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诸天里的大BOSS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诛心(求支持)

诸天里的大BOSS 苍梧山主 2055 2019.08.09 19:10

  “爹,你怎么了?受伤了没有?”

  客栈厢房之中,水笙见到外衣残破、一身狼狈的水岱连忙起身搀扶,脸上满是担忧,在发现水岱嘴角隐隐的血液后,眼中更是泛起水雾。

  她再怎么任性刁蛮,至亲受伤,也不免乱了分寸。

  “好了,好了,不是什么大伤,别哭,哭花了脸就不好看了。”

  水岱慈爱一笑,抹了抹水笙的脸袋。

  “爹只是皮外伤而已,修养一天就能痊愈。”

  他安慰着女儿,但心里却知道,适才的切磋给他打开了一扇通往新天地的大门。

  对于武功、武者,他有了新的看法。

  练武求道。

  就在这时,住在隔壁的汪啸风走了进来,见到水岱后连忙问候,然后抬剑大声道:“舅舅,我这就召集武林好汉搜寻打伤你的恶人,为你报仇,笙妹,你跟我......”

  没等他说完,水岱的脸就沉了下来。

  “教你们多少次了,做事不要冲动,要弄清前因后果,我已经说过了,只是与人切磋,不是生死搏杀,够了,啸风,回自己的房中好好反省去。”

  “想不明白,就不要再行走江湖了。”

  “若非江湖同道看在我的面子上,你哪来的铃剑双侠之名?”

  他看着汪啸风不满中充满怒火的眼睛,心境徒然一清,好似一盆烈火被浇上了一桶冰水一般。

  经过董平的提醒,水岱当然认识到了水笙是他的弱点。

  因为极度的关爱女儿,此时的他异常的敏感。

  汪啸风刻意在自己女儿的面前显摆自己,他以前居然忽略了,没太在意。

  反而觉得这个外甥不但生的俊俏,能文能武,还有侠义之心。

  自打汪啸风和水笙结伴行走江湖,铃剑双侠这个名号传出来后,他便放松了对二人的关注和保护,甚至放心把女儿交到汪啸风的手里。

  可今日与董平一战,水岱感触良多。

  汪啸风和董平年岁差距不大,但两人的境界差距实在太过遥远。

  汪啸风张扬、自得、自傲、自大,董平低调、稳重、成熟,武功方面甚至超过他。

  对比起来,汪啸风实在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女儿交给他,真的好吗?

  “爹,你怎么责罚表哥?还骂了他?”

  水岱哼了一声,叮嘱水笙道:“我教给你们那么多,都当做耳旁风吗?”

  “你也在房中反省。”

  末了,许是觉得自己言语过重,他语气转柔说道:“爹的伤没事,不用担心,再者爹已经飞鸽传书给你三位伯伯,他们很快就会赶到的。”

  水笙轻轻点头,送水岱回了自己房间,见父亲行走自如,的确不是重伤的样子,这才放心。

  她眼珠一转,就跑到汪啸风的房间。

  “表哥,一定是血刀老祖那家伙打伤的爹爹,我们去为他报仇。”

  这么想,的确没错。

  自前朝覆灭后,少林武当等门派各自封山避世,江湖之中就以一绝顶、一邪魔、南四奇、北四怪并称一流。

  一绝顶中的铁骨墨萼梅念笙大侠在约战邪魔血刀老祖后,踪迹全无,生死不知,江湖中一直有各种各样的传言。

  南四奇落花流水虽然各有出身,但四人乃是结拜兄弟,关系亲厚,江湖中少有人敢招惹。

  至于北四怪风云龙虎,其中有两人投身朝廷,另两人脾性怪异,也甚少行走江湖。

  在水笙和汪啸风的眼中,水岱的武功不说最强,也是少有敌手。

  再加上他们大张旗鼓的宣传杀掉血刀僧,为民除害,所以第一怀疑目标当然是血刀老祖。

  两人一拍即合,兴冲冲的出了客栈,跨上了大宛良驹,叮铃铃的铃铛声欢快的响着,仿佛是在鼓舞着两人的大侠之路。

  天真。

  在董平的高压下,药堂的大夫使用了最好的药材,短短两天,他就靠着药物的滋养以及内功的修炼养好了伤势。

  走出药堂,想起掌柜和坐堂大夫哪怕他语气和善,又给了百两足银,还是一副送瘟神的样子,董平既觉得好笑,也觉得可悲。

  这个世界是在太乱了,一点约束、规矩都没有。

  武林乱。

  朝廷也乱。

  百姓何其无辜。

  若是摊上个好官,牧守一方,百姓还要好过些。

  可荆州知府凌退思偏偏就是个大坏蛋。

  凌退思曾是龙沙帮帮主,长江水匪出身,后来有了些机遇,又得知荆州附近埋了个大宝藏,就花了大笔金银买官,坐上了杭州知府的位置。

  这家伙还拆散了女儿凌霜华和丁典,非但逼的凌霜华自毁容貌,也把丁典关押在大牢中,穿了琵琶骨,以女儿来要挟丁典。

  正所谓虎毒还不食子,凌退思的所作所为,堪称是衣冠禽兽。

  不,是连禽兽都不如。

  “凌府......”

  董平缓步向着知府府邸走去,来到后院,他足尖一点,身若飘絮一般越过了院墙。

  刚刚落地,就闻到一股淡雅的清香。

  睁眼一看,入目所见,遍地都种着浅黄色的菊花,菊花盛开,花海随着微风飘舞,香气弥漫挥洒,真是一处雅居。

  凌霜华多年独居,这里没有家丁,没有侍女。

  走进那栋矗立在花海正中的小楼,脚步声惊醒了站在二楼窗边,痴痴望着远方的女子。

  这女子已三十有余,多年不出院落,身形偏瘦,脸上围着一层纱巾,穿着鹅黄色的长裙,看上去不是很美。

  但那股雅静、文弱的气质,着实惹人怜爱。

  “你是谁?来做什么?”

  凌霜华语气平淡,根本不在意董平的来历,哪怕是坏蛋,可能杀了她,也不足以让她动容。

  董平轻轻一叹,如此丽人,承受这般折磨,实在可惜。

  他此来,非是善意,但却能解脱此女心灵的重担。

  “我来,是为了你,为了丁典。”

  凌霜华目光微动,默默不语,意思是请董平先说。

  “丁典为了你,放弃了梅念笙的大仇,抛弃了家族,荒废了学业,辜负了双亲,被你父凌退思设计毒害后关入牢狱,以他神照经大成的武功,足以脱身离去,可他为了你,却甘愿被穿琵琶骨,受尽拷打屈辱......”

  董平每说一个字,凌霜华娇弱的身躯就颤抖几分。

  没等他说完,便已泪流满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