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诸天里的大BOSS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象雄大藏经

诸天里的大BOSS 苍梧山主 2019 2019.08.05 17:00

  董平不由得疯狂的吐槽,在他的设想中,血刀门的镇派武功不应该是血刀老祖亲自保管,或者放在血刀门的秘地里,被什么守阁长老,扫地BOSS保护着吗?

  怎么一个外出弟子的身上就有全本?

  他却是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中,除了少林武当等名门大派,长老、执事、弟子划分分明,各司各院齐备,于血刀门而言,强盛是有了,威震江湖,横行川藏数省。

  但门内却没太多规矩。

  老大就是血刀老祖,老祖之下就是几个亲传弟子,再之下的,都是小喽啰,几乎不怎么离开自家的地牌。

  死在他碎玉拳下的,是血刀老祖的亲传弟子胜谛。

  他来荆州,是因为血刀老祖打听到丁典藏在荆州大牢,血刀老祖昔年曾败在铁骨墨萼梅念笙的手下,那一次输给梅念笙,是内功不敌,血刀老祖引为平生恨事。

  所以打听到了丁典的下落,就命亲传弟子先行一步,来荆州袭杀丁典,夺取神照经。

  不只是胜谛,大弟子宝象、亲传弟子善勇、藏风、边铎都到了荆州。

  而这血刀经就写在胜谛身上披的袈裟上,一直由血刀老祖的五大弟子轮流保管。

  这五大弟子的武功虽然不是江湖一流,但也少有敌手,若非如此,血刀老祖也不会传下全本。

  董平收起袈裟,也不理胜谛的尸体,大摇大摆的离开。

  嗒,嗒,嗒......

  就在董平离开不久,一阵马蹄声响起,一男一女骑着高大的鬃毛宛驹来到了小巷。

  那女子当先下马,蹲下探看昏迷少女的情况。

  “表哥,她昏过去了,人没事。”

  年轻男子摆了个潇洒的姿势,头上的绽青方巾,显示其卓尔不群的俊秀。

  他来到女子的身边,俯身翻了下胜谛的尸身。

  “没错,就是血刀门的番僧,舅舅此番出门,为的就是这些禽兽败类。”

  女子点头,扬剑恨声道:“这些番僧自打出了川藏,一路劫掠良家女子,杀害无辜,造孽不浅,”

  “要是被我遇见了,一定把他们千刀万剐。”

  年轻男子抱剑而立,点头应和道:“表妹,这番僧虽然死了,但还有同伙在荆州城内,咱们一定要把他们都找出了杀掉,以慰那些惨死在番僧手上的亡魂。”

  女子目现波光,满是爱恋钦慕,直觉自家表哥是最为潇洒、最有正气的侠客。

  两人把昏迷的少女扶到府邸的后门前,交给被这边动静引来的家丁手上,报过姓名后,翻身上马离去,得到了一片赞誉之声。

  其中女子本想解释番僧是被他人所杀,他们只不过凑巧,但却被年轻男子止住了,再者迎来送往交谈之际,不好插话,也就作罢。

  刚走出两条街道,就见一个身材粗壮、耳朵带着金环的番僧大踏步的向他冲来。

  “中原的和尚,把袈裟放下。”

  董平目光一凝,心中火气渐大。

  劳仔不是和尚,这辈子也不想当和尚。

  劳仔要喝酒吃肉,要潇洒快活。

  我这是头发长得慢,知道不?

  他手臂一挥,瞬间把袈裟折叠了几下收在怀里,之前他没有注意,只是随便拿在手上,想必就是这样被盯上了。

  感受到这番僧的凛凛气势,董平面色不由一变。

  这家伙可比之前的胜谛强多了。

  嘭。

  就在他思量的时候,这名番僧脚步突然变重,两脚踩在街道的石板中,深愈两寸,且随后的每一步都在加重。

  董平见到地面轰隆隆作响,隐有翻滚之势,着实骇人。

  他顿时明了,这番僧是在积蓄内劲,力求一击毙敌。

  果不其然,这番僧连踏十步,到得最后一步的时候,居然踩出了半米的深坑。

  “把袈裟还来。”

  这番僧瓮声瓮气,整个人分身扑来,宛若一只千吨巨象凌空压下。

  董平嘿然冷笑,双手不慌不忙的探出,向番僧迎了上去。

  嘭。

  两人四掌一对,刚猛内劲迸发之下,身周丈许方圆气劲迸射。

  “好掌法。”

  这番僧脸色胀红,隐有邪异血气升腾。

  他从腰间一拔,一柄宽刃短刀混杂着血光径直向前劈来。

  董平心中一惊,手掌避过刀锋,掌心真气呈螺旋状向番僧的手腕印了上去。

  混元掌。

  一声闷响传来,两人过了一招,各退了三步。

  董平感到手臂发麻,气血沸腾,适才硬碰硬的打斗,已是让他受了轻伤。

  即便他不是医者,也能觉察到自己的臂骨和肩胛骨处有些脱臼。

  “好强横的体魄。”

  他目光森然的望着身前的这个番僧,此人是他到得此界所遇到的第一个能威胁他生命的高手。

  万震山、言达平之流固然是老江湖,但内功、体魄,以及那战斗起来疯魔一般的气势,都远不如这个番僧。

  这是个真正的武者。

  其实董平对面的番僧更是心惊,这番僧名叫宝象,乃是血刀老祖的大弟子。

  但他的一身功夫根底却并非来自血刀经。

  如果说血刀门的弟子都是些假和尚,那他就是真和尚。

  他自幼在藏边学佛,信仰苯教,在孜珠寺剃度出家,拜大宝法王为师,尊崇辛饶弥沃佛,修古象雄佛法。

  在孜珠寺的时候,他便学了象雄大藏经,真气浑厚,体魄无双,力大无穷。

  只是后来犯戒,被驱逐出寺,正好血刀门初建,他便拜在了血刀老祖的座下,成了大弟子。

  对他来说,血刀经只是兼修。

  宝象心道:“这等强敌还是不要硬拼,不如回去纠集几个师弟一起来找这厮的麻烦。”

  “只要在师傅到达荆州之前,杀了这厮,抢回袈裟就行。”

  想到这里,宝象不由暗恨胜谛丢了袈裟,给自己找麻烦。

  就在他有心退去的时候,却见身前的这个中原小和尚目露惊恐,大张着嘴,手指颤巍巍的抬起,指着他的身后。

  “血,血刀,血刀老祖?”

  宝象心中一跳,他这血刀门可不是善地,师傅与徒弟之间,师兄弟之间从来都没有和睦一说,多是尔虞我诈,血刀老祖不按约定的时间提前到荆州也是可能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