始了,且看下去。”

  引出来的仇恨,需要酝酿。

  随着时间的推移,林平之只会更加的深入黑暗。

  他往林平之的心里种下了种子,水也浇好了,且已经发芽,就等生长、开花了。

  他目中魔意肆虐,森然道:“这个世界,我要得到更多......”

  不提林平之被怒火、怨恨积满的内心,此时随着陆柏、费斌等人持续的威逼,气氛已经急转直下。

  家人弟子都被嵩山派挟持,可刘正风抵死也不愿意出卖曲洋,岳不群、定逸、天门等人作壁上观。

  就在这时,一个高叫声传来:“刘贤弟,我来帮你。”

  嗤。

  天上黑压压的一片,无数的细小黑线自空中落下,发出尖锐之声。

  “黑血神针。”

  岳不群瞳孔微缩,显然没想到刘府这么多正道高手,曲洋居然还敢现身。

  他眼珠微闪,手中折扇轻摆,一道劲风击出,护住了华山派和恒山派的弟子。

  另一边方生出手护住了少林、武当、泰山、青城几派的弟子。

  陆柏在江湖中人称仙鹤手,费斌绰号大嵩阳手,两人皆善掌法,修炼的都是大嵩阳神掌。

  就在两人想出手护住门下弟子的时候,一道黑影自院外飞进府内,但见得来人双手一挥,无数细线精准的刺向嵩山派的弟子。

  只要被黑血神针扎到,立时就死了。

  日月神教成名暗器,非但有攻破真气之妙,也有蚀骨销魂之毒。

  “混账。”

  陆柏面色阴沉,左脚一踏,立时飞身而起,右掌凌空拍向曲洋。

  炽热刚猛的掌劲普一出现,就击出凛然热风,让在场的武林中人连连退后。

  林平之若非被董平护着,哪怕只是旁观,也要受伤。

  怎奈曲洋不慌不忙,双掌一迎,轰的一声居然把陆柏击飞。

  所有人都震撼不已。

  岳不群的眼睛更是异彩连连,十几年前,前任日月神教教主任我行想要一统江湖,消灭五岳剑派。

  正是那个时候,左冷禅趁机坐上了盟主的位置。

  当年他们五派曾与任我行大战一场,左右二使的武功,他还是见过的,绝没有今日这般强横。

  董平呢喃道:“开始了。”

  他左掌竖起,右手拈花抵在胸前,眼中闪现金光,隐有无数圆轮交错起伏。

  “大藏密显,金刚上乘。”

  “无量寿佛。”

  场中曲洋眼底隐现金光,身体突然开始不受控制。

  他哀叹一声,见到刘正风正护着家眷弟子逃出刘府,大喊道:“刘贤弟,莫要回头,为兄拖住他们,会与你汇合,同奏笑傲江湖曲谱。”

  “走。”

  他嘴唇动了动,似乎又传音交代了一番。

  随后也不抵抗,任由自己被无形的力量侵蚀心神、经脉、肢体。

  董平邪笑起来:“藏密佛功修大圆满智,非得历劫经年苦修才能成就。”

  “可我两世为人,算得上转劫再生,精神强横,如今已经窥得一二念力奥秘。”

  “今日就让我看看,我这佛法魔功可能渡人否?”

  场中曲洋神色一怔,身影一顿,眼神立即变得麻木。

  他双手合十,低诵佛号。

  这个动作让所有人都摸不着头脑。

  曲洋淡漠道:“放下屠刀,来见我佛。”

  说罢,他身影一闪,瞬间便出现到费斌的身前,抬掌按在费斌的胸口。

  “你......”

  费斌大怒,抽出大剑想要斩断曲洋的手臂。

  可就在这时,一声爆响止住了他的动作。

  嘭。

  他整个胸口被沛然大力打成肉泥,稀碎的血肉甚至随着强劲的力道飞向了后头。

  血管爆炸,淡淡的血雾飘洒,遮住了附近所有人的眼睛。

  曲洋脸上麻木,身体如同一个空壳。

  他缓缓转身,看向陆柏,淡淡道:“放下屠刀,来见我佛。”

  他单掌竖起,身上出现一股我入地狱渡你成佛的大意境。

  随着手臂挥下,无限光明的刀光斩出,立时把陆柏劈成了两半。

  “哈哈哈哈哈......”

  董平双手一挥,冷喝道:“去。”

  随着他的操控,曲洋腾空而起,身形如幻影一般,短短三个呼吸,或出掌、或用指、或使拳击杀了所有的嵩山弟子。

  嘭,嘭,嘭,嘭......

  看着嵩山弟子一个个倒地,岳不群、天门等人的眼睛如同看见鬼一般。

  “邪功,邪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