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长安于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又见

长安于寄 居平遥 3039 2019.02.23 18:53

  北风呼啸,途径苍茫的西北大地,越过祁山,淌过骊河,最终携着一身风尘来到了这座见证过数次王朝更迭的城池,大盛如今的都城——盛安。

  街巷里来来往往地穿梭着各色人等。有神色匆匆不知赶着什么事的。有笑意盈盈忙着置办年货的。

  有向父母撒娇嚷着要糖人的孩童。也有一脸幸福并肩行着,不时相视一笑的夫妇。

  还有因薄雪融化而不慎脚滑,跌在地上,惹来伙伴们“落井下石”般哈哈大笑的倒霉孩子。

  一派生气盎然的景象。

  似乎给这万物俱寐的寂寒冬日平添了几分暖意。

  萧忱施然行于其中,时不时望向这边,又时不时瞥向那边。

  大盛啊……如今的大盛。

  萧忱轻呵出一口气,唇角带笑。

  先观望着吧,再等等。

  没有人知道,本应吱哑转着的历史罗盘却因此时萧忱心中的念头而顿了顿,随即,停下了。

  不知不觉,萧忱的脚步顿了顿,侧过身子,停在了两个小摊中间,长身玉立。

  左边的是个做糖人的,右边的是个卖馄饨的。

  “公子,这大冬天的,不如来碗热气腾腾的馄饨暖暖身子也好。”馄饨摊子的老板娘眼尖地先招呼着。

  似是不喜被人这么生硬招呼的萧忱微皱了皱好看的眉,但还是道了声:“也好。”

  “好嘞,您快请棚下坐。”老板娘有些不知所措地热情应声道。

  毕竟,她也就是习惯性地那么一招呼,等话一出口,才发觉似是唐突了这位玉人一般的公子。

  不过也没想到,这公子还真就应下了。

  先别提钱不钱的,人家就是这么随意地往自己这摊子上一坐,顿时整个摊子都连带着好看了不少。

  “当家的,再煮一碗。”老板娘咧着嗓子对这那边的男子喊道。

  “小碗,无忌。”萧忱语调平平。

  “哎,刚才那碗,佐料都加。”老板娘大声补充道。

  随即她又大大咧咧地对眼前的男子解释道:“公子您放心,咱们这儿只论碗数,不论大小。这每一碗都是一样的量儿,要是觉得不够,再添几碗便是。”

  说罢,推了推桌上的一个粗窑做的小盅,道:“这是辣油,您随意。”

  萧忱点了点头,以作示意。

  他虽并不厌恶这类街边小摊,但的确对这种自来熟的热情有些不喜。

  不过,今日也着实让他开了眼界,一个卖馄饨的小摊贩都能有这等奇巧心思。也难怪一路走来,偏这家的生意最好。

  待人接物是可以学的,偏这玲珑心肝是天生的。

  的确,一碗可口热腾的馄饨做起来倒是简单,但偏偏不少店家只顾省事谋利,并不注重食物本身。

  如此家这般,吃一碗,便煮一碗。这样便不会让馄饨吃到最后,变得稀黏,甚至变冷,失了口感。

  而且来吃馄饨的人,大多不过是尝尝味道,一足口腹之欲。可不是来当饕餮的。

  如此,既可使客人全了心意,又不会涨腹以致不食正餐。

  但,这些都是可学,可仿的,估计这真正的特别之处还是在这辣油中吧。

  思索间,萧忱的那碗馄饨便已经被端了过来。

  “公子,您请慢用。”老板娘轻声道。

  “有劳。”萧忱轻笑,微点了点头。

  “没事没事。”老板娘连忙受宠若惊地摆了摆手。

  天爷诶,这公子笑起来可真好看。

  不过萧忱倒是没有再注意老板娘了。他先轻轻地用小勺在碗中搅了搅,再用竹著挑起一个白嫩嫩的馄饨慢慢置于口中,细细咀嚼。

  味道很好,但却不是他记忆中的味道了。

  远远望去,碗中飘出的热气有些遮住了萧忱的面容,看不清神色。

  ……

  “二叔,我同你讲,今日我恰巧寻到了家味道极好的小店,你不是喜欢吃馄饨吗?这家的味道真是一绝。”少女手舞足蹈,活灵活现地说道。

  “不过是出去一趟罢了,也好,便遂了这丫头的愿。”萧衍面上无可奈何一笑,心中如是想道。

  等到了桥边一个不起眼的小摊前,萧衍才顿了顿,忍不住好笑道:“这就是你同我吹得天花乱坠的……小店?”

