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诸天里的大BOSS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一章 你死我活,或者你活我死

诸天里的大BOSS 苍梧山主 2124 2019.09.19 21:00

  何是我仍旧穿着那身白色的书生袍,他的手上拿着一杆金银双色的鱼竿,在鱼钩上,缕缕白色的生气化作丝线钻入地底。

  他不知用什么手段绕过了重重阵法的阻隔,来到了秘境的最中心,在这里垂钓了不知多久。

  生气所化的白线从地底深处的另一重空间引诱出巴掌大小的红蓝小蛇,就在小蛇要完全咬钩的时候,突然雷声大镇,霹雳炸响。

  整座秘境都颤了几颤,眼看着就要功成的何是我僵在原地,目光呆滞着望着受到惊吓一溜烟钻入地底的小蛇。

  “该......死......”

  他嘴角咧开,可怖狰狞。

  此时的他,可没有半点书生气质。

  再怎么掩藏,本质还是那个无情的杀胚。

  他豁然转头,寒声道:“这处秘境原是中古阴阳宗的别府,乃是真传弟子练法、修行的居所,内外封闭,若是想从外界破开,非得三名以上的真丹境联手才行。”

  “一定是内部生了乱子。”

  “是谁?是那个碍眼的秃驴?还是少清剑派的宁菲?”

  “亦或是那个有点神秘的董平?”

  至于方海,他压根就没看在眼里。

  而大江帮的冷情,一个副帮主的义子,虽然不错,可也仅此而已,同样不被何是我看在眼中。

  他望着钻入地底的小蛇,脸上带着浓浓的怒火。

  这可是森罗道主点名让他来夺取的东西,任务若是失败,他绝对没什么好果子吃。

  “可恨。”

  其实这并不是蛇,只是有着蛇的头而已。

  近万年前,东海苍龙与天地异种阴阳玄蛇交合,产下阴阳虬龙。

  此龙类似蛇形,生有红蓝双翅,天生便有水火之毒,被阴阳宗末代掌教方淮子得到后,养在阴阳宗内,成为护宗灵兽。

  中古大劫之时,被剖腹取丹,内丹被当做能源,供秘境阵法的运转,以求阴阳宗传承不灭,将来有弟子进驻秘境,重建阴阳宗。

  可惜,七八千年过去了,阴阳宗从未有传人出世过。

  何是我收起金银鱼竿,心中恼恨非常。

  他双眼幽光闪烁,森冷道:“进入秘境的这些人,都要死。”

  “秘境阵法被破,过一段时间,就可以从外面进入了,不再需要秘钥指引,或许,我可以大肆屠杀一番,以血祭秘法钓取万年虬龙。”

  “哼。”

  天地震颤,雷鸣不断,整座秘境不停的颤动,阵法被破坏,也影响了秘境内部的生态平衡。

  一会热浪滚滚,一会暴雨倾盆。

  妙观足下真气凝形成一座莲台,稳稳的站着,根本没有摇晃的迹象,由此可见其功夫的精深。

  董平瞥了一眼妙观,此时妙观闭目合掌,低头在诵念着莫名的经文。

  他轻声一笑:“走吧,妙观大师,成往坏空乃是至理,这处秘境的毁灭,不必往心里去。”

  “悠久又如何,只要不是永恒,总会有劫数。”

  天庭,不也是这样吗?

  此时,宁菲手持青玉剑,步法凌厉,每一招每一式都带着森然杀机,朝着何是我的要害刺去。

  这个年纪不过十四岁的少女,赫然采取了近身战向着何是我杀去。

  宁菲面色淡然,一点也不顾及身上的剑痕,她身体上每一道伤口都萦绕着灰白之气,久久不散,伤害着她的身体和灵魂。

  可她的出剑,仍旧一往无前,坚定无疑。

  此乃真剑修。

  何是我暗骂一声,自己才从秘境核心处出来,就遇到了这个难缠的家伙,疯狂到不要命的打法,让他束手束脚。

  都是先天武者了,很少有人会近身战斗。

  今天,这个少女就给他上了一课。

  “少清剑派的通明剑诀吗?真武一脉的路子。”

  一般而言,先天之后的武道有两种道路。

  一种乃是气修,讲究法武合一,一般都是兼修法术、神通,以心、神、气为主。。

  另一种,乃是真武之道,讲究无上杀伐,以心、身、神为主。

  说不上哪一种更高明,可真武之道的杀伐,强横非常。

  何是我低声一叹,指尖一缕浓浓的灰白气息缓缓旋转,他的身躯怪异的抖动着,跳着诡异的舞步,高声唱到:“九步通幽,剑引溟海,黄泉鬼国,生灭阎浮。”

  他俊俏的脸上带着冷意,此时的他,别有一番高贵的气质。

  那种感觉,好似是亲手杀掉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让他感到满足、惬意。

  无情公子之名,没有叫错。

  在远处,方海手持一杆旗幡,额头上满是冷汗。

  他心头暗骂道:“爷爷真是的,不就是玩死一个女弟子吗?这算的了什么?”

  “凭什么让我出去避风头?”

  “掌门也真是大惊小怪,一个贱民......”

  “月前去了一趟普陀寺,居然还被青阳剑主唐天峰骂了一路,混账家伙,我爷爷都没有骂过我,回到剑芦,还说要惩罚我,有朝一日,一定要你们好看。”

  方海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有些惊悸的道:“真是太吓人了。”

  “不是说好了只是出了游玩吗?”

  “这些家伙怎么总是打打杀杀的?”

  他旋了旋手中的旗幡,一道弥尘之气遮盖了他的身影。

  这旗幡并非是寻常之物,乃是前朝皇室剑卫的旗幡。

  前朝皇室在深宫之中秘密培养了一大批女剑手,这些女剑手非但精通剑舞和房中术,一些优秀的,武功都非常高深,精通保护和暗杀,被前朝皇室依赖、看重。

  不少女剑手都被皇室子弟收为妾室,倚作臂助。

  前朝末期,暗杀之道盛行,不少都是这些女剑手做的。

  这些女剑手,就是前朝皇室杀人的工具。

  而这些旗幡,乃是女剑手结阵所用,方海手中的这杆,被望月剑芦改造过,拥有敛气、隐身的效果。

  同样,也可以当做一次性秘宝使用。

  何是我目光清幽,眼中已有非人之意。

  能入天下俊杰榜的年轻强者,很少有水分大的。

  而他,六十九位并不符合他的实力。

  此时的何是我,精湛强横的生灭剑已经有了几分探取生命、路引幽冥的意味,就凭这份造诣,排到前二十都绰绰有余。

  “死吧。”

  生死危机临头,宁菲仍旧无有半分惧色。

  她的剑坚定不移,青玉剑身上,通明之色绽放,纯粹又浩大的剑气毅然决然的斩向何是我的头顶。

  这一剑,你死我活。

  或者,你活我死。

  这是真剑修风采。

  “不可,宁师妹快快收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