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瞑天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反击

瞑天帝 木呜哇 2549 2021.02.05 17:23

  在春秋画舫前驻足,望去古色古香,听闻丝弦悠扬。

  落日楼船,春秋隔幕毡,风月依然,明日别一川。

  舞女妖娆,琴瑟和鸣,世家子弟多于此消遣,只是梦彻还不到年纪,隐有好奇。

  隔着十里云笙湖,隐约看到对岸张灯结彩,人声鼎沸。

  那是韩家。

  这是韩言乙的大日子。

  韩家广宴诸家,为韩言乙饯行。韩家风头一时无两。

  半城烟雨,半城风。

  “灵脉……”梦彻轻叹一声。

  “……灵脉而已……竟让你这么羡慕……”

  梦彻双眼猛地睁大,颤抖着问:“师尊……您可以……让我也有灵脉?”

  “不能……”未待梦彻失望,下半句让他的心瞬间澎湃起来。

  “要灵脉作甚……我可以让你拥有……神脉!”

  “神脉?!听起来好生霸气,但为何从未听过?还请师尊解惑!”

  “……不讲……神魂撑不住……”

  梦彻闻言,面露怪异,不禁发问:“师尊……您多大?”

  “……记不得……”

  “那您修炼的事怎么会记得这么清楚?好像除了修炼,其他什么都忘了!”

  “……不知道……”

  梦彻无言。

  步入梦家坊市,梦彻开始频频回应周围各色路人的问候。就连平日阳奉阴违的家丁也收起了嬉笑的面庞。

  昨日梦彻的惊人毅力没有改变他们对梦彻的观念,但在其中加了一丝丝敬意,以及对梦彻背后“师尊”的畏惧。

  董胜禄一言,直接点明梦彻身后站着一位高人。可董胜禄不知,他从梦彻细微动作判断出的“事实”,与他所认为的大相径庭。他虚晃一枪,谁知一语成谶,就连当时的梦彻也不知道真的有这么一位存在。

  “少主怎么有空来药堂?需要什么,小的给您送去便是。”望梦彻走来,梦芜笑嘻嘻上前,谄笑道。

  梦彻微微皱眉,梦芜此人对谁都是笑脸相迎,背后却很是阴险,煽风点火,落井下石,傍上梦广华这条大腿以后可没少踩他,几次外出被打劫群殴背后可不少他的影子,只是梦彻不想给父亲找麻烦,忍下了。

  “转转。”梦彻冷淡回应。

  梦芜笑颜不改,语气分外诚恳,劝道:“多走走也好,但现在不是时候,广华少爷现在在药堂,您现在进去可不好。”

  梦彻瞥了他一眼,问道:“怎么?在梦家,我去哪里,需要避讳谁吗?”

  “自然不要,不过您可吓着了广华少爷的宝贝弟弟,您以前不避就不避了,今回可不同往日。”

  “哦?”梦彻笑眯眯地道,“不知你若是吓着了,可有哥哥替你出头?”

  梦芜神色一僵。

  梦彻这两天被传得诡异得很,他可不想当这个出头鸟,硬是挤出一点笑容,让开身形俯身道:“梦彻少爷说笑了,您好走。”

  梦彻冷脸走过。

  梦芜转身,面色阴沉下来,“哼!不知死活的东西!等大长老任家主,你也就是梦家一条狗!”

  ……

  “吱呀——”药堂略显老旧的木门被缓缓推开,梦彻便看到梦广华在向着药堂管事说些什么,听闻响声回过头来,看到他,先是惊愕,然后变得面色狰狞。

  “梦!彻!你还敢在我面前露脸!”话音未落,脚下蹬地,就朝着梦彻扑去,拳头之上甚至有了淡淡青光,显然动用了武技。

  这一拳冲着梦彻肚子砸去,极为阴险,若是砸实,虽不致命,也足够梦彻躺上一年半载。

  “广华少爷!”管事暗道不好,却来不及阻拦,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的距离飞速拉近,甚至他仿佛已经看到了梦彻被一拳打飞的惨状。

