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神明主宰的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2章 那人,你惹不起!

神明主宰的世界 嗜睡的狐小仙 2005 2020.09.16 20:07

  “很简单!”雷阳伸出两根手指:“第一,三弟的案子,就由你们新管局按部就班去查,无论结果如何,只要属实即可,算是我雷家做出的让步。第二,二妹的事情,我不说,康科长应该也能猜到。”

  康永年眉心一蹙:“雷大少还是想要我们交人?”

  雷阳不动声色,算是默认。

  “此事难办。”康永年重重一叹:“我看不如这样,雷洪的事情,现在就可给雷大少一个交代,至于雷娇的事情,为了雷大少着想,还是不予继续追究的好。”

  “康科长什么意思?”雷阳目光冷厉起来。

  “很简单。雷洪的案子业已查清,不出三日即可结案,雷大少若是着急,新管局可强行压制到一日。雷娇嘛,据我所知,不过是过度惊吓而已,将养些时日也就好了,犯不着为此大动肝火。”

  雷轰摇了摇头:“我是说……你说为我着想,这是什么意思?”

  “哎!”康永年大感无奈,左躲右躲还是躲不开这个话题。

  楚江没有现身,自是身在暗处,事情确实因他而起,可他也着实不想露面。让自己打头阵,无非是想要尝试一下,仅凭自己一己之力,就让雷家主动退去。现在看来,这似乎并不容易。

  不动声色四处巡视,围观人群已经散的差不多了,康永年心中稍安。

  “雷大少真想知道?”

  雷阳又是沉默,眼神却愈发冷厉起来。

  “我的意思是说,雷大少想要我们交出的那人,你惹不起!”

  “什么?”沉默片刻,雷阳忍不住狂笑起来:“康永年啊康永年,本以为你会说出个子丑寅某,没曾想竟会冒出这么一句。你这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整个双子城阴面阳面,还没有我雷某人惹不起的存在。你倒是给我说说,那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大罗神仙吗?”

  康永年对此早有预料,闻言也不多说,冷哼一声,随手取出七彩贝壳,法术催动,柳双双身影现了出来。

  狂笑止息,雷阳突然变得讶异难当:“弟妹?你怎么会在这里?不对!你……你怎么依然活着?”

  盯着柳双双目不转睛,雷阳都有些不知所措,柳双双计谋败露一事,只流传于新管局内部,雷阳自是不知道的。

  雷阳也不知究竟为何,本该与雷洪一同死去的柳双双,此刻竟会活生生站在眼前。

  康永年对雷阳的反应很是满意:“雷大少,很意外吗?”

  雷阳收敛讶容,虽是询问,语气却不减强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康永年不答反问:“柳双双的尸体,雷大少之前也是探察过的,她身上那种看不清摸不透的特殊气息,难道雷大少至今还想不明白,到底是作何所用的吗?”

  雷阳目光充满不屑:“想不明白又能怎样?康科长可不要告诉我,那些特殊气息,你能够看透。”

  “自然可以!”康永年略显得意:“那些特殊气息,可以用来催发幻术,从而伪造了柳双双身死的假象。”

  “幻术?假象?”雷阳自是不肯轻信,不假思索,立时驳道:“康科长该不会是想要告诉雷某,那些特殊气息制造的幻术,连你我这样的高手都勘不破?”

  “普通气息制造的幻术自然能够勘破,但如果是那些特殊气息,并且其真正主人并非柳双双,而是别有他人,而这人的修为,又在你我之上呢?”

  “比你我修为还高!”雷阳面色一肃,语气跟着沉稳下来。

  表情上产生这种变化,是因为康永年无意中触及了雷阳心中的狂热,他不仅是一名纯粹的修者,同时还是一名武痴,修为高下,乃是他的毕生追求。

  “你的意思是说,在这世上的修者,还有超越五阶巅峰的存在?”

  康永年重重点头:“不错,是位六阶境高人。”

  “嘶——”本能想要不予相信,但见康永年言之凿凿,似乎又有些值得相信的理由,雷阳狐疑满腹:“那你的意思,将力量借给柳双双用以幻化的,以及让我二妹变成那样的,就是这位六阶境高人?”

  康永年违心点头,不能解释过多,言多必失。

  雷阳沉默了,一时难辨真假。

  沉吟良久,雷阳把目光放到柳双双身上:“弟妹,康科长的话我信不过,你来给为兄好好说说。”

  不管柳双双是不是真的用幻术做过伪装,也不管她幻化身死的假象究竟有何目的,总之她与那些特殊气息有过直接接触,应该对那些气息知之甚深,也应该知道那六阶境高人是不是子虚乌有。

  “雷大少!”康永年急忙打断:“柳双双心中有愧,自从被我识破开始,她便一直一副闭口不言的状态,你这般相问,是问不出个所以然的。”

  纵使那幻术完美无缺,但它可以幻化出柳双双的形,却化不出柳双双的神。

  柳双双平时以何种状态面对雷阳?对雷阳直呼其名?还是跟随雷洪敬称一声“大哥”?这些康永年都不知道。

  为保万无一失,眼前这个柳双双,还是什么都不说的好。

  “心中有愧?”雷阳眉心一皱,隐隐察觉到了什么:“你与三弟一同身死,然而一个真死,一个却是假死,怎得?三弟的事情与你有关?”

  目光灼灼,摄人心魂。

  生怕被瞧出端倪,康永年急忙搅局:“都说了柳双双不肯轻易开口,雷大少何苦再三逼问!”

  面对雷阳那逼人气势,柳双双反倒像是局外之人,螓首微垂,纹丝不动。这让雷阳心中的异样感再度浓烈。

  对康永年之言充耳不闻,雷阳绕着柳双双更加仔细地打量起来。

  “弟妹无需惧怕,如果三弟之死与你无关,为兄定会为你主持公道,而如果与你有关,为兄……”故意一声长长拖延:“也可留你一具全尸。”

  事到如今,雷阳越发肯定,柳双双的闭口不言,实际上就是一种默认,雷洪的死,与她有着脱不开的干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