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诸天里的大BOSS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烦恼远离

诸天里的大BOSS 苍梧山主 2031 2019.08.10 18:53

  “做梦呢?”

  破门而入,董平一脸懵逼的看着形迹癫狂的凌退思,脑中XXXX。

  这货怎么了?

  二到这幅模样?

  他目光微动,向下一移,看到了凌退思手中的唐诗选集。

  “破解了宝藏的地点了吗?”

  凌退思心中一惊,猛地后退了两步,喝问道:“你是谁?”

  他悄然背过左手,打算再后退几步,书房的角落处不但被他设置了机关,还有一匣金波旬花。

  除此之外,若是闹出动静,也能惊动他养在府中的江湖高手。

  当然,他最为相信的,还是自己手中的力量。

  金波旬花,就是凌退思的底牌。

  这奇花堪称至毒之物,些许香气就能让武林高手经脉萎缩、真气消弭,一丁点的花瓣,足以毒死上百人,便是武功达到江湖一流,内功深厚,也抵抗不住。

  当年,他便是仰仗金波旬花,暗算了丁典。

  若非神照经有疗伤功效,丁典早就死了。

  波旬者,魔罗也,是欲界第六天主,如来大敌,这毒花起这样的名字,极具象征意味。

  董平双眼一眯,微微一晃,便出现在凌退思的身前。

  他右手伸出,径直掐住了凌退思的喉咙。

  “饶,饶命,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不要杀我......”

  强烈的窒息感让他的脸胀的通红,凌退思真的慌了。

  他发现董平跟他以前接触的江湖中人完全不一样,没有道出来历,没有说明为什么要杀他,甚至可能连仇怨都没有。

  他看着董平那双毫无波澜的眼睛,心里惊惧万分。

  那双眼是那么的平淡,不在乎扬名,也不在乎金钱。

  “死到临头,就只有为自己求饶吗?”

  董平看着凌退思丑态百出的挣扎,手指一捏,掐断了凌退思的喉咙。

  他闯进凌府杀人,凌退思居然一点都没想到凌霜华。

  自己的女儿会不会也被杀?

  自己的女儿是不是也处在危险之中?

  这些念头凌退思统统没有。

  虽然他早就清楚,当凌退思罔顾女儿一生幸福暗害丁典的时候,凌退思就已经抛弃了父女之情。

  而刚才,若凌退思能在生死关头幡然悔悟,他虽然不会放了凌退思,但心里也会高看一眼。

  谁曾想,凌退思薄情至此,连畜生都不如。

  嘭。

  他把凌退思的尸身随意甩在地上,在其身后的墙壁中仔细翻看,没一会就找到了机关。

  “唔,刚才往后退,是想借此物翻盘啊?”

  董平看着手中密封的铁匣,眼中闪过浓浓的戒备。

  金波旬花,在金系武侠世界中,是四种绝毒之一,无药可救,杀伤力极强。

  低武世界中,几乎不可能有治疗的办法,也不可能有高手能抵抗此毒。

  用好了,这就是一个杀手锏。

  董平翻了翻凌退思其他的收藏,厚厚的账簿,好几沓银票,还有一些地契。

  可惜,对他来说,一文钱都不值。

  他走出凌府,没过一会,凌退思的死就在府中传开了,家丁四散奔逃,转眼间,繁华落幕。

  大牢杀丁典。

  不过在这之前,得解决几个小喽啰。

  嘭。

  他左脚重重一踏,浑厚的真气贯穿足底,踏碎了街上的青石板。

  而他整个人宛若猛虎扑咬一般,带着凶悍的气势向一旁的楼阁中冲去。

  “该死,他冲来了,师兄,结阵。”

  善勇穿着棕色、褐色相间的僧袍,他的头顶隐约有一层黑发,皮肤黝黑,骨骼特异,手掌极为宽大。

  在青海与藏边交界,深山之中有瓦亢族,瓦亢族就是这样的特点。

  他,就是因为天赋异禀被血刀老祖收为门下。

  善勇对一旁的藏风、边铎吩咐了一声,血刀经运转之下,浑身真气沿着特意的穴道脉络运行,隐隐间带动了一身气血。

  他的额头开始突起,太阳穴鼓鼓的,上半边脸被一股浓郁的血气覆盖。

  “杀。”

  善勇手中长刀下劈,森然刀气结网,罩向冲来的董平。

  他心中杀念浓郁,本该在约定时间汇合的宝象和胜谛已经死亡,虽然一直没打探出是谁杀了两人,但荆州城的风吹草动一直被他们看在眼里。

  董平,这个外表似中原和尚的少年,是最为突兀的存在。

  既然有可能,就不能放过。

  胜谛和宝象的死还不算什么,最为严重的是血刀经的丢失。

  一但被血刀老祖知道了,他们都讨不了好。

  当然,善勇等人也没忘记他们前来荆州的目的,所以一直在凌府附近监视。

  董平淡淡道:“我与血刀门的缘分真是匪浅啊。”

  他眼中血光闪烁,右手五指并刀,径直插入了刀气罗网,劈向善勇拿刀的手腕。

  嗤。

  一道血线在空中一闪即逝,在善勇不敢置信的目光中,斩掉的他的右手。

  “不可能,你怎么会血刀经?不,这么短的时间你是怎么练成的?”

  面对善勇疯狂的模样,声声泣血的质问,董平浅笑道:“我是天才。”

  话音刚落,他右掌就按在了善勇的头上。

  他轻轻一叹:“烦恼远离,尘世超脱。”

  无声无息间,善勇的颈部骨骼被混元掌的劲力震得粉碎,整个头颅被按到了身体之中。

  这血腥又带着超脱的邪异感,让一旁的藏风、边铎亡魂直冒。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向外跑去。

  董平僧袍一摆,双手轻拂。

  两道掌印在空中划出淡淡的涟漪,拍在了两人的后心之处。

  “热身完毕,是时候去了结丁典了。”

  董平面无半分波澜,仿佛刚才搏杀三人就和喝水吃饭一般简单,平淡无奇。

  丁典,世人对他的评价褒贬不一。

  痴情,是正面的。

  可懦弱、不忠不孝,是负面的。

  丁典,是连城诀剧情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如今狄云的命运已经被他改变,丁典,该去死了。

  在董平的心里,丁典是这个世界里他最看不起的人。

  轰。

  荆州大牢的铁门被大力崩开,狱卒有逃离的,也有三五汇聚一起,持刀面对他的。

  董平放声大笑,双眼仿佛洞穿了整座大牢,看到了那深处被铁链捆住的丁典。

  不,那是个身体和心灵、思想都被锁住的懦夫。

  “丁典,出来受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