  梦彻看着不断放大的拳头,拳风甚至吹动了他的衣衫,但他丝毫没有慌张,这是他从未有过的体验,甚至能看清梦广华冲过来的每一个动作。

  “这……就是修炼者的感觉吗……”

  错身,跃起,反肘重重击在梦广华背上。

  梦广华被砸得五体投地,极为狼狈,想开口骂人,却疼得一口气上不来,只剩下嘶嘶抽气。

  “广华少爷……被梦彻打倒了?!”管事见了鬼一样呆在原地,不敢置信。

  梦彻从梦广华身侧走过,未看一眼,只是轻轻说道:“废物。”

  这是梦广华最常羞辱梦彻的话,如今被他最鄙夷的人把这话原封不动地还回,滋味可想而知。但他此时目眦欲裂,嘴中除了“嗬嗬”发不出任何其他声音,无处发泄。

  梦彻来到管事面前道:“劳烦申药师给我一间带丹炉的药房。”

  梦申这才回过神来,连忙道:“好……好的,少家主,现在甲字房都空着。”

  “嗯。”梦彻拿着门牌向内走去,然后微微回头,“还有,两个时辰内,我不希望有人打扰到我。”

  “……是,您放心。”想到刚才梦彻的眼神,梦申突然打了个寒噤。

  梦彻关门之时,梦申迅速来到梦广华身边,他感到有些不寻常,梦广华似乎痛得有些久了。

  “广华少爷,您感觉怎么样?”

  梦广华依旧在大口呼吸,无法回答。

  梦申抓起手臂把了把脉象,手放到背上感受一番,脸色大变。

  “肺……穿了!”

  梦申不知如何是好。

  九风闻名的废物竟然把大长老的长孙打成重伤,可他偏偏又是梦家家主的儿子!这件事可不是他能承担得起的,一个不好就要被迁怒。

  又想起关于梦彻的流言和对他的警告,梦申心一横,心中有了决断。

  “先救治广华少爷,保住他的命,再通禀大长老。哪怕时间久点,想必大长老也不会无端怪罪!”

  ……

  梦彻关上门,靠在门上不住地大口喘气,手肘处颤抖得厉害。

  他撕开袖口,看到半个胳膊已经肿胀起来。

  他的身体太弱了,哪怕他的修为更高,而且攻击了梦广华极为脆弱的地方,自己也难以承受反震之力。毕竟梦广华是一步一个脚印,稳固修炼而来,骨骼经脉都得到了淬炼。

  “……感觉如何……”声音又在他的脑海中响起。

  “爽!”梦彻脸上带着痛苦和快意,略显狰狞。

  他被欺凌了太久,受到的嘲笑甚至让他不再屈辱而是麻木。若不是梦渊和梦洛在,巨大的压力早就使这个身心脆弱的少年崩溃掉。他的心理渐渐强大,但人们的风言风语不会因为他的不在乎而停止,没有为什么,只因他是城主之子!

  城主之子不能修行!这对不能筑成灵台的人来说,是最好的良药!疯狂地贬低嘲讽,能让他们在这浑噩人世中寻求一点快慰!

  突然的转机让他燃起希望,这一肘,将多年的愤懑憋屈宣泄而出,与他心中的兴奋和痛苦相比,手臂的伤也是小事一桩。

  “保持这种感觉……”

  “将全身的情绪汇聚起来……”

  “感受经脉……”

  “引导在右手……”

  “凝而不发……”

  梦彻照做,只觉得右手开始变得发红发烫。

  “感受灵气……”

  “将右手所握之力,还于天地……”

  “爆!”

  手上有二尺火焰喷薄而出,一闪即逝。

  “这这这……”梦彻瞪大双眼,“我我我……怎么回事?!灵气外放?灵台境?!”

  “想多了……有形无实……你还差得远……”

  梦彻丝毫没有被打击的感觉,只觉得兴奋不已,满目通红。

  “师尊,您真厉害!没有关系,我相信有您在,有朝一日我也能在修真界有一席之地!请再受徒儿一拜!”

  虚弱的灵体感受到少年的真诚和一腔热情,不知是何滋味。

  “意之所至,心影自成。聚气五层,一次便可见二尺虚焰,此子天赋异禀,天生可入梦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