  “哎呀,二叔……但是老伯家的馄饨味道真的是一绝。”自知理亏的少女强忍着尴尬,腆着脸笑道。

  “哎,我说你这年轻人,要嫌弃我这小摊就到别处去,莫碍着老头子我做生意。”听到叔侄俩对话的老翁哼哼两声,没好气道。

  “扑哧……”紧接着就是少女毫不作伪的轻快笑声。

  毕竟,她好不容易看到自家二叔被嫌弃一回。

  论人长短被人听到,还被这么不给情面地指出来,萧忱也有尴尬也有些歉意,诚恳行了一礼道:“是晚辈口出无状,还望老先生不要放在心上。”

  “行了,行了,别给我这老头子整那些个虚的,要吃就坐过去,不吃就拉倒。”老头明显并未生气,却还是一副没有好气的样子。

  “多谢老伯大人有大量,大人长命百岁。”少女说到最后还俏皮地眨了眨眼,也帮着萧衍道着歉。

  “哧……哈哈哈,老头子我活了大半辈子,还没听过大人长命百岁这个说法。小毛丫头,净胡扯。”老头子听到小丫头的话,虽语有埋怨,却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

  “还吃吗?”萧衍早已在小摊处坐了下来。

  “吃!怎么不吃!”少女干脆道,随即又对着老伯笑道:“老伯,两碗馄饨。”

  “二叔,今日阿宁请你。”萧宁打了个响指,笑得一脸灿烂。

  听及此,男子像是听到了什么趣事一般,揶揄道:“那日……谁才从我这儿领走了月钱?”

  少女的笑突然变得有些不好意思,忙扯了别的话来讲:“二叔,我同你说……”

  少女絮絮叨叨了很多话,似乎是什么馅的馄饨最好吃,又似乎是要怎样的方法煮馄饨才最好?

  但如今的萧衍早已记不清了,唯一记得的便是那日的余晖特别美,细细碎碎地落在小姑娘的脸上,衬得面容本就似春水梨花般的少女,更灵动了。

  所谓日晃百花色,风动千林翠大抵就是如此了。

  而那颗未知其始就陷进去了的心好像陷得更深了。

  ……

  吃至最后三个时,萧忱便从盛着辣油的小盅里挑了些入碗中,果然,尝起来又别是一番风味了。

  “结账。”萧忱不急不忙地吃完,拿随身带的方帕轻轼了下嘴,才道。

  但也不等老板娘过来,他就把碎银放在了桌上,起身走了出去。

  出去了的萧忱突然又鬼使神差地走到了卖糖人的小摊前,道:“给我来一个。”

  正百无聊赖的商贩冷不丁就看到这位一看就是勋贵人家的俊公子径直来到了自己这儿。

  “得嘞,不过不知公子您想要个什么样什的?”卖糖人的再感慨眼前这人的好样貌,好气度,也还是得做生意不是?

  “随意吧。”萧忱也没想到会有此问。

  “行,那就给您来个金猴儿闹春。”摊主胸有成竹道。

  等萧忱接过糖人,付了钱,走在街上,才觉不妥。这糖人吃也不是,丢也不是。

  “相公,背我,我有些累了。”旁边的一个少妇娇俏对着她的夫君道。

  “这……不妥,娘子,男子汉大丈夫……”只看那女子的相公脸色有些涨红道。

  听及此,这女子便有些不复之前的娇俏,反而有些蛮横道:“我不管,是你说,咱们要走路去看望你娘,这样才可表诚心,不要我乘马车。我累了,你不背我,难道还要小翠或是后面的家丁背我吗!”

  还不等男子反驳,就听女子又嚷道:“你看,人家那位公子如此气度,拿个糖人都没说什么。”

  “人家那定是带给家中孩子的。你别嚷……,我背你就是了。”男子面色涨红,有些理亏地嗫嚅道。

  孩子?自己永远都不会有的……

  不过这一番话倒是提醒了萧忱,孩子?自己府中如今不是有一个吗?

  想至此处,萧忱的脸色倒是缓了缓。

  那可是个无赖样儿的孩子啊。

  他不禁笑了笑。

  ……

  萧忱回府便去了和正院中。

  一则林晗在他眼里不过还是个孩子。

  二则自己府中也无不妥嘴碎之人。

  是已,他也没什么好介怀的。

  虽这院子应该只有他派去的叶笙同那小丫头一起住,但他进来后才发觉也着实静了些,一丝声响都无。

  房门紧闭,不在?或是小憩了?

  萧忱望着自己手里这拿了一路的糖人,终是压下了疑惑,抬脚向台阶走去。

  行至门前,萧忱抬手轻轻敲了敲,只听里面传来了林晗清冷的声音,“进。”

  萧忱刚一推开门,便听到房中人此时的语调已不复方才的清冷,有了些人气道:“姐姐下次,直接进来便可。”

  听得出,这句在语气上带了些亲切和暖意。

  正要开口间,萧忱便看到那方端坐于软榻上的林晗捧着书笑意浅浅地向他望来。

  一个惊。一个怔。

  惊的是林晗,她怎么也没想到大半个月没见过的萧忱,大盛的萧王爷,此时会在她的房中。

  怔的是萧忱,似乎从前也有个这样的小姑娘于时光长河里这般带着笑,朝他看来。

  

作者感言

居平遥

居平遥

嗯………萧忱是故事中一个很重要的人物,所以着墨会比较多。但有很大的可能不是男主,也更不一定会与女主有点啥。   但,他的确很重要。

2019-02-23 18:5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