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诸天里的大BOSS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你来帮我,可好?

诸天里的大BOSS 苍梧山主 2066 2019.09.01 22:00

  听着倒地的扑通声,冷不凡走出帷帐,上下打量了董平几眼,戒备之心已然提到了顶峰。

  美女投怀送抱,哪怕他自认心智坚定,潜意识中也存有缱绻、情爱之意。

  可眼前这人,竟然毫不犹豫下杀手。

  如此之人,可畏可怖。

  相识不过一个时辰,他没有在董平的身上发现一丝弱点。

  “进来吧,你都看到了?”

  嘎吱一声,房门被推开,乔天手臂颤抖的握着短刀,双眼通红,两行清泪留下。

  他嘴唇哆嗦着,喃喃道:“我看到了。”

  “枫林晚虽然声誉不错,但能在城外立足,也不是简单的。”

  “这么晚了,她离开房间,我担心她,所以跟在后头。”

  “她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

  “嘿,在她眼里,我仍然是十年前的乞丐,永远都是何府的小厮,哪怕被何老爷收为弟子,哪怕与她一起长大,她仍然是看不上我的。”

  “也对,我才后天的修为,武功低微,只能带着她逃跑,报不了仇,给不了她想要的人上人的生活......”

  乔天手臂发颤,他的喃喃自语,仿佛是在说服自己一般。

  董平轻叹一声,身影一侧,便躲过了乔天挥舞的淡蓝色刀气。

  嘭。

  这股刀气后劲无穷,带着波浪涛涛、永无穷尽的意境,乔天疯魔一般的接连斩出了五刀,虽然一刀强过一刀,可除了毁坏房中的摆设,连董平的衣角都没摸到。

  “情之一字,真是害人。”

  “她明明不爱你,只是利用你,可你仍旧为她痴,为她狂,可怜,可悲,又可敬。”

  想起现代社会,男男女女分分合合,闪婚闪离,甚至更歪的不正之风,董平大有感慨。

  只是,敌人就是敌人。

  嘭。

  一掌盖在乔天的额头上,阴寒的真气瞬间摧毁了整个大脑。

  “其实,你不必杀他的,他只是个小卒子。”

  听着冷不凡的淡淡言语,董平嘲讽道:“之前你不是在追杀他们吗?现在开始圣母了?”

  冷不凡沉默了一下,他走到床边,拾起银沧剑,归入剑鞘中。

  “灭了何家,除了意图水火秘钥外,还有立威的意思,分舵舵主才上任不足三个月,赤城的帮派、家族惧怕大江帮,可一个分舵舵主,是没人惧怕的。”

  “若是舵主再无能些,被这些帮派、家族钳制、压迫都是可能的。”

  他看出董平的不相信,冷不凡摇头道:“大江帮驻地远在东海海口,外面有分舵五百余座,除了最为要紧的被牢牢把控外,其余的分舵都是任由自行发展。”

  “赤城的帮派、家族的确不敢联手灭杀大江帮的分舵,可蚕食分舵的生意、侵占分舵的地盘、引诱、收买分舵的帮众,这些他们是敢的。”

  董平若有所思的点了下头,这也符合他的猜想。

  大江帮本部有能力出动足够的力量扫平分舵的敌人,可那样做的话,树敌太多,也达不到想要的结果。

  不可能每一个分舵出事,都由本部出面摆平。

  冷不凡淡淡道:“我虽然接了斩草除根的命令,但只要杀了何晚红,夺走水火秘钥,就算完成任务了。”

  “至于乔天,废他武功,放他一条生路,也不是不可能。”

  “一个废人,根本没有威胁先天的能力,更没有报仇的资格。”

  董平轻轻一笑:“好了,我也不与你争论,这没有意义,跟我说说赤城的情况吧。”

  “有多少势力,他们的关系都是怎么样的?你慢慢说,我慢慢听。”

  望着董平笑眯眯的样子,冷不凡心中一颤,他明白,赤城以后不会安宁了。

  是夜,晴空无云,皎洁明亮的月光挥洒大地,清辉映射,撩人心弦。

  红枫夫人靠着枫林晚外的栏杆,翘着腿,光着脚丫,哼唱着妩媚的曲调,换气之时,她高举酒壶,对月独饮。

  董平走出客栈,四下望了一圈,径直向红枫夫人走去。

  客栈门口,冷不凡抱剑而立,他的脸色已经恢复了正常,不再苍白,先天境的超凡体质,让他只要不是受到致命的、极其严重的破坏性伤势,都能快速恢复。

  他皱了皱眉,暗道:这家伙知道红枫夫人的名声吗?

  客栈之中,几个过路的游商和伙计们搅在一块,哄闹起来。

  “这小子敢去找红夫人,你说红夫人会不会一巴掌扇过去啊?”

  “我敢打赌,一定会。”

  “赌什么?”

  “我要是猜不中,就去喝红夫人的洗脚水。”

  “哈哈哈哈,美得你。”

  在枫林晚打杂的张三咧着大嘴,露出发黄的门牙,大笑着指着那个打赌的游商道:“红夫人的洗脚水也是你能喝的?”

  “我都喝不到。”

  此话一出,又是一阵大笑。

  “咦?”

  正在哄笑中说着荤话的张三突然轻咦一声,浑浊、市侩的眼中精光一闪即逝,红夫人,怎么跟这小子聊了起来?

  他跟随红夫人十年,从未见过红夫人与外人说过十句话以上。

  最多也就是兴致来了,跟客商招呼几声,往日都是不理不睬的。

  “我这店里虽然不禁血腥,但死了人总归是晦气,而你连处理都不处理一下,直接丢在房中,想着他们发臭后熏死我吗?”

  听着红枫夫人清冷中又带着几分娇媚的语气,董平笑道:“枫林晚在此十年,一开始的时候,此地不也留下数百人的性命么?”

  “这枫叶红起来才好看,鲜血,正是积攒颜色的最好涂料。”

  红枫夫人呵呵笑了起来,声音愈发高亢,好似在兴奋一般,最后甚至变成了大笑。

  “你可真会狡辩,是个有趣的人。”

  “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这个女人慵懒的抻了下腰,那双美目仿佛会说话一般,董平心中一荡,旖旎、缱绻、男女床笫之间耳鬓厮磨的场景在脑海中一一展现,内息瞬间混乱。

  他面色不变,暗自咬了下舌尖,紫霞神功自发运转,精神为之一清。

  这门融汇道儒思想的内功,最重守心,红枫夫人不过试探一招,根本没有全力出手。

  董平脸上笑容不改,字句清晰有力的传入了红枫夫人的耳朵。

  “一月之内,我若压服赤城,你来帮我。”

  “可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