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瞑天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莫道西江离别难

瞑天帝 木呜哇 2069 2021.02.20 14:52

  沉默了一会,梦彻继续说道:“爹,我有感觉,我开脉了。”

  “好事啊!这样,我老梦家又出了一位仙人!”梦渊看起来很是惊喜,但也没有那么惊喜,应当是要离别的缘故。

  “这得益于一套功法。爹,姐,我说给你们听,你们也照着修炼,应当能有所裨益。”

  “彻儿,这是你师尊传你的吧?”

  “是。”

  梦渊严肃道:“可曾经过他老人家同意?”

  梦彻低下头去,“不曾。”

  “爹怎么教的你?受恩莫忘,以信接人。你这样子,如何自处,如何立足?”

  梦彻头埋得更低了,道:“父亲,我知道。再见师尊,我定然请罪,但惩无悔,万死不辞!”

  梦洛摸了摸梦彻的头发,劝道:“爹,小彻也是一片好心,莫说他了。”

  “我怎能不知他是好心?”梦渊叹道,“千金不传无义子,万财不度忘恩人。法不经授不外传,这是江湖铁律!若你无心之失,一时之软,传亲人朋友,传乞丐孤独,传病老灾遗,这天下,还分什么教派宗族,皇权贵胄?

  “可怜人太多,你救得了泱泱众生?”

  梦彻嗫嚅道:“我只想着……能让爹和姐多一分自保之力……”

  “若我和你姐接受了,修习了,我们也有想保住的人,我们也不是没有仁善之心。有朝一日,这功法天下皆修,你师尊会怎么想?若他不愿,难道要杀尽这天下人?

  “所以,不管你以前有没有做过,到此为止,莫要再提。”

  梦彻起身,向着梦渊深深躬身,道:“孩儿……受教了!”

  而后一挥手,在桌上出现了几枚玉瓶,道:“爹,这里面是聚气丹,小还丹,辟瘴丹和离火丹,这个总能拿着了吧。”

  “储物戒指?葛老给的还是从黄管事那换的?”梦渊惊异道。

  “爹真是料事如神!黄管事。”梦彻没有说是黄管事送的,否则可能又是一通说教。

  有些情分,记着便好。

  “如此倒是减轻不少负担。不过要记得,过于高阶的东西千万不要放进去,戒指承受不住!”

  “爹你看我像是能搞到高阶东西的人吗?”

  “你这孩子。”梦渊笑着摇了摇头。

  梦洛急道:“小彻你出门在外才更需要这些丹药,你带着!爹和我用不着!”

  “姐,我会炼丹啊,这东西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你们拿着我才能放心。”

  梦渊也道:“洛儿,要让彻儿放心,收下吧。”

  “就是,姐。你们收下我才放心。”梦彻补充道。

  “可是……外面哪有丹炉,遇到危险哪还能当场炼丹呀?”

  梦彻安慰道:“你看,储物戒指我也有了,买个丹炉随身带着就好啦,不用担心了!缇岭之内,多少草药?那丹药,岂不是召之即来!”

  “那得多重啊……”梦洛还在念叨,但也终于笑了:“好吧,就你嘴贫!”

  ……

  这一夜,三人无眠,聊了许多。

  梦渊事无巨细地交代着缇岭之内的注意事项和生存法则,对缇岭城也交代了一些。直到梦彻问道所谓“不敌之敌”,梦渊才严肃交代:“不要打探,忘记这件事!”

  梦彻欣然允诺,悄悄记下。

  时近拂晓,梦彻站起身来,道:“爹,姐,我这便走了!不用送了,太过明显。”

  梦洛压抑了几天的情绪突然崩溃,泪水有如决堤一般,哭得梨花带雨。

  “没事……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梦洛抽噎不止,有些喘不上气来。

  梦彻摸了摸她的头,道:“姐,我们还小,若缩在这九风固然安宁,但安能一生?我想要的,不是百年之后,我们垂垂老矣,只能坐在屋外看着儿孙嬉戏。甚至,有小孩子跌倒了,我们扶他的力气都没有。我想要趁着年轻,拼出一片天!

  “别忘了,我可是许你一方仙国!”

  梦洛破涕为笑:“去吧,爹和我不用记挂,照顾好自己!”

  “爹,姐,我走了。”

  梦渊再次拍了拍梦彻肩头,道:“保重,像个男人。”

  像个男人!

  梦彻洒然一笑,大步迈出。

  身后,隐隐还有梦洛压抑的哭声。

  ……

  黎明之前,天色暗得似要滴出墨来。

  梦彻出门,转过一道弯,来到百堂街上。

  整座城依然在梦中,除了树叶沙沙,偶有莺啼。

  云笙湖在夜色朦胧中愈发深邃,连着红枫林,如水墨泼染,只余朦胧剪影,不见春秋。

  不知这一去,再见又是何年。

  十丈城墙,聚气九层也难以一次跨过。梦彻根骨异于常人,更加轻盈,没有惊动守城护卫,手指微点,借力一次,便现身城墙之上。

  冷月清辉,城中尚余几点萤火,最远的是金皇阁,近一些的是乙木堂。醉别楼上,亦有微光。

  梦彻不是没有出过城门,也不是没有看过这里的景色。但从没有像现在一样,想要将这里印入识海。

  “走了。”梦彻飞身下城门,在树叶之上连点,消失在丛林之中。

  守城的士兵像是听到了衣袂猎猎,四顾之下,却是什么也见不到了。

  ……

  一切于梦彻而言并不陌生,但此次却有别样的感觉。

  旧时出城,每一次都知道会很快回来,很快看到一样的景致。入城门前,也不会有什么留恋。因为很快,最多不过半年,梦渊又会带上梦洛和他,出城打猎、游玩。

  这一次,一人远行,去往完全陌生的地域。走过一段路途之后,每一步都是新景,每一步都是未知,每一步都可能蕴含机遇或危机。也许一步走错,便是万劫不复。

  梦彻心思百转,尚还有些踟蹰。

  真正踏出,才知道这一步步有多难!

  像是步入了充满迷雾的黑暗森林,不会知道下一脚会不会踏入泥潭,也不会知道下个转角,会不会遇到一位持矛的猎人,在他尚未意识到的时候就将他钉死在古木之侧,扼杀于萌芽之间。

  出城不过三里,便看到官道旁的树下有个小小白影,瑟瑟缩缩地,不停地对着手哈气。

  “箐儿?!”梦彻瞪大了双眼。

  “公子。”小箐也看到了梦彻,巧笑嫣然,背着手,一跳一跳地向着梦彻而来。

  “你怎么在这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