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诸天里的大BOSS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分化

诸天里的大BOSS 苍梧山主 2045 2019.08.06 17:00

  水岱抚了下胡须,低声叹道:“好厉害的掌力,此人年纪不大,内功竟有这等火候?”

  他把目光转向手持断剑的水笙,面露慈爱之态。

  “爹。”

  听到女儿清脆的叫声,水岱嗔怪道:“让你不要单独行动,总是不听,若不是水福告诉爹,爹都不知道你又跑出去了。”

  “幸亏爹轻功好,一路跟了上来。”

  “乖女儿,没事吧。”

  刚嗔了两句,马上就转为关怀之语。

  他内子早亡,就这么一个女儿,向来都是掌上明珠一般的疼着。

  这时汪啸风也起身走了过来,叫了声舅舅。

  水岱像看自家儿子一般也问候了几句。

  他这女儿跟汪啸风青梅竹马,又早许了婚约,虽然还没有完婚,但也是一家人。

  水岱走到宝象的尸身旁,仔细看了看,叹道:“这番僧已经死了,应该是那位小师傅杀的。”

  “你们却是错怪了人家,跟你们说过多少次了,行走江湖一定不能莽撞,凡事都要查清楚再说。”

  “好在那位小师傅杀心不重,要不然,你们早就死啦。”

  他面色一正,肃然道:“来日遇见了,一定要先行道歉。”

  “听到没有?”

  水笙和汪啸风对视了一眼,都点头应声。

  水岱摇了摇头,自家女儿是什么脾性他再清楚不过。

  虽然本心不坏,但却刁蛮任性。

  他想道:来日找几位兄长帮忙,等找到那位小师傅,我去登门道歉吧。

  且说另一边,一处僻静的小巷里,董平左手扶着墙壁,脸色苍白如纸,步履缓慢的走着。

  他身上的灰色僧袍已经破破烂烂,一双衣袖更是在之前的碰撞中被剑气削去。

  “吃大亏了,没想到水岱的武功居然这么高......”

  他嘴里嘟囔着,满是抱怨之语,可双眼却精光熠熠,明亮非常。

  与高手交战,让他收获良多。

  比如应变能力、出手的角度、时机,操纵真气的技巧、招式变幻,这些是日常修炼很难提升的。

  宝象是第一个磨刀石。

  水岱,就是第二个。

  这位武林中南四奇中的人物,称得上此世一流高手,只是过了一招,就让董平明白了自己此时的武功处在什么层次,自己还有哪些薄弱的地方,以往忽视的缺点。

  “达到混元功第五层的我内功已经不弱了,虽然比不上类似水岱这种一流高手几十年精修的内功,但也十分接近了,毕竟这个世界只是低武。”

  “我现在欠缺的是与高手对敌的经验,还缺少能主宰胜负的武功。”

  没有后续功法,混元功已经升无可升,即便他日日苦修,最多也就是真气浑厚些,内劲强盛些。

  至于推衍后续法门,系统没有回应,以他此时的浅薄见识,也没有推衍的能力。

  伏虎拳、碎玉拳虽然不错,但称不上绝学。

  董平紧了紧放在胸口的袈裟,看来他得修炼血刀经了。

  他随意找了个无人的农舍,开始潜修疗伤。

  其实他看起来狼狈,但伤势并不算重,水岱没有杀念,冷月剑气只是削去了他衣袖,他此时最重的伤还是右臂的臂骨和肩胛骨脱臼,以及跟宝象硬拼,挫伤身体引起的局部血瘀。

  第二天清晨,伤已经好的差不多的董平站在农舍中,把袈裟摊开放在一块巨大的石磨上,细细揣摩着上面的内容。

  血刀门重杀伐屠戮,凡想入门者需取‘血刀杀伐令’,取令上者人头。

  令上既可能是江湖闻名之士,也可能是孤零柔弱挚友,第一步的得令者需要自相残杀,最后能站立者方能入得血刀门。

  如此邪道自然受到整个武林的敌视,也让武林中人惧怕。

  刨除掉那邪性、杀伐的手段,堪称武林邪道绝学的血刀经,也是血刀门屹立武林的根本。

  血刀门是血刀老祖所立的门派,而血刀老祖本人乃是青海黑教的第四代掌门。

  血刀经这门武功,以‘从心所欲,不差厘毫,血雨腥风,嗜血灭生’十六字心决为要旨,动静之间,便恶念横生,一旦侵敌,令其血流不止,稍有不慎,敌必将干涸枯竭而亡。

  董平闭目在脑海中演练招式,突然,他双眼睁开,一道血光流转,他右手长刀上挑,接连几下,刀刀斩向不可思议的位置。

  轰。

  他感到浑身血气升腾,一股强烈的燥热之意流遍全身。

  那种感觉,让他忍不住想要出门杀人。

  唯有杀戮,才能获得心灵的安宁。

  “杀。”

  董平低喝一声,整个人身上散发出强烈的肃杀之气。

  在连翻变招之后,他身影一颤,变幻方位,竟是凝出了两道残影。

  董平手中长刀一挥,一抹凄艳而壮丽的色泽弥散而出,空气中隐现一道弧形的刀气,斩开了乾坤。

  一刀平斩,阴阳分化。

  “好厉害的邪功,居然还能影响人的心智。”

  董平收刀之后,额间流出了一滴冷汗,他刚才险些就沉迷于杀念、妄境之中了。

  若是无法脱离,他将会变成只知杀戮的怪物。

  咔嚓。

  一声脆响,却是刚才的刀气劈开了石磨。

  “唉。”

  董平扔掉长刀,之前的演练中,这精钢长刀用起来实在是不合手。

  “看来,得谋划血刀老祖手中的血刀了。”

  原剧情中,那柄血刀由寒铁、玄钢打造,大雪山中铸就,以人血淬炼开锋,花费二十年才铸成的邪道宝兵。

  血刀老祖能与铁骨墨萼梅念笙大战三十回合,虽然落败,却也以血刀刀气重创梅念笙,可见一柄契合自身的神兵,是多么的重要。

  董平暗自推测,血刀老祖若是没了那柄血刀,实力怕是要下降三成,甚至一半之多。

  荆州城万府宅邸,万震山右臂绑着绷带,脸色阴郁的坐在主位。

  在他身前,鲁坤和万圭各自站到一边,两人眼神偶尔对视之时,显现出浓浓的不满、厌憎。

  “爹,你的伤没事吧?三师叔怎么会......”

  没等万圭说完,鲁坤便插嘴骂道:“还什么三师叔,我看那就是个卑鄙小人,指不定师弟们都是戚长发杀的,师傅,依弟子看,应该召集荆州地界的江湖好汉,把戚长发